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六十二章 作磕碜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要说田大队长能知道这个,就亏得田小武那个碎嘴子了。在家里见天的把田嘉志说的跟小白菜是的,今儿受什么气,明儿因为什么闹腾了,连后天可能要生什么气都给算计出来了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心说,幸好这是个小子,这要是个丫头怕是真的要嫁给田嘉志了。

    朱会计可不知道这些细情,听了之后:“咋的嫂子老二不在家里吃饭呀?”

    朱大娘恼羞成怒,也知道这事自己不占理:“给别人跑腿,家里还管瞎饭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说的特别讽刺:“可别冤枉了你,还是吃过几顿的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那一张脸,臊死了:“哎,这做的是啥事呀?你们可真行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是我没本事呀,都是穷闹得,队长会计别笑话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四十多岁的汉子说出来,听的人心酸。

    可穷的人家多了,跟他们家一样的也多了,谁家跟他们家这么算计孩子了。穷就是借口吗?

    理解不等于认同,对于朱铁柱最多的也就是无奈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都叹口气,可不是穷闹的吗,又不是后妈,咋也不会故意灭着亲儿子。

    朱会计:“老哥别这么说,你家人口多,老大那孩子挑不起来大梁,你一个人肩膀重,能老婆孩子整齐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当初他们都觉得朱家不错的原因。人整齐,孩子老婆没饿死,就是朱铁柱本事。

    朱大娘在边上耷拉着脸色不愿意听,啥叫他们老大挑不起来大梁呀。

    朱铁柱说话还算实在,态度摆的也低:“这话老哥现在应承不了,脸红呀。不然老二也不至于走这步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可没被朱铁柱带了情绪:“本来,招不招的也就是个说法,这么近住着,都是你儿子,可我看着现在,老二就是想当你儿子,你婆娘也不乐意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要说话,被朱铁柱给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朱会计:“那就按着招亲的行事该怎么办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让队长笑话了。小四还小呢,得有婆娘照顾着,不然就这么闹腾,我早给他休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绷着脸青的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既然是说亲事,还是说说以后吧,粮食给你们送过来,两孩子就算成亲了,喜酒田家办,你们去不去吃酒呀?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怎么不去?凭什么不去?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丫头命硬,叫声嫂子都把你儿子大腿给扎个窟窿,你敢去吃酒呀?”

    朱大娘抿嘴没说话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老兄呀,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闹灾的从定亲到成亲,都是你们朱家主动的,这往后再有这样的事,你说咋办?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跟田家丫头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老哥呀,你这话说的漂亮,你婆娘可不是这么办的,这事办的就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这要是换个人说她不办人事,朱大娘早就抓过去了。可田大队长说的,朱大娘没敢动。这年头小事不出大队,队长在村里的威信很高很高。

    朱铁柱看向自家媳妇:“当着队长还有会计的面,你表个态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:“不用,嫂子不用说了,嫂子你嫁到朱家也快二十年了。生儿育女对我老朱家算是功臣,过去的事情,我们老朱家也就不提了。”

    提到过去,朱大娘的脸瞬间就变了,多少年的事情了,他们老大都要说媳妇了,咋还翻出来呢。

    连朱铁柱都不太自在。

    朱会计可没管他们两口子怎么想:“我老哥当初没嫌弃嫂子克父克母的身世,所以老哥当初跟田家提亲的时候,我信老哥是看重丫头的人品,嫂子家里往后再有事,别想别人,还是多想想自己,田野虽然克父克母可人家是招亲,没嫁到咱们老朱家来。”

    啥意思,朱大娘一时半会的没整明白。

    朱会计不怕她听不明白,人家能说不明白:“嫂子你可是在我朱家过日子呢。多了我也不说,队长你当个见证,老二的亲事我管的,往后但凡听到老嫂子嘴里说出来一句丫头丧门星的话,队长你朝我说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在村里一直都是个软白子,和稀泥的存在,还是头一次说话这么落地有声呢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也算是知道了,朱会计在朱家的地位。

    朱铁柱的婆娘脸色惨白惨白的呢。

    朱大娘差点就嚎出来了,这么多年了,公婆都伺候没了,隔房的小叔子竟然要用当初的名声压她。

    好吧,这样的话真的没有后顾之忧了,人家朱会计的意思就是,往后朱家但凡有事,那就是朱大娘命硬克的。你也别攀扯别人。

    朱大娘想好生的过日子,就不敢招呗田野。

    朱会计这话说出来之后,田大队长他们两人有点尴尬,朱家两口子脸色都难看死了。

    明显朱家两口子没有给儿子操持亲事的意思,别说摆酒席了。连定日子都是随口说的。

    朱会计都替朱老二不值,这样的家要是不留点心眼,咋过呀。

    朱会计本来想着替朱老二说句话的,后来想想,现在一个大子不拿朱家的,将来也省心。落得干净。

    这次朱会计在写字据的时候,那是处处仔细,连朱家老两口生病,朱老二不需要负担都给写明白了。

    用朱会计的话说,换粮食的儿子,你就别再图面上好看了。孝顺养老你们不都指着老大呢吗。

    朱大娘一句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朱铁柱看着一张纸都要写满了,在写跟断绝父子关系都差不多了:“过年过节的让孩子回来吃顿饭。”不然儿子就真飞了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没参与,这事都是朱会计一手张罗的。

    朱会计讽刺的看了朱大娘一眼:“吃饭,不好,登门你媳妇不把人给搓出去吧,这样吧,虽说老二招出去了。可姑娘出门子还得回娘家呢。过年过节的就让老二给你们点孝顺人不到礼到,这事嫂子觉得成不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这成,给多少,可不能随便糊弄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都愣了,他本意就是磕碜这个老嫂子的,没想到人家真的认钱不认儿子:“行,你想好了,我给你写在字据里面。以后都按照字据来,谁也别因为这点钱哭哭嚎嚎的闹腾。可就一样,将来老二也许混得不好,这点礼都置办不上,可没准老二混的不错,这点钱不看在眼里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