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六章 决裂
    下午的时候朱大娘就差点疯了。

    朱小三在玉米地里摔倒了,运气不大好,大腿摔在棒叉子上了。

    一瘸一拐的回来,整个裤腿子都被血给糊住了。瞧着特别吓人。

    被大人看到后,抱着送去村里赤脚医生那边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跑过去时候,赤脚医生正给朱小三消毒呢,疼的孩子呲牙咧嘴的,消毒水冲洗伤口,连水带血看着让人眼晕。

    朱大娘脸色惨白惨白的,朱铁柱询问赤脚大夫:“小三咋样?”

    赤脚大夫:“没事,要缝两针,落个疤,养几天就好了,没碰到要害地方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听到这话才嗷的一嗓子嚎上了。

    边哭变数落:“我就知道挨着这个丧门星就没好事,咱们家里好好地,你非得让她上门,你看看才几天呀,就让小三见红了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脸色黑沉沉的,村里赤脚医生在村部里面设的卫生所,送小三过来的好几个人呢,婆娘这么一通数落,哪能瞒得住呀: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连受伤的儿子都没管,头一次不怕朱铁柱的疾言厉色,哭着嚎着的跟朱铁柱闹腾:“你还让我闭嘴,你这是嫌弃搭进去一个小三不够,还要全家都搭进去呢。”

    至于被她给亲自搭进去的老二,提都没有提。

    边上看热闹的人都撇嘴,老二到底是不是亲儿子呀。真要着忌讳,那不是该把最危险的老二先拉回来吗。

    赤脚大夫看着朱大娘闹腾的实在太过分,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嫂子,你这话说的可不对,到现在你还没给人家丫头改口钱呢,人家丫头就是在厉害,也克不到你头上。”

    这话本意是在磕碜朱大娘做事不周全,他们朱家同人家上赶着结亲,过后做出来的事情,可真是没法说。..

    也就是老朱家是村里大姓。不然你看村里这群妇女的嘴巴,不把朱大娘给磕碜死。

    可朱大娘听到赤脚医生的话,她不这么想,直接就吵吵:“你看,我就说不能让她认亲吧,小三就喊了她一声嫂子,就落这么一个下场,我可是不敢让她改口的。”

    赤脚大夫都被这话说愣了,也是丫头倒霉,怎么就让这小子叫了一声嫂子呀,看朱大娘那样怕是婚事要黄。

    朱小三连着腿疼在着急,脸色惨白一片:“妈,跟嫂子没关系,是我自己贪多,框子玉米装多了,才摔倒的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你懂个屁,让你没事乱喊人。她就是个丧门星,再喊能把你害死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别在外面丢人现眼,有话家里说去。”

    可就这么一闹腾,村里谁还不知道呀。

    朱铁柱把朱小三给抱回家,朱老大同朱老二都回家了,朱老大更是大惊小怪的拍着胸脯说道,幸好我没娶这黑猴精,幸好吃饭的时候我没在家。

    田嘉志在边上阴沉着脸:“我同田野定亲了,怎么我好好地。你一个老爷们编排一个女人的闲话,你也不嫌丢人。”

    朱老大被兄弟给堵的脸红脖子粗的。

    朱铁柱心说该,吃着人家定亲的粮食,穿着人家定亲的裤子,嘴巴说话一点德行不留,就没想过兄弟情分吗,难怪老二宁可跟田小武搭伙去城里找营生,也不愿意同这个大哥走的近乎。

    朱铁柱肯定是偏着大儿子的,可看到二儿子长出息了,自然是愿意兄弟齐心的。

    朱大娘:“那是你命硬,当初生你的时候,我就差点被你憋死。生了几个孩子,没有生你那么不顺畅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瞪着亲妈,眼睛都憋红了:“那你怎么没有把我给掐死呢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立刻就哭嚎:“作孽呀,养了一个什么东西呀。”

    朱家闹腾的厉害,田嘉志就后悔,早知道给田野带来这么多的麻烦,就该坚持退亲的。

    在他妈的心里,他的出生就是原罪,因为生孩子的时候,把她憋疼了。

    田野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,听说朱小三受伤的时候,她远远地跟着过去的,毕竟在村里人眼里,她跟朱家算是掰扯不开的。

    不过知道自己这个身份,远远地知道没事,田野就没往跟前凑合,听到朱大娘哭嚎,骂自己丧门星的时候,田野那是一点都不意外。

    所以当初自己在字据上写的明白白的,朱家发生任何事,都跟自己没关系。因为定亲你们是愿意的。田野佩服自己有先见之明。

    朱大娘闹腾而已,田野也不在乎这点名声,所以从来没有说过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等到她回家的路上,被人泼童子尿的时候,田野恼了。

    拉住泼尿的大娘,把接尿的红瓷盆当场就给攥成了一个铁皮团,那效果,让周围人跟着尖叫一声,刷就散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谁敢惹呀。

    田野没回家,直接去找朱会计了。

    田野没进门,站在朱会计家的栅栏门口上把朱会计招呼出来说话的。

    朱会计心说田野挺懂事的,没迈进自家门口,村里人忌讳这个,谁不怕呀,尤其是朱大娘那么刻意的渲染之后。

    朱会计对田野客客气气的:“丫头呀,找我有事呀?”

    田野不怕人多看热闹,在大门就跟朱会计说道:“我找朱会计去朱家一趟,还要把当初签字的合同带着,我命硬我知道,可当初说好的,朱家怎么样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:“是有什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当初朱家是麻烦朱会计提亲的,朱会计你去问问朱家,他们家想退亲的话,把粮食还给我就行,这么闹腾为了什么?我总不能白给他们家二百斤粮食吧。”

    田野就差说,他们朱家拿婚事骗粮食了。知道他命硬还过来提亲。过后埋汰人不是骗婚是什么?

    朱会计脸上都挂不住了:“丫头呀,话不能这么说,朱家还能拿婚事骗你粮食不成?”

    田野:“白纸黑字都写的明明白白的,不是想赖粮食,那就把粮食还给我退亲,今秋的粮食也下来了,想来朱家也不差这点粮食,当初写好的退亲给我一千粮食的话,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在村里这么大个角,让田野给噎的一句话没说出来,是呀不想退亲你闹腾什么呀?

    想退亲还粮食呗,人家丫头虽然憨厚,可看问题知道抓重点呀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丫头说了退亲只要当初的二百斤粮食就好,对朱家来说那是很难得的,人家白给你周转快两月的粮食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