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四十八章 忍痛
    田大队长进屋脸色就不好看,可让朱会计把朱家两口子这么一顿数落之后,他也不好发难了。

    今儿他要是作为田野的长辈来,那这事势必要把问题上升到退亲的高度的。

    可要是作为大队干部过来,那就是给村里调节矛盾的,跟隔壁的田家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这朱会计也是机灵,看看田嘉志,这孩子真不错:“朱会计都这么说了,我肯定得给朱会计一个面子。不过这事还是得说道说道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对着朱铁柱两口子:“当初两孩子定亲,就说好了,将来你们老二过的都是人家田家的日子,孝顺长辈那是应该的,可孝敬多少,那都看两孩子的意思。说白了,以后走动如何,就是看你们两家亲近不亲近。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愿意走就走,不愿意走,可以不走的,你们跟卖儿子没区别。

    人家大队长说的在理,还都是当初写在字据上的,朱铁柱脸色难看,可这是事实:“是,是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你们过得好,丫头没指着沾光,丫头过得不好也不会过来拽着你朱家的衣裳襟儿过日子。丫头做事啥样,说白了那也是人家田家的事,咱们这些长辈说两句指点指点也是应当的,可听不听那是丫头的事情,除了跟丫头一块过日子的你家老二,咱们都是瞎扯淡,管闲事的。毕竟他们小两口子过日子呢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那脸呀,真是没这么丢过面子。

    朱大娘实在听不下去了,再说下去,他儿子挣钱就跟她没关系了:“我让我儿子孝顺我总是没错的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眼皮一耷拉说话就更不好听了:“老嫂子这话没错,想要老二孝顺你,就把老二多留家几年。谁家养大儿子也不容易。当然了老嫂子要是舍不得老二,趁早把两孩子的亲事给退了也行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真的是坐不下去了,人家田大队长就是指着鼻子骂呢,想要儿子孝顺你,你别把孩子招出去呀。

    朱铁柱明白人,听的懂人话,一鞋底子过去:“爷们说话呢,哪有你老娘们多嘴的地方。边呆着去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在人前丢脸,眼圈都红了,咬着牙才没闹腾起来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可别朱老哥呀,这事老嫂子还真不能边呆着。毕竟人家丫头一个人过的好好地,你们老朱家非得托人要提亲,结果丫头定亲了,占你们啥光了?一顿饭都没吃上,咋就不依不饶的天天嚷嚷呢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队长,这败家娘们,嘴不主贵,心眼不坏。这事我们做得不对。回头我就说说她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扫了一眼朱铁柱:“宁拆一座庙不毁一门亲,我也不愿意做恶人,可既然做了亲,总得像那么回事不是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队长说的是,这阵子村里抗旱实在是忙,等着闲了,我们两口子还想着把丫头叫家里来一家人吃顿饭呢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吃不吃你朱家的饭都不要紧,丫头不是小气的人。就一样进了你家大门口,万一有个啥事?可别说丫头的不是,定亲的时候字据怎么写的,将来咱们就怎么办。咱们田家,朱家两大姓,总不能传出去欺负一个孤女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真的是太严重了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这事是我先前想差了,没管住婆娘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在边上要开口,被朱铁柱给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老哥呀,儿子是自己的,多心疼心疼不会错,你这心理可得有点谱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也知道这个道理。只要儿子跟家里亲近,招不招出去那不是没区别吗,何况两家住的这么近。

    当初他也是这么想的,就不知道怎么的,儿子就不亲了。哪找后悔药去呀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不开口了,朱会计才对着朱老二说:“老二呀,以后对媳妇好点,可别动不动就退亲了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气的胃疼,那不是应该说以后对爸妈孝顺点吗。

    田嘉志抿嘴没吭声,他的人生就隔壁那点希望了,要是可以,他愿意把媳妇捧着,可那不是摊上这样的爸妈了吗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嫂子要是想着孩子添补家里,就让老二跟着队里出工分吧,挣不了十分,八分,总能挣四分的。”

    五分能顶啥呀,村里谁家舍得这么大的孩子去呀,可朱大娘心动了。四分也是家里的。

    才要开口,就让朱会计就给拦住了:“嫂子呀,前两天你家老大从队里拿公分换了几块钱,你这可真是开明,对孩子也好,这还没分家呢,就让孩子自己挣钱自己拿着了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同朱大娘都一脸的茫然:“支多少呀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:“老大在大队也没正经的干几天活,想要全支走,我没让,就支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跟着说道:“要说老哥家里还跟队里打着白条呢,我不该给孩子支公分的,可老大说了,家里是家里,他是他。公分是他挣的,他自己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看了一眼朱铁柱:“可不是吗,你说现在粮食多缺呀,我说让他换粮食,他还不乐意呢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气的嘴唇都是紫的。也不再提朱老二挣工分的事了,有了老大开头,老二本来就是个犟的,挣了公分能给家里呀。

    再说了也顾不上说这个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要说话,田大队长给拦住了:“你这孩子啥样,我心里明白,好好过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跟着朱会计告辞了,既然给朱会计面子,就要给到底。

    朱铁柱两口子客客气气的把两人送走了。

    可这口气难消呀,让儿子在外人面前落了面子,朱大娘恨不得把二儿子给生嚼了。

    进屋抓着田嘉志就骂:“你个丧良心的,你弄大队干部家里来磕碜爸妈了。要不是你带头作妖,你哥能自己拿着公分吗?我咋摊上你这么一个孽子呀,我哪辈子缺德了呀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也吸取教训,这次闹腾田嘉志得时候,虽然咬牙切齿的,不过都是在嗓子眼里面憋着嚷嚷的。整个人透着一股子狰狞,阴狠。

    田嘉志就没见过他妈这样的神情。

    朱铁柱进屋脸色也不好看:“消停点吧,还不嫌弃丢人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就这样还给了田嘉志两下子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