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六十五章 那点事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田小武听到这话跟他妈的感受截然相反,小胸脯挺的杠杠的,眼角眉梢都是嘚瑟,看吧他们家老二,在家里那肯定是说了算话的纯爷们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踹了儿子一脚,又不是你当家,你得意个什么劲儿呀,差不多得了。

    然后才开始跟田野说话:“我跟你们说,你们成亲,别的都能讲究,就是这个铺盖得弄两套新的”

    说完特意看了田野两眼。啥意思?啥讲究?不是很明白,两人都很茫然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纠结的眼神,田野悟了,知道村里人不富裕,成亲弄一套新行礼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这么艰难的环境,队长媳妇非得特意提出来要两套行礼,就是在隐晦的告诉她,他们要分屋子住呢。

    这事不用提醒,她也不能让人占便宜。还不能脸红,因为自己没听懂。

    自己真不能说懂,直愣愣的听着队长媳妇说话,应了一声:“嗯,我听婶子的,这个不能省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那是带着任务来的,看着田野的样子,也不知道这丫头懂不懂,发愁死了。

    明明不是自家闺女出嫁,为什么她就得连这种事情都管呢。操心死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那是真的没懂,在边上:“我跟小武一会就去城里看看,买些被面什么的,就是还得让婶子帮衬着做,田野怕是不会这个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冷嗖嗖的在边上来一句:“看到没有,这些都是女人的事情,你什么都不懂,都是我们老二帮你操持的,你说你除了力气大点,你还有什么地方让人入眼呀,往后你得好好跟老二学着点知道不?”

    知道你大爷,田小武你等着吧,姐有收拾你的时候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头一次知道自家儿子这么嘴欠,知道的你护着伴呢,不知道的以为你欠抽呢。

    咋就感觉自家儿子跟恶婆婆是的呢。队长媳妇接受不了这个认识。那可是亲儿子。

    赶紧转移话题:“做两套被子不算什么活,其实你们家应该准备的,可我看着你妈怕是没有心思准备了,好歹是成亲,大喜的事情,咱们也不计较这个了,先准备着,省的回头面上不好看,余下的东西,以后过日子在慢慢添置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没有因为说到朱家不高兴:“听婶子的,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,不过以后田野肯定跟我过好日子,我会给田野都补上的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对田嘉志有信心:“这个我可是信。好了你们不是去城里吗,我跟丫头说说话,你们快走吧,早点回来,没准一晚上就能找人把被子给做出来。对了,棉花不用买,回头我去村里跟人商量商量,匀点出来就成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跟田小武走了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松口气,她在村里算是个粗糙的妇女,平时什么都说,可当着儿子还有半大小子的面,说屋里的事情,也说不出口的。

    对着田野队长媳妇那是尽快说完尽快回家,没有田嘉志这个福星在,她怕压不住晦气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丫头呀,就要成亲了,屋里那点事你知道不?”

    这雷劈的有点太直接了,就不能委婉点吗。

    田野好容易才保持着没什么表情的脸:“好好过日子,都听老二的,懂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心说那就是不懂,哪能都听男人的呀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咳咳,丫头呀,婶子跟你说,这事不能听老二的,你年岁还小呢,成亲那是因为朱家那边忒闹腾,你跟老二呀不能跟别的两口子那样,不能在一个屋子里面滚。”

    田野黑脸,你要是不说,我这个年岁的丫头都不知道两口子要在一个屋滚的,会不会启蒙呀。被队长媳妇这粗糙的人生引导给惊呆了。再次被雷劈了。

    看着田野傻呆呆的,队长媳妇一拍大腿,咋就说不明白呢:“不是说不能一个屋子滚,我跟你叔的意思是,你们两还小呢,得过几年在一个屋住。明白不?”

    田野点头:“明白,我听婶子的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看着田野的样子,觉得玄,这丫头到底明不明白呀?

    知不知道一个屋里滚什么意思呀?

    她一个妇人说这话怎么都觉得臊得慌呢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不能让老二碰你,懂不?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我都说懂了,你怎么还没完没了的呀,黑着脸点点头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心说,连点害臊的表情都没有,到底懂没懂呀?

    不管了,这事她做不来:“那婶子就走了,左右置办两桌酒的事情,上次定亲时候,你准备的就挺好的,就那样就成,余下的没有什么讲究,等被面买回来,婶子在帮你张罗。”

    说完匆忙忙就走了,田野都没看出来,队长媳妇是被睡一个被窝的问题给臊走的,还是被自己的凶名给吓走的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脸红心跳的走了,比自己成亲时候还臊得慌呢,你说这丫头咋就那么不通透呢。

    田嘉志同田小武两个坏小子在一起,说的问题同队长媳妇担忧的问题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这两人明显不那么认为的,尤其是田小武这个道听途说,一点经验没有的毛头小子。

    一脸的猥琐样:“老二呀,那事你懂不懂,用不用兄弟帮你普及普及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一个要成亲的人,愣是让田小武给说的脸红了,努力的板着脸,不在田小武面前丢人:“滚,我好歹是有媳妇的人,用你这个连媳妇都没有的人普及什么,你懂什么?”

    最后这四个字肯定不是随便问问,因为看着田小武的眼光太执着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被田嘉志说的没面子:“我怎么不懂,好歹我哥那是定亲的人了,他知道的都告诉我,你个毛头小子懂什么。”

    那倒是,这种事情,这个年代,没人在嘴上说,当然了田小武这种亲兄弟除外。

    田嘉志还真是没有这方面的知识,想问,又不太好意思开口,抓耳挠腮的:“咳咳”

    田小武笑呵呵的:“怎么样,需不需要兄弟指点你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冷哼一声,就不信田小武这个肚子能憋住话。

    好吧田小武确实在田嘉志跟前憋不住话,没一会就自动过去当指导老师了:“我哥说了,这种事情,就得把女人给收拾老实了,这样以后咱们兄弟在家里才能有面子,才能真的当家作主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挑眉斜了田小武一眼,废话,关键是怎么才能收拾老实了,说话都不知道说重点。

    接下来田小武就开始叽歪,全是让田嘉志如何打压田野的,总之一句话,那就是不能让田野在家里有一点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田嘉志越听越郁闷,跟他想知道的事情差了好远,这小子难道故意绕过重点的。这不像是小武的做派呀。

    一直到城里,田小武这小子就没说出来定点有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你到底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田小武一脸的蒙圈:“什么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好吧田嘉志黑脸了,这小子屁都不知道,就过来忽悠自己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看着田嘉志的脸色,贼兮兮的就笑了:“老二,那东西不用说,我哥说了,自然就懂了,本能。”

    挤眉弄眼的样子,看着就不像好东西。田嘉志心说我在信你,我就是棒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