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四十九章 复得
    田嘉志吸口气:“我是你们儿子,你们愿意打骂,我当儿子的没说的,可就一样,别搀和人家田家,不然咱们就去跟人家退亲。田野跟我定亲一没有家产,二没钱财,也没沾上我啥光,我没那么大脸给人家挣骂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进了西屋。说退亲有多不舍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他分不清是舍不得田野,还是舍不得田野家那份好日子。或者自己独一份的白薯干。

    反正不会有人在对他这么好了。下次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追着田嘉志屁股后骂:“开口媳妇闭口媳妇,你咋不想想养你这么大的爸妈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说的悲凉:“我得不饿死,先活下来,才能惦记别人呀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你啥意思?啊你啥意思?我饿死你,你能长这么大呀?”

    田嘉志瞥一眼掀开的锅里,就想着朱老大在啃白薯干的时候,自己在外面嚼棒桔柑子里面那点汤汤水水的时候。

    都是儿子,咋就养的这么不一样呢。一句话没说,随便朱大娘怎么说。

    朱铁柱扫了一眼儿子:“好了,别丢人了。往后不许你提隔壁丫头半个字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扭头不吭声了,她还不愿意提呢,提多了都克死。

    朱大娘心里窝火,老大咋还不家来呢,公分的事她还没问呢,不会过日子的糟心玩意。

    朱家闹腾半夜,田野就不知道,田大队长这么给力,竟然能帮她顶住。

    从空间里面出来的时候,拿着两盘小磨,精致小巧,让田野看着很是有一股子怀旧的小资情调。用这个磨点豆浆什么的都可以。

    她还准备着,弄两个大磨盘,再去村里找点大麻袋,回头自己炸花生油呢。

    到时候能吃的东西就多了。不能想,想了就流口水。

    第二天田嘉志过来的时候,眼睛都顶着两个黑眼圈,还起晚了,田野想肯定闹腾大半夜。

    自己在空间里面是对的,不然这场家庭伦理大剧肯定让她失眠。

    给田嘉志两个鸡蛋,一大碗粥。

    田嘉志今儿看到田野的时候心里有点激动,这还是他媳妇,田家的白薯干也还是他的,田野不会给别人留着,不过脸上表情少,田野也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在田嘉志心里,这一夜那是险些退亲的,看到田野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连田野脸上糊着的眉毛都看着顺眼的很。端起粥就喝,肚子真的饿了。

    吃鸡蛋的时候,田嘉志眼睛都瞪圆了:“咸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情很好:“是呀,味道怎么样,都流油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这些咸鸡蛋,她特意在空间里面弄出来一块地方捣鼓了时间呢。

    就弄回来有数那么点鸡蛋,见天的吃着不说,竟然还存起来腌了咸鸡蛋,田嘉志:“我们也没换回来多少鸡蛋,到你手里,就跟吃不完的一样。你可真是过日子的好手,还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情真的不错:“过日子的好手,我就当你称赞我了,福气这个事就算了,说出去全村都没人信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可我信,遇上你,我就有私房钱了,饿肚子时候都少了,现在还能吃饱,有鸡蛋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,遇上你我日子也好过了,鸡蛋能拿出来,家里炒肉敢放油了,瓜子,花生能拿出来吃了。还敢存钱了,最重要的是出门有正经的身份了,不至于让人当成黑户了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对彼此都挺中意的。咱们都是有福气的人。田野挑挑眉,今儿的田嘉志嘴巴分外的甜。会哄人了。

    田野手脚快,院子里面铺上一层塑料布,一边晒黄豆,一边晒芝麻。

    田嘉志吃完的时候,田野已经都倒腾好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等回头队里大车去县城的时候,咱们拉回来几代水泥,把院子里面弄一块光溜地方,以后晒东西就跟大队的场面一样。”

    田野很是满意,这个提议相当的好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院子里面堆得到处都是黄豆还有芝麻。

    田嘉志愣愣的看着地上一大摊的芝麻秸秆:“我真的觉得你有福,也没觉得割了多少的芝麻呀,到家里怎么这么一摊。感觉多很多。”

    田野翻白眼,闭嘴吧,怎么就遇上这么一个心思细,眼光如炬的人。带点私货都这么让人心惊胆战的。

    田野:“这么说自己定亲对象,传出去让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关键是提醒田嘉志别出去乱说,传到村里人耳朵里面顶多就是笑话,要是传到田大队长耳朵里面,这事不定怎么想呢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我才不说呢,福气都得捂着的。”

    很是这个道理,闷头发大财吗,试探的询问:“连田小武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连小武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田野挑眉。田嘉志脸红:“我们再好,那也是哥们,难道还能连跟媳妇的事都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田嘉志脸色红的能直接晒黄豆了。想到昨天晚上,再看看今天,眼前都是希望。

    田野也不太自在,一口一个媳妇媳妇的,还真敢喊,看着挺羞涩的,脸皮还是挺厚的吗。

    田嘉志有点不好意思,想要问问田野昨天晚上听到多少,两人平时可没少在院子里面乘凉听自家壁角:“昨天晚上。”

    田野昨天晚上真的没听见什么,怕自己说了田嘉志不信,直接进屋抱出来两个小磨盘:“昨天晚上我大半夜没睡,凿出来的,不错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田野手中的东西,虽然个头不大,可做出来的精致,怕是很费工费神的:“就是小点,能做什么用呀?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你懂什么,我这是小资情调,每天早晨磨豆浆喝的。

    算了不跟他说这个,到时候喝了豆浆就知道这东西的好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还弄了两盘,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给队长家送一盘去。”..

    田嘉志想到昨天晚上田大队长对田野的维护,难怪田野做什么都惦记着大队长家。

    就是怕这东西用处不大,队长家不稀罕:“要不要再送点别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送什么呀,队长家里什么没有,这东西挺好的,你给送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虽然不太认同,还是听田野的话,捧着组装好的石头磨盘给田大队长家里送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