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八章 成亲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朱老大:“就是,说好的事情,自然是按着当初的字据来。爸妈把他养着大,他还没养老呢,怎么就不能要回来点粮食,家里白养他这么大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字据上怎么写的,这家子人都知道,田嘉志冷着脸:“你当真是要我按照字据来。”

    朱老大:“肯定是按照字据来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盯着朱铁柱:“字据上可是说了,你们拿了前后四百斤粮食,往后就少我一个儿子养老了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刀削脸上,一片刻薄:“行了,不用说,知道你不孝顺,我也不指着你养老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死死的看向朱铁柱:“爸,你也这样说吗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喉咙堵得慌,可他不光有一个二儿子,他还有大儿子,小儿子,还有小闺女呢,家不能因为一个二儿子散了。

    这阵子家里过的日子鸡飞狗跳,就没有消停时候,他怕婆娘在这么下去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避开田嘉志的眼神:“既然是当初说好的,你过的就是田家的日子,在让你奉养我们两口子,算怎么回事,回头你妈我们还不得让人戳脊梁骨。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不要他这个儿子了,说的那么好听做什么。

    田嘉志舌头都咬流血了:“因为你们要拿人家粮食,所以怕村里人说,拿了粮食不办事是吗,爸我可是大老爷们将来挣不回来二百斤粮食吗?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可别说,你就是挣一座金山我也不稀罕。哼,你在本事家里也没有看过你的钱,你还是留着孝敬田家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憋的脸色通红,最不愿意开口的话都说了:“我依附着田家一个姑娘挣的钱,没脸把钱拿回家来花。”

    朱老大:“说的好听,你一个招到田家的,田家的钱还不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都要臊死了,这话他们敢说,他都不敢听。

    田嘉志不吭声了,这样的家没有什么好留恋的。

    当初他确实看重钱,恨不得跟田野都分的清清楚楚的,可越是明白,就越是知道,这钱,不是他的。

    田小武分一份钱,那是人家田小武靠着田大队长的名誉,才能把猪槽子卖出去。

    田野能分一分钱,那是因为人家田野有力气,有手艺。

    他田嘉志就跟着两人跑跑腿,他有什么脸面把这份钱拿回家来。

    这两月光在田野那边吃的东西,田嘉志都觉得足够了。

    田野的那份钱,田嘉志一直都小心的帮着田野收着呢,平时田野那边家里的花销,都是从田嘉志手里那份钱走的,田嘉志还能舔着脸说自己在养家。

    可这份脸皮戳破之后,他特别的狼狈,那不过是自己非要给自己弄份脸面而已。他有什么?他凭什么?

    朱会计看着二侄子,突然就觉得,在这家活着,还不如去田家被克死呢。这都恨不得喝血了。

    冷着脸:“好了,这也不是你们说了算的,我得去田家那边商量商量。丑话说在前面,若是真的成亲了,以后你家就是事事不顺,你也不能扯上人家田家丫头。不然这亲事我是不会再管的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脸黑,会不会说话呀?谁家事事不顺呀?

    朱会计心说,我没说全家死光光那都是看在本家的面子上了,竟然还敢落脸色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兄弟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继续不给面子:“大哥,没法放心呀,当初说的好好地,你看看嫂子做的这事啥事呀,我在大队长面前都不好开口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没吭声,朱铁柱:“兄弟你放心,我同你嫂子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走了,临走就拍拍田嘉志的肩膀。

    朱大娘看着朱老二:“你那是什么表情吧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高兴着呢,名字都改了,还说的跟多舍不得家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田嘉志说不清楚,就是现在他也觉得名字改的挺好的,虽然当时就是跟家里呕气冲动的。

    抿抿嘴:“你们别后悔就好。”说完就冷着脸不在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朱老大冷哼,还真以为自己多本事了:“老二,你放心,家里爸妈有我跟小三呢。别说我们因为你的亲事要粮食,说白了,爸妈那也是让你到田家过好日子去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阴测测的:“把我卖了四百斤粮食,田家还剩下什么了,这样的好日子不然你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朱老大立刻就怂了,不再说便宜话:“我是顶门立户的长子嫡孙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嗤笑一声,二话不说就出门了,朱家人都不知道怎么就抽风一样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屁大工夫,隔壁的锤子凿石头声音就传过来了。

    朱老大脸色惨白,冷汗立刻就出来了:“他,他,他要弄死我”

    朱大娘气的直打哆嗦:“你看,你看,我就说有他在没有咱们老大的好吧,有这样的兄弟吗?”

    隔壁凿石头的朱老二听得见这话。抿着嘴巴阴沉着脸,愣是觉得这样还不够。

    转脸就把田野给拉过来了:“你砸,使劲的砸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心思细腻,早就观察过,别人凿石头的时候,朱老大那个怂货,顶多就是不适应。

    田野凿石头的劲头,节奏,朱老大那是真的能做心病了。捂着心口在家里都呆不住。

    隔壁的热闹,田野听了半天了,知道田嘉志肯定不好受,早知道还不如让这人从开口就拧巴着呢,要是不抱希望,就不会有太大的失望。

    自己把人给摔老实了,摔出来的人情大道理,如今愣是被朱家两口子又给伤回去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收拾收拾朱老大吗,田野顺着田嘉志的心思论起锤子就开始凿,那小节奏肯定又是一曲欢乐颂。

    隔壁朱老大听到这么密集沉闷的调子,就知道黑猴精又做法了。捂着心口就跑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忍不住就冲着院墙骂开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就知道,朱老大那厮被吓跑了。两人也不费劲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在院子的井台上坐着,神情如败犬。田野都不知道从何安慰好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我将来肯定能挣很多的粮食的,你信吗?”

    田野:“你现在就有很多的粮食,怎么不信。”

    实在是看不得田嘉志这副模样,给孩子点信心吧。自己被泼童子尿的事情,权当是祛病辟邪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