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一章 婚服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朱会计媳妇看着田嘉志就叹气:“你说摊上什么家呀?这事还用你操心,有你爸妈后悔的时候。这可是亲儿子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不搭言,这事他心里有数,不过没法亲自开口跟人家口诛笔伐亲爸妈。

    朱会计媳妇干活利索,拿起花布,几剪子就把衣服给剪出来了,剩下的布条给田嘉志:“拿回家给你媳妇,做点小玩意都有用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不用,田野不会这些,婶子不嫌弃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这么大块布,剩下布料虽然琐碎,不过也不少呢。是个大方的。

    朱会计媳妇还是挺高兴的,这孩子做事妥帖:“婶子还能占你便宜不成,放心吧,婶子保准给你做出来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就是有点赶,让婶子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媳妇心说,估计这布料现攒对出来的,不然谁家新媳妇的衣服,头一天才做出来呀,怪难为这孩子的:“放心吧,不耽误你明天成亲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朱会计媳妇开始缝衣服了,才羞答答的走人。

    他得去田小武家练练车子,万一把田野给带栽了,那可是一辈子的污点。

    田嘉志骑着车子在大队场面上转圈的样子,让田小武都要笑趴了:“老二不就是成亲吗,至于的吗。摔就摔了呗。”

    别田嘉志瞪了好几眼。不跟连媳妇都没有的毛孩子计较。

    晚上朱会计媳妇去给田野送衣服,不光给田野做了花褂子,还有花裤头,好吧这东西让别人动手给做很羞耻的。

    不过田野真需要,她手上那点仅有的布票,都用来做这个了。

    外面可以随便磕碜自己,里面真将就不的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的手艺,自己知道,拿到空间里面用工作台的加成,成品都不咋样。做出来的东西跟手残是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跟现在的布料也有关系,穿着不舒服,别扭。

    田野端详着新四角裤,跟自己做的确实有区别,看来是自己手艺原因多一些,由衷的说道:“婶子,这东西好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媳妇:“稀罕就成,老二对你可上心了,生怕我赶不出来呢,对了这个你拿着,是我跟你叔给你们小两口的填装礼。”

    田野收过来,是大绒布包着的两双鞋子,东西好不好两说,人家送的东西有心。

    田野不会手工活,他们家鞋子那是最缺的。

    田嘉志那个蠢东西,好不容易买来一双鞋子,还是大红的,田野那是打死都不会穿的。

    田野:“婶子你来就成,老二肯定高兴,不过这鞋子我也稀罕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就这么不会说话,没法挑理,朱会计媳妇:“你稀罕就成。”

    哪能不稀罕呀,新鞋子呢。

    田野尽量用自己的人设跟朱会计媳妇表示感谢:“我手上活计不好,不会做鞋子”

    朱会计媳妇:“行了,会做鞋子的,还不会凿石头呢,你这样挺好的,你试试褂子合适不,不合适的地方,我这就给你改改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让田野单独面对朱会计媳妇的原因,不然田嘉志就进来待客了。

    就田野翻来过去那么几句话,算了不提也罢,田嘉志在外面听的都搓搓脚了。

    明明两人的时候,田野说话不这样的吗、而且书桌上那么多的书,田野不光自己看,还逼着他看,两人明明都看的差不多了呀。

    至少都能读一遍,没有不认识的字。田嘉志就纳闷了,怎么田野看了那么多的书,对外人说话还是生涩呢。

    ‘生涩’这已经是对田野同人接触说话,最婉转的一个用词了。

    田野脱衣服挺利索,说脱就脱,看的朱会计媳妇嘴巴直抽抽。

    这年代的姑娘没有田野这么大方的,大家都是女人也少有不扭捏的。

    想想田野没人管,估计不懂羞涩怎么回事,朱会计媳妇才淡定下来。

    田野感叹幸好屋子黑,自己身上可没有涂抹草籽粉,脱得利索,穿的也快,让人看不出来什么。

    田野头一次穿新褂子,明明这么土,心里愣是很高兴。

    终于理解田花为啥能穿着花褂子,甩着俩小辫,还能走的挺胸抬头了。因为这东西是新的,没有补丁。

    田野:“挺合适的婶子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媳妇欣慰:“别说丫头你这身形不错,穿衣服挺好看的,以往就是捂得太厚了”

    心说老二还是挺有福气的,这丫头长得不好看,可脱了衣服,该有的地方都有。

    透过花衬衣能看到腰身,幸好这丫头成亲了,不然村里这么走一圈,还不定得晃花多少人的眼睛呢。

    田野对自己的身形也挺满意的,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,吃得好,鸡蛋补得上去,该发育的地方都发育了。

    让田野着急的是还没来大姨妈呢,她准备白布都准备好几个月了,一点信都没有。

    心里直害怕这年头日子不好过,小田野从小伤了身子。

    朱会计媳妇以为田野不说话,是不好意思了呢,拉着人出去:“快来看看新媳妇,我们老二可是有福气了,这媳妇捯饬捯饬,多好呀。”

    到底没好意思说挺漂亮的。

    田野感叹村里人真实诚,睁眼说瞎话的人都不多。

    田野屋子里面就一盏十五度小灯泡,昏黄一片,真的不亮堂。

    所以效果就是,田嘉志看田野的脸模模糊糊的,反倒有了灯下看美人的效果,在看腰身,小伙子火力壮,田嘉志嘴有点干。

    朱会计媳妇:“哎呦,看看,我这还成了多余的了,行了,明天就成亲了,我先走了,你们有话慢慢说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不太自在,当自己家一样把朱会计媳妇给送出去,一边走一边说话,客气的不多,都捡实在的来。

    田野刚才那点不懂事,全让田嘉志给补上了。

    田野想,得往后他们家外交都交给田嘉志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平时不说话,关键时候可不掉链子,看看朱会计家,看看田大队长家,人家田嘉志走动的都亲近着呢,这是自己的人设不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等田嘉志送人回来,田野照着小镜子美滋滋的看自己的模样呢,这么多年了,能这么清楚地看自己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可惜脸上这层东西不能弄去。白瞎了大美人了。耷拉眉,吊眼梢,田野看的有点吃不下去饭,自己咋就下得去手呀。磕碜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