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四章 嫂子
    田嘉志少年情怀,田野这话说出来,立刻脸红了。

    田野讨好他们家,自然是为了自己,给自己长脸呢。虽然肯定不会有太好的效果,可他也稀罕这个。那是田野对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想到有人特意为他着想心口有点发软。..

    更要为田野考虑:“那也不用那么多,以后你会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说的隐晦,不过田野真懂。朱大娘啥人,邻居住着,还经常听人家唱大戏,她多少都明白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近被田嘉志刺激的朱大娘基本上都是本色演出,不在乎形象了。

    田野看着田嘉志这样为自己考虑,也说了一句实话:“没事,不会有人愿意招惹我的,放心吧。”感觉很自信。

    说着话就端着豆腐,拉着田嘉志出门了。

    难得有人请她吃饭,她还想看看别人家里都吃什么呢。

    田野出门的时候,稍微磨蹭了一点,那么寸就遇到了门口的牛大娘:“丫头,那多的豆腐,咋地吃不了,还给队长家去呀?”

    田野:“不是,隔壁朱家让我过去吃饭,不好意思空手。大娘你看还成不?”

    牛大娘瞪着一盆豆腐,胸口发酸,白瞎便宜了朱家:“哎呦,可真大方,很不错的。老朱家难怪非得把儿子给你们家呢?”

    就差说朱家贪便宜了。

    田野同田嘉志也不说别的就走了。

    朱家门口,田野停顿了一下,不知道自己一脚迈进去,朱大娘的心得多揪得慌呢。

    田嘉志回头神同步的看一眼田野,两人才若无其事的走进去。

    朱铁柱从屋里出来:“丫头来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叔,”余下的不知道怎么开口。知道也不会多说的。

    朱大娘一张晚娘脸在后面悠悠的出来了:“来了还不帮着干活。”好吧,挺亲切的。

    田野递过去豆腐:“家里没有好东西,给大娘填个菜。”

    总算是朱大娘脸色好点:“邻居住着,不是外人,往后可别非等着招呼才肯过来,哪里那么金贵?,别让人笑话你人情往来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的本意是,人不来,理得到。

    田嘉志脸色不好,田野:“大娘说的对,是我想多了,见外了,以后我有事没事都该多过来走动走动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,只要你愿意,我见天来,看谁害怕。就自己这名声,田野从来不怕有人沾身上甩不掉。

    朱大娘听到这话,脸色都绿了,谁让你没事过来瞎晃悠的,好难才没立刻开口说‘你敢’

    田野没改口,神奇的朱家两口子也没有提改口的事情。

    朱小三从来都是欠的,从外面跑回来,笑呵呵的凑过来:“黑猴精来了,我看看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黑脸:“凑什么凑,喊嫂子”

    朱小三最近有点自怜,顺口就叫了:“嫂子。”

    田野也顺口就答应了:“哎”

    朱大娘在边上风云变色,要不是朱铁柱在边上竖着眼睛,使劲摔打眼袋锅子警示,怕是直接要说出来点什么不好听的。

    田野知道朱家忌讳自己,没想到忌讳成这样,叫一声嫂子都不成,如此这般的话,把招给自己家的田嘉志又当成什么呢?真的把儿子豁出去了呀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边上的田嘉志,难怪都要被逼成神经病了,估计她妈多忌讳自己,那就是对他这个儿子多不在意。在田嘉志心里,在这个伤害就有多深。

    田野:“我帮衬着大娘在堂屋烧火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对田野那是处处不满意,句句挑刺:“谁家女人锅灶上就能烧火呀,我这里还有事呢,灶上你来吧。”

    田野答应的特别痛快:“哎”

    田嘉志要说话又被田野给拦了。村里儿媳妇都这么用,朱大娘找婆婆的感觉没错。

    不过田野这边是招亲,朱大娘还这样就有点装大尾巴狼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把三小子给叫过去好一顿的数落,嫂子是那么好叫的吗,那可是丧门星,撇还撇不清呢。

    朱小三:“那二哥咋办?”看吧连孩子都懂得道理。

    朱大娘黑脸:“少提他,他死活跟咱们家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朱小三有点失落,二哥没招出去的时候,跟他在家里差不多:“妈是不是我将来招出去,你也不管我死活了?”

    这话从二哥定亲,他就开始憋着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脸色难看,这孩子都说啥呢:“你敢,谁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朱小三不吭声了,二哥还不愿意招出去呢,那不是大哥鼓动两句,他妈就把二哥给招出去了吗,算了不想了。二哥这样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田野进屋:“大娘,咱们家粮食呢。锅里放什么呀。”声音响亮,想听不到都不成。

    朱大娘脸色都黑了:“不是吧渣滓都放在锅台上了吗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那是煮粥吧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还想吃什么?我家可不养馋婆娘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中午不吃粥的都是馋婆娘,村里还有不馋的婆娘吗?”

    就差指着他妈的鼻子问,你是不是馋了。

    田野:“吃粥也挺好的,就是我饭量大,这点渣子不够,大娘你还得在添点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脸色都绿了:“从小没人教你,我也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,谁家新媳妇做饭,还有你这样的,嚷嚷不够吃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确实没人教过我这个,不过我想着,跟大娘不是外人,往后还要常来常往呢,我这饭量还是跟大娘说清楚好。一家子人怎么能还瞒着藏着呢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就听见一句,常来常往,谁跟他常来常往了?

    朱铁柱:“丫头说得对,粮食给丫头拿出来,哪有让孩子做饭,还把粮食锁着的。丫头只管做饭。”

    田野答应的特别利索:“哎”

    朱大娘不愿意,可朱铁柱边上看着呢,看着田野往盆子里面舀粮食,眼睛都要抽筋了,那么一盆子,都够自家吃两顿了。一盆豆腐亏了。

    田野做饭利索,一大锅的粥,一盆的豆腐都给炖了,总得有菜吗。

    朱大娘气的西口疼,后悔让田野做饭了。

    等到吃饭的时候,田野客客气气的跟大家坐在一块,还知道先给朱大娘,朱铁柱,朱小三,小四丫盛饭呢。

    朱铁柱很是满意田野,当儿媳妇不错。

    朱大娘被田野服侍的心里舒服,摆足了婆婆的犯,看着田野都准备好了,才很有气势的开口:“你也吃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