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六十一章 变化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田野还是知道这些人心里怎么想的,估计说完就后悔了,没等田嘉志点头,就说到:“大事小情的肯定到场,余下串门就算了,我这名声不好,朱会计虽然不计较,我不能不计较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不乐意听这话。

    朱会计感动呀:“难怪队长总是偏着你这丫,确实懂事。”好吧冷场了。

    说了那么多还不是计较田野命硬的事情吗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虽说是成亲,也就摆桌酒的事情,趁着没入冬呢,让老二跟小武多换点粮食准备着。粮食都给了人家,家里总不能没有吃的,要是不够,叔找地方给你换点粮票去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,上岗村要是说谁家能换来粮票,那就田大队长一个了。

    只有他家老大在城里上班,手里有粮票。

    田野挺心动,有了粮票,就能弄到细粮,自己空间里面的大米,白面就能弄出来光明正大的吃。

    可她不能张这个嘴。嘴唇动了一下立刻就抿回去了:“知道了叔。”

    不过田嘉志看到了,心说田野原来喜欢粮票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同朱会计就走了。余下的事情就是商量婚事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面田野对着田嘉志,两人沉默。这就成亲了呢。都有点蒙。

    田嘉志搓搓手:“咱们去城里吧,你想买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露富多作死呀,田野:“你不怕你妈回头拿你当人质,涨价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脸色立刻就阴霾一片,田野后悔,说走嘴了,这人在乎这个:“说笑的,别当真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有什么真不真的,不就是那么回事吗,你知道她生我们哥三,她为什么就看不上我吗?”

    都说豪门有恩怨,可小家小户的事也不少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要不都说一娃好呢。

    田嘉志不等田野开口,就继续说道:“因为她说我的长相同她最像,小眼睛,薄嘴唇,一脸的刻薄、寡情样。原来我不信的,可现在我信了,这长相就是没福气,看吧都寡情的很。”

    咋就寡情了呢?田野还没问呢,田嘉志就继续说道:“我连亲妈,都亲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这样的爸妈,谁也亲不起来,这个真不怨你,谁心里没有个小账本呀。

    田野认真的端详田嘉志的脸:“你是不是最近没有照过镜子呀,眼睛虽然不大,也不算是小。而且是双桃花眼。这块大娘说的不对,桃花眼呀,寡情不了。往后可别多情才好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的人说到‘情’字,比脱衣服还害羞呢。没人把这个挂在嘴上。

    田嘉志脸色通红:“说,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田野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哪不对:“说你模样呢呀,你这刀削脸要配上一幅王大牛那样的厚嘴唇子能看吗?就这样一张脸组合组合,挺耐看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田野给田嘉志打来一盆水:“你看看,你这模样怎么变化这么大呀,个头长了,脸型都变了”

    田嘉志下意识的看向水盆子,自己都险些没认出来。这人是自己吗。说好的刀削脸,刻薄相呢。尤其是那双神采飞扬的眼睛,田嘉志都不相信那是自己。

    跟记忆里面的自己相差好大。看着还挺顺眼的。

    田野:“哎,可怜你妈呀,吃饱点,脸颊丰润了,也是个福气的老太太。都是穷闹的,生生的养出来一副刻薄相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知道田野又开导自己呢,不过这次他没说话,随田野怎么说吧,自己心里有数。摔跤也不管用了。

    摸摸脸颊,在摸摸眉毛,很有一种对镜顾影自怜的样子:“都有肉了,难怪我看着怪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切早知道就不给他照镜子了。田野端着水盆就走了。大老爷们弄出来这么一个模样,看着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田嘉志美美的想,这模样成亲的话,也不算是委屈田野。

    田野看着田嘉志一晚上都露着一排白牙,桃花眼一勾一勾的就没有消停过,这小子飘了。

    晚上朱家两口子得了准话,把田大队长两口子,同朱会计两口子都给请到家里去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难得不小气,桌子上虽然都是素菜,可挺丰盛的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我们家又给队里添麻烦了,我这里多谢队长跟会计为我们家的事情跑腿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都没端酒杯,朱会计:“老哥,我们也不光是为了你们家,也是看老二那孩子心疼,都是老哥嫂子你们亲生的孩子,差不多得了。真伤了孩子的心,你就不后悔呀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招都招出去了。说这些都是白瞎,他心里要是有我这个妈,怎么会挣钱都不给我拿着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男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。”

    然后对着田大队长:“别听他瞎咧咧,一心一意的过田家的日子也好。”

    这两口子就差说,田嘉志挣钱贴补田野了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老哥呀,你家老二在大队挣多少公分呀,一天啥进项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你儿子连公分都没挣呢,有啥进项,你们要的是哪处。

    朱会计怕事情弄僵了:“老哥呀,孩子那么大,大队都不分活计,哪来的钱呀,可不能听村里传两句,就逼着孩子要钱呀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这火憋得久了,压都压不住:“那是谣传吗?那么多的猪槽子从村里推出去,只要不瞎都看的见,多少钱呀。他咋就是谣传呀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相当于对着田大队长骂,你瞎呀?还是当我瞎呀?没看到那么多猪槽子推出去换钱了吗?

    田大队长冷冷的开口:“多少的猪槽子推出去,跟你们老二有什么关系呀,你们是让他打小学过石匠,还是咋地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脸色青红,朱大娘憋了半天没有言语。哪有这样的?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今儿我就跟你们掰扯掰扯,猪槽子是野丫头的手艺,换出去是小武用我的名声,你们家老二撑死了就是跟着跑跑腿,你们想要多少钱呀?你觉得你们家老二分多少钱合适呀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那就是跑跑腿的钱我们都没看到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嫂子,你家老二定亲时候啥样,你不是忘了吧。这两月老二高了,也壮了,在你家吃过啥,吃过几顿饭呀。把个半大小子养成这样,你觉得跑腿那点钱够吗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