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七章 扫地出门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朱会计肯定是不高兴的,更恼朱家,哪有这样办事的呀,这不是打他脸吗。早知道说啥也不做这个中人。

    对着田野:“丫头,你也别恼,定亲,退亲那都不是简单的事情,这事当初我插手了,这事我肯定管,我再去给你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粮食当着你的面给朱家送去的,纸条你给写的,我家门朱家带着你上赶登的,你顶多也就是帮着朱家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连情田野都不领了。你帮朱家办事的,可不是帮我在跑。被这么一个不懂事的丫头冲撞了一顿,朱会计半句都反驳不了,可不是吗?你说这闲事管的。

    田野也是恼了,都被人泼童子尿了,在老实下去,那就泼黑狗血了。

    边上看热闹的才算是知道,当初朱家同野丫头结亲,竟然连这些条件都写得那么细致,要了人家那么多的粮食,朱家可是从来没说过这些呢。

    还有人酸吧唧唧的说道:“这丫头跟朱老二呆几天,连话说的都利索了,把朱会计都给堵得说不出来什么了呢。”

    孙家媳妇向来都敢跟田野说话的,笑呵呵的凑趣:“丫头呀,二百斤粮食白给朱家也不亏,看看人家老二给调理的,模样好看了,头发顺溜了,连嘴巴都厉害了呢。”

    田野好辛苦才能板着脸离开的。这小嫂子是个诙谐的主呀。回家的路上顺便把泼她童子尿的人家栅栏都给拔了,抱回自己家当柴禾了。

    这婆娘除了叫骂,都没敢出屋,老爷们知道婆娘做的事,想到田大队长对田野的照顾,啥都没说,就把婆娘收拾了一顿:“有你什么事?等真克到你的时候在泼也不晚呢。”

    田野在院子外面都听见这声充满了恶意的教训了。真是日狗了,合着这是觉得泼早了。就这水平,难怪家里婆娘见天的惹是生非。气的都有点心口疼了。

    田野回家,朱家那边还闹腾呢,不过经过田野的震慑,没人敢在田野跟前说闲话了。

    朱会计没多大会就过来朱家这边了。朱大娘也不哭嚎了。

    朱会计这次没给老嫂子留脸:“嫂子呀,我当初管这门亲事,是你求的,我也没吃到你家果子酒,你这一处处的,到底想怎么样呀?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咱们本家,你可不能向着外人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:“那我也的讲道理呀。要退亲人家丫头说了,把当初的二百斤粮食还回去就好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看看二侄子,这个侄子真不错,留在家里肯定没出路,可真去田家,朱会计也忌讳田野那名声。为侄子发愁。

    田嘉志在边上脸色都变了。不过硬挺着没吭声,退了也好。自家确实拖累田野了。

    退了亲自己就走,再也不回这个家了。不过心里特别难受。

    朱大娘说的干脆利索:“我家没有粮食给他退亲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都气懵了:“咋地,嫂子你还真的想要拿儿子的亲事骗粮食,我老朱家可不做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咋就能把这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呢?朱会计都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看错人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没吭声。

    朱铁柱吧嗒烟袋,朱老大插嘴:“肯定是没有粮食退亲的,我们也不至于骗婚,不然让老二成亲吧,成亲了就跟家里没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阴冷的盯着朱老大:“你说啥?”

    朱老大吓得后退一步:“我就是说说吗,这不是家里没有粮食吗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知道朱老大不是个东西,只是不知道这孩子这么不是东西,那可是亲兄弟呀,二百斤粮食确实挺多的,可凑凑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朱家一家人也不是过不下去,小三这事都出了,明显大嫂还挺忌讳这个的,咋就非得把二儿子往死路上推呢。

    朱大娘竟然耷拉着眼皮顺着大儿子的口气说道:“我看这样挺好的,总不能因为定了这门亲事,我们一家子都搭进去。让她在准备二百斤粮食,成亲吧。”

    说要退亲田嘉志不高兴,可说道让他成亲,田嘉志也没有高兴到哪去。心里比寒冬腊月掉进冰窟窿还凉呢,这是亲妈吗?

    田嘉志脑子蒙蒙的,朱大娘这话他就理解出来两个意思,他妈要把他轰出去,还要给家里填二百斤粮食,可真是亲妈呀。

    突然就特别的羡慕王大牛,虽然缺了一角,好歹有妈疼。

    朱铁柱听到媳妇的话,使劲的吸了两口烟。

    朱会计气的鼻子都歪了,合着这是看着队里收秋有粮食了,打人家粮食的主意呢,可真敢想呀:“嫂子,老二才这么大,你让他成亲,他知道怎么过日子吗?是不是忒不厚道了些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我看他成天都长在田家了,还不如成亲呢。我家可没有多余的粮食,养活给别人家干活的闲人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气的很了:“你别忘了,你家养活人的粮食,那是我这个闲人的亲事换来的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立刻翻脸了,哭哭嚎嚎的:“你看吧,你看吧,这是儿子吗,这就是要账的,留在家里等着把我气死呀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:“大哥你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看看二儿子,在看看跟媳妇抱成团的大儿子,叹口气媳妇见识短,儿子见识也短,可他总不能不要大儿子跟媳妇。

    老二也只能委屈委屈了。

    反正早就定亲了,成亲早晚的事情而已:“不用粮食,丫头那边没人,就让老二早点过去帮衬一把吧。”这是人说的话么。

    朱会计算是知道堂兄家里的凉薄了,那可是亲儿子呀:“孩子小,可是没法去县里领证的,大哥,你可想好了,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我跟孩子娘,孩子都生好几个了,也没有领过证不是,摆桌酒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急了:“怎么不用粮食,凭什么不用粮食,我养他这么大,能白养吗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阴测测的看着这位嫂子,早知道就不管着破事了,谁知道外面看着挺好的人家,内里这么不是东西呀。

    为了二百斤粮食,儿子都卖,传出去他们老朱家的名声都跟着败坏了。

    再看看腿受伤在炕上脸色潮红的小三,根本就没人管。这堂兄家往后还是远着点好。

    亲儿子都这样,遑论他们这些堂兄弟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