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章 花车
    吃过饭,田小武就把田嘉志给拉走了,让他试试裤子,试试鞋子,还特意拉出来溜了一圈。

    田野都得承认,在这个大家都做一个打扮的大环境来说,田嘉志这么一捯饬。也有点文艺小青年的调调,挺出挑的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好看吧,哥们牺牲大了,跟我哥要了好久才弄来这么一条裤子,老二成亲是大事,就给老二穿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下意识的看看田野,有点不好意思,桃花眼里面有抹羞涩,长这么大没穿过新衣服呢,都是捡朱老大穿剩下的穿。不太自在。

    田野:“那等你成亲了,我亲手帮你做一套,算是还你人情。”

    还人情能这么说出来嘛,愣是把他跟田嘉志的情分给抹黑了。这丫头就是不会说话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,看看这丫头的穿着打扮,她做出来的衣服能穿吗。到时候他是成亲还是丢人现眼呀?

    不过这丫头说的还那么实在,田小武那么机灵的人,愣是没想到怎么回话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难得看到儿子吃瘪:“好了,好了,就没见过你们这样的,成亲不打扮的新媳妇,捯饬男人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说道点子上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野丫头不用我打扮,老二都想好了,这丫头有衣服穿。”

    好吧朱老二有点脸红,本来是准备好的,不过他给你拦了。现在想想有点幼稚,成亲吗,田野肯定也愿意打扮的。花褂子还得做。

    田小武不光拉着田嘉志嘚瑟,还处处都给田嘉志安排好了:“我哥的自行车,我就留在家里了,明一早就让丫头用车子带着二百斤粮食去朱家,然后让丫头把你用车子给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都觉得儿子不靠谱,这要是田嘉志娶亲,这么安排倒也罢了,总算是给丫头撑脸面。

    可人家田嘉志是招亲,这要是弄不好,田嘉志还不以为,自家儿子故意磕碜人呀。有这么办的吗?

    田小武这个二货:“咋样,老二够威风吧,兄弟保准让你的亲事在村里那是一时无两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小武,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看着田嘉志跟田小武,突然就想到一个词,瘸驴配破磨。你说你们两是不是二呀。还威风呢,那不得成上岗村五十年之内没人超越的笑话吗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看看两孩子,好吧,能跟他们小武玩到一块的,肯定都是一路人,看看吧,人家就没觉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丫头你会推车子不,我家里推车子去,你得好好地学学,别把我们家老二给推翻了,到时候就闹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终于听不下去了,就是朱老二现在不恼,将来能不恼呀,再说了村里的嚼舌头妇女,当时那不就得跟着起哄呀,场面能好看吗:“扯淡,滚一边玩去,这事你敢插手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不服气:“怎么了,我这安排怎么不好了,我就是让人知道,老二就是招出来了,也是风风光光的,没比谁差。谁都得高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然后看看朱家那边:“我不帮着老二操持,谁还帮着老二操持呀。”

    天队队长看看老儿子,要说他们家老大出去了,不可能在回村。

    剩下田花,他是不准备在村里给孩子找婆家的。

    就剩下个二小子在村里,要说有田嘉志这么个孩子两人亲哥两是的帮衬,他还是真愿意。

    田嘉志这孩子不错。越是看重田嘉志,那就越不能让孩子在外面丢人现眼,丫头推着小子走,想想那场面,能看呀?

    田大队长都接受不了:“咳咳要是你们愿意热闹,就让老二带着丫头在村里走一圈,像什么话呀?”

    田小武这个棒槌:“凭什么呀?凭什么让我们老二推着个丑丫头呀。”

    在他心里,他们家老二那该是被田野供在炕上的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看着儿子的蠢样,都纳闷那么多的钱怎么挣回来的:“哎呦,你让我省点心吧,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不好意思的看看田野:“丫头你自己收拾吧,明一早我们就过来”..

    说完拉着不透气的儿子就走了,田大队长:“丫头,家里总共就你们两人,好好过,别听外面人瞎得得,招不招亲那还不是你们自己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田野无所谓的,只要田嘉志这根扭筋儿能掰过来就好。

    田嘉志知道田大队长这话肯定是对他说的:“叔,招亲就是招亲,别人说就说了,我不怕。我不是当婊子还立牌坊的人。往后的日子我会跟田野过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孩子嫩,可说出来的话可不嫩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心说,这孩子要是能一辈子都这样想,两人的日子肯定难不了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说啥呢,正经八本的过日子,谁敢说啥,大巴掌给抽回去,别怕,叔给你当家作主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领情。

    然后田大队长对着田野:“明儿,让老二带着你在村里走一圈,别管别人说啥知道不。”这可是很给朱老二面子的了。

    田野也不想作妖,好歹自己一个女人,推着大小伙子,也就田小武能想得出来:“咋都成,听叔的。”

    等田大队长走了,田野才开口:“你会骑车吗?不会把我给戴摔了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跟田小武没少骑自行车,愣是让田野这么一句话给问的紧张了。万一我把田野给戴摔了怎么办?

    人间面上不显,特淡定:“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说完先进屋去把昨天给田野买的花布拿出来:“我去朱婶子家,让人给你赶出来个褂子。”说完跟后面有东西追着一样,蹭的就跑了。

    田野心说这少年人的心,就跟六月的天一样,一会一个样,昨天不是还说她不用穿花褂子呢吗?

    弄不懂,索性随便田嘉志好了,家里一摊的活等着她做呢。

    收拾完屋子,就把院子里面铺满了草席,后院自留地的棒子还没有晾干呢,明知道朱家肯定没人过来,田野还是一早就把棒子给收拾起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麻烦点,还得的晾上,这年头粮食这东西都是宝贝,活命的宝贝。

    田嘉志去朱会计家,拿出来花布求着家里婶子给田野做衣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