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都一百四十七章 数落
    田大队长被田嘉志给请来的,还有朱会计。定亲的时候就是这两人。

    本来人家田大队长是不愿意这么匆忙过来的,退亲?当初怎么求着人家定的?就是退那也得正经八本的坐在一块商量呀。

    可田嘉志说了,自己家里就那么个状况,不愿意拖累田野,田野在村里本来就不容易,不能因为自家的事情,在让田野被人在这么埋汰下去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完全是给田嘉志面子才走一趟,对朱家两口子不给面子的行为,非常恼火的,也不想想媒人是谁,就敢这么闹腾。哼。

    朱会计有点脸红,这亲事是他们老朱家先提的,当初就写明白了,不能拿命硬说事。

    实在是打脸,他家老嫂子那么闹腾,别说人家隔壁的野丫头能听见,村里少有听不见的。

    就没见过这么偏心眼子的,难怪当初要把老二招出来,还是命硬的野丫头家,这老嫂子是真的没把儿子当回事呀。

    本来队长让招呼着田野一块过去说道的,被朱会计拦了:“到底是孩子家过来的,这事当初我舔着脸帮着朱大哥求的,队长你再给我一个薄面,咱们先去朱大哥家看看咋回事?”

    然后对着田嘉志说道:“老二呀,你也得为你自己想想,你妈这样,你在这家里以后能咋样呀。我看着田家还不错的,这亲事能不退就别退。”

    是真的看着田嘉志不错,真心为这孩子打算。遇上那么一个家,赶紧跳出来才对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苦着一张脸:“我就是在想舔着脸过人家日子,也不能给没爸妈、没人护着的田野招骂呀,我一个老爷们,没有这么办事的,退吧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倒是高看这小子一眼。

    朱会计好说歹说的,让田大队长没去田野家,直接拉着去朱家了。

    田野听到隔壁闹腾了,自从田嘉志挣钱不交给家里的事情闹腾出来,朱大娘三天两天就能找茬闹腾一回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消停两天,把这个给忘了,他们家朱老大就在边上拱两下火,相忘都忘不掉,就没有消停的时候。

    田野就后悔给自己的人设弄得那么憨厚,要是厉害的早就隔着院墙骂回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田嘉志这人表现真的不错,不是作为未婚夫,而是作为朋友,伙伴不错。

    田嘉志在中间估计两头都不容易,田野心说这段时间自己过得挺顺心的,都能光明正大的吃鸡蛋了。

    脸上的草籽粉都一点一点的少用了,头发出门都是顺顺溜溜的,在外的时候,田野都跟人说是,田嘉志让她早晚洗脸,梳头发的。

    连牛大娘都说,这丫头捯饬捯饬还是能看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都是田嘉志带来的变化,村里谁都知道,田野这样都是田嘉志这个定亲对象给捯饬出来的。

    叹口气,权当是给田嘉志面子好了,听不见就不烦了。

    索性躲空间里面去了,葵花籽,花生,库房里面都藏了许多。

    就是麦子,稻子也都样样收了一茬,加工出来就有细粮吃。

    看着库房里面的东西,田野心里高兴地,把啥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一心一意的在操作台上捣鼓能够让稻子,麦子变成大米,白面的工具去了。

    往后她家里细粮少不了,备一份工具肯定错不了。

    隔壁朱家,朱铁柱两口子见儿子真的把大队长跟会计都找来了,立刻就有点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朱铁柱还好,朱大娘直接就变脸了:“你这孩子,怎么这么不懂事,你当大队是你家的呀?队长、会计多忙呀。”

    一边客气着,一边让大队长同朱会计屋里坐。

    朱会计早就知道老嫂子对朱老二那点心结,怕是整个上岗村没人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不就是怨儿子挣钱不交公吗。当爸妈的这么要求儿子没错,可是你好歹弄清楚你儿子到底挣钱多少在闹腾呀。真是没见过这么说风就是雨的。

    他家媳妇前两天还说呢,这么一个能干的儿子哭着闹着招出去,儿子出息了,还想着儿子孝顺她,可真是没见过这么能打算的父母。他怎么就有那么大脸呢。

    朱会计也知道他们老朱家虽然挺抱团的,可兄弟之间也是盼着自己家过得比别人好。

    尤其是自家媳妇,因为自己在大队当会计,一直都觉得比其他本家兄弟优越,听到二侄子挣钱的时候还酸两句呢。

    等听到老嫂子闹腾出来,儿子挣钱不交公的时候,他媳妇当时一张脸精彩着呢,恨不得到人家大嫂子家里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朱会计都不好意思说破破囊那点小心眼。你说好好地日子,好好地儿子,非得折腾,让人家看热闹,图啥呀。..

    看到老嫂子这样,朱会计都没让田大队长开口,直接就把话头给接过去了:“老嫂子呀,孩子不懂事还小呢,可咱们当长辈的不能不懂事呀,两孩子的亲事当时是你们两口子托我同人家田家说亲的,条件你们也都应了,白纸黑字写着呢,嫂子你要是不愿意,当时就不该答应这门婚事,可你这头里拿了人家二百斤粮食,后头就做出这样的事来,你这不是把我们两口子都给埋汰在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听朱会计这么说,心里痛快多了。老朱家还是有明白人的。索性就不开口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脸色通红:“老兄弟,你别听孩子瞎说,我哪能做这样的事呀?”

    朱会计:“嫂子孩子啥都没跟我说呢,你整天的家里闹腾,村里谁听不见呀。做亲的时候,你咋说的?可你看看你办的这事,丫头那边没人挑理,可咱们自己不能不懂礼数不是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被问的一句说不出来,心里要把田嘉志给恨死了,没见过这么见不得亲妈好的儿子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都是老娘们头发长见识短,一张破嘴,整天的叨叨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:“大哥呀,你是一家之主,可得拿定了主意,我这也是多嘴,过来同大哥说一声,真要是等人家田家说出话来,这事哪还有回旋的余地呀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也知道本家兄弟说话还是在自己这边的,跟着点头:“对,对,大兄弟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:“大队长,咱们不冲别的,冲着两孩子,今儿咱们就是当大队干部过来走一趟,不提退不退亲的事,你看中不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