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章 送礼
    队长媳妇一开门就看到田嘉志,脸色就不太痛快,她真是后悔管闲事了。谁知道朱家那么上赶着的提亲,过后竟然这么一副嘴脸呀。

    田野那边暂且不说,就他这个媒人,别最后落不到好,在落一身的埋汰才好。

    就后悔当初没有听自家男人的,就不该揽这事,唯一还算安慰的就是,田嘉志这孩子值自己这个情了。

    对他们家小武好不说,出来进去的招呼自己婶子,态度别提多好了。

    等田嘉志捧着小磨盘递给队长媳妇的时候,队长媳妇跟田嘉志的想法是一样的:“这东西这么大点,做什么用呀?”

    田嘉志心说,我也觉得小了点,不太实用。

    腼腆的勾着唇角:“是田野没事的时候做出来的,她就在磨坊里面看过这东西,也不知道做的合不合用,就给让我给婶子送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哎呦可真会说话,东西合不合用是小事,关键是这份心思不是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哎呦可真是有心了,咱们家人少,做豆腐也做不了多少,就这样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真是违心,这年头哪有小资情调那么一说呀,做豆腐这活费工夫,做一次不容易,谁家都做出来好多的,或腌上,或晒干。除了买豆腐的人家没人没事磨豆腐玩。

    田嘉志心思跟队长媳妇在一个频率上的,也怪不好意思的,只能往心意上拐:“婶子帮忙试试,回头哪不合适,田野在改。反正凿一盘合用的也不费事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怎么就不费事了,我自家儿子就会这手艺,怎么不见小武给我凿一盘呀,说来说去还是丫头有心,惦记我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笑笑没吭声。就田小武那点手艺,也就他妈敢这么说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说起来,我也真是没看见过你妈那样的,当初来我家的时候说的多好呀。平时看着也挺通情达理的,你说谁知道突然之间就跟吃错药了一样。他怎么就那么容不下你呀。”

    他们家的事,田嘉志在怎么豁达听着也脸发烧,难堪。..

    队长媳妇没觉得咋样,继续说道:“幸好我们都知道你是朱家亲生的,不然就你妈那副做派还以为你是捡来的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也是我不好,想要攒私房。”这话说的实在。

    再说了小武他们多大进项,瞒的了别人可瞒不住队长媳妇的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你攒私房错什么呀,真要是二傻子是的都交给家里,那才是错了呢,听说过养父母的,我还没听说过养大哥的呢,就你们家你妈偏心都偏的没边了。可别以为别人都是瞎子,当初给你定亲的料子,前两天还在你哥身上看到了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抿嘴,子不嫌母丑,在外人面前,这事别人能说,他不能说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你这孩子就是太厚道,我跟你说留点心眼没错,不然就指着你妈,你们两个将来还不得喝西北风去呀,整个家当都给你大哥,都不见的落好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就是因为我让婶子为难了,本来小武那么大的本事,婶子在人群里得多骄傲呀。因为我都没有往外说过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心里那个安慰呀,可不是吗,自家儿子有本事,不能去外面显摆,憋得的队长媳妇心里抓心挠肝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连这个都明白:“都不算事,财不露白吗,婶子这点事还能不懂呀。可别把婶子看的那么浅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婶子自然不是那样人,那不是小武本事吗,谁家当妈的不得意呀。”

    你妈就不得意,这孩子可怜呀。越发的稀罕田嘉志了,比朱老大强多了,配野丫头也不知道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呢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看你说的,多大事呀,往后你跟小武的大出息在后面呢,还没有我显摆的时候。你妈那里你也别放太多的心思,当初定亲的时候就说好了,挣钱不给他,她也没说的。他要是再敢闹腾,看哪天我去门口堵他一次,定叫她抬不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让婶子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怕他妈再说些让田嘉志为难的话,见缝插针的说道:“妈你快少说两句吧,田野同老二都忙着呢,这阵子都没时间同我一起出去去县城了。

    然后把田嘉志不好自己说的话,替田嘉志说出来:“再说了,哪是老二攒私房呀,老二那是攒钱想把田野的二百斤粮食给还上呢,谁家爷们愿意在女人跟前顶着二百斤粮食换来的名头呀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这个理吗,队长媳妇看看田嘉志,眼圈都有点红,这孩子太不容易了:“老二呀,有出息,就该这样。”

    连田大队长在里面听到这话,都忍不住点头,这样的男人早晚都能站起来。

    田嘉志腼腆的说道:“婶子这是在心疼我呢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就是这么说呀。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呀。”

    说了好半天的话田嘉志才从队长家里面出来,田嘉志觉得这辈子都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。

    田嘉志回去的时候,田野用小磨盘弄了一大盆的豆浆,正用大锅煮豆浆呢。

    田嘉志还是纠结于这东西太小了不实用,白费许多的功夫:“还真成呀,早知道你该弄大一点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大了没用,这不是挺好的吗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扫了一眼一锅底豆浆好什么呀,还不够废柴和的呢。

    田野顺着田嘉志的眼睛看过去:“这个锅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说要大磨盘吗,田嘉志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等到喝豆浆的时候,田野一人就喝了大半盆。不用田嘉志在开口,田野就知道,预估错了自己的饭量,这磨盘确实小了点。

    小资什么的还得在实用前面。而且自己这饭量,小资不起来呀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找几块石头就开始干活,根本就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到田野这样,就知道自己跟自己较劲呢,在院子里面没事就翻翻黄豆,翻翻芝麻,也不打扰他。

    不过晚上的时候,田嘉志捧着田野留在家里的那盘小磨去了朱会计家里。

    到朱家田嘉志啥都没说,东西一放眼圈都是红的。

    弄得朱会计两口子心口酸酸的。这孩子在朱家这是受了多少委屈呀。遇上那样的父母除了去田家也没有别的出路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孩子心理有数,没白瞎他们两口子操心费力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