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二章 豆腐引发的大事件
    队长媳妇听着不对劲:“你个糟心玩意,这里面可别有你的事呀,朱家大嫂子都要气疯了,你还火上浇油,你咋这么不省心呢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怎么就是我了呢,大志这名多好听呀,早晚要改的,王寡妇还知道给儿子起名大牛呢。谁让朱家两口子养儿子连名字都不起,那么不经心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别给人家添乱,他们家老大叫大壮,老二自然就叫二壮,那村里人不都是这么排的呢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哼,反正村里人都这么叫了,他们朱家都不怕老二生气,成天的闹腾。老二干嘛怕他们生气呀?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气的肚子疼,怎么遇上这么一个孩子呀,你说人家啥样跟他们有什么关系,你搀和进去做什么呀。这要不是亲儿子,早就踹两脚了。

    点着儿子的脑门:“你个蠢货,人家父子爷们,有你什么事呀?看最后你能落下好不?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不可能,老二就不是那样的人,我们哥两比亲兄弟都亲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气的瞪眼:“有本事你跟你哥跟前说这个去。”

    那个是没本事的,他哥打他从来不含糊的,田小武终于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田野喝了豆浆,吃了豆腐还有老豆腐,心里特别的满足,奋斗了好几年才吃上这么一口东西呢。

    这几天天气好,田野把院子里面的黄豆芝麻都给晒好了,装袋子里面。

    队长家做的豆腐给他们送来一小盆。

    田野都感叹,这么多年队长媳妇虽然经常贴补她,不过这次是最大方的一次,一盆豆腐呢。

    看着队长媳妇跟田嘉志热情的样子,田野不得不承认,自己占了田嘉志的光了。

    田野把豆腐用大锅煎成了咸豆干,山上自己采摘的野生调味料,豆干的味道还行,田嘉志除了白薯干以外,有添加了一个零食。

    朱大娘看着隔壁又收豆子,又是芝麻的心里就窝火,儿子那么给干活,这丫头一点人情往来都没有,竟然一个豆子粒都没有给他们家送来点。

    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。

    要不是才有了田大队长朱会计来家里的事情,朱大娘还不定怎么闹腾呢,不过背地里可是没少骂田嘉志。

    好在这人长记性,不在骂田野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挨骂不骂田嘉志也就听着,反正该干什么去干什么去。

    不是不心疼爸妈,心疼不起来。就他妈那种恨不得把田野家当都给弄到自家来的样子,田嘉志看着,听着都发冷。

    田嘉志都不知道随他们予取予求的话,自己将来有没有希望,有没有出路。越发的要把田家跟朱家掰扯清楚了。

    在外面田嘉志被村里人都夸出来一朵花了,一句话能干顾家,帮着田野里里外外的收拾,眼看着就能把田家的大门给撑起来了。

    还没成亲呢,就能顶门立户了。这赞誉很高的。

    朱铁柱听到别人夸儿子的时候,还能厚着脸皮说一句,既然过人家日子,那不是应该的吗。

    还有人在田野跟前笑闹,赶紧的去朱家提亲,摆酒吧,不然这样的好姑爷,可没出在找一个去。

    用孙家新媳妇的话说,除了朱家二小子也没人不嫌弃田野这副模样了。

    不过最近看着田野变化挺大的。

    孙家小嫂子:“丫头呀,你这头发,越来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嗯,老二让我洗头,洗洗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孙家嫂子:“我看着你这眉毛也顺了,别说挺好看呢”

    田野:“哦,老二让我天天洗脸可能就这样了。”翻来覆去也就这两句话。

    孙家嫂子都呆了:“合着你以前都不洗脸的呀?”

    田野:“也不是不洗,睡醒了还是抹两把的。就是没用大志买回来的胰子洗过。”

    孙家小嫂子:“你用的什么胰子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张口结舌的:“不知道,跟洗衣服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一帮的妇女都要把田野给鄙夷死了,你说这还是女人吗,亏得朱家二小子有心,不然这日子怎么过呀。

    越发的有人催着田野成亲:“别傻呀,遇上这么一个不嫌弃你的人可不容易。回头朱家后悔了,可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田野不吭声,一门心思的做自己的事情。成亲,那不是给自己找病吗。

    再说了她才多大呀?这些女人可真是没有文化,还没常识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传到朱大娘的耳朵里面,自动就变成了儿子花钱给田野买胰子,心里的火就更大。儿子白养了,不知道宵禁老妈,全都绕着媳妇转去了。

    等听说队长家给隔壁送了一盆豆腐的时候,朱大娘彻底爆发了:“那丫头心里有这门亲事吗,咋就不知道好东西孝顺公婆呢?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家里又不是没有黄豆,你想吃豆腐去磨一盘好了。说这些做什么。”..

    朱大娘:“那是豆腐的事情吗,出门的时候谁都问我一句,你儿媳妇家那么多的豆腐,没给你家送点呀,你让我怎么说,你让我这脸往哪放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你要脸,要面子,当初怎么不把儿媳妇接家来认个亲呢。人家有豆腐知道往哪门送吗?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你哪头的?她来我还不愿意呢。老二天天的长在他们家,真要有心,豆腐还能送不来吗?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你这不认儿媳妇还想吃人豆腐,天下没有那么美的事,消停点吧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阴郁着脸一看就没想开。朱铁柱知道媳妇这就心魔了,原先真的真的不这样。

    叹口气耐心的开解:“上次队长他们来的时候,我就说过,这段日子不忙,把丫头叫过来吃顿饭,就明天吧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蹭的攒起来,声嘶力竭的拒绝:“不行,不能让丧门星进家门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我要是老二我挣钱也不会给你的,你怕丫头进门克你,你咋就不怕她克死你儿子呢。你儿子的命你就不在乎呀?光想着钱,那钱没有丫头你儿子也挣不来你咋不想想呢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那不是没办法吗,我总不能让她进家门,三儿子都克。”钱的事情朱大娘索性不提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就这个时候回来的,掀着门帘,站在门口,冷嗖嗖的开口:“所以三儿子里挑一个送死的,你就挑我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