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四十四章 积怨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丫头你这姑爷真不错,以往我还当他性子有些阴沉些呢,也不爱说话,没想到竟然是个和气性子,看着吧,往后在咱们村人缘差不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小声说道:“而且能挣钱。”这个是用自己家人的口气说的。

    田野就是个憨的,都不知道附和一下,害羞的表情也没有。

    进门的田花,脸色不好看,开口就是讽刺:“有什么好,连爸妈都不知道孝顺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听到闺女这么说话,心里不得劲,怎么生了这么不通透的闺女呢:“拿媳妇钱孝顺爸妈,脸上就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就佩服队长媳妇这份本事,一句话定性,田嘉志挣的钱都是田野的田家的,凭什么给爸妈呀。

    田花:“怎么就是媳妇钱,成亲了吗。”得,比人朱家还操心呢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恨不得捶闺女两下,碍你什么事呀,你在这嚷嚷,你提谁抱不平呢呀,分得清远近不:“哦,没成亲手里就不能有钱,你还没定亲呢,怎么我跟你借点钱用,你都不给。”

    这情况能一样吗,简直不讲理,田花生气,爸不是亲爸了,妈都不是亲妈了,连饭都没吃就跑了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肯定是心疼闺女的,今儿家里伙食多好呀,还跑,可真是糟心的孩子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田野一句话没说,不过因为田花,队长媳妇对她那点亲昵都没了。

    好在田野不是真的在乎这个,知道队长媳妇对她客气,也是因为院子里面劈出来的一堆石头。

    反正自己就是个傻的,傻到底好了,你们娘两的事情跟我屁关系呀。

    男人吃过饭,女人才吃呢,村里大部分人家都这样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还先把剩下的菜饭给跑走的田花预留出来一份。

    桌上那点东西,田野一个人都不够吃。

    田嘉志扫了一眼桌子心里不太得劲,他媳妇受委屈了,面上不变继续同人说话。

    田野还不乐意吃剩菜呢,不过还是尽职尽责的把桌子上剩下的东西都给吃了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看的有点傻眼。

    田野不太好意思的笑了一下,就跟着收拾桌子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外面归拢好了,才告辞,带着田野回家。

    路上两人也没说啥,田野开大门,田嘉志抱柴禾进屋。

    田野还纳闷这人不回家,这是干什么呢。

    田嘉志就问田野:“晚上吃什么呀?”

    田野:“刚吃完吗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那点东西哪够你吃呀,中午我看你就没吃多少。”

    田野抿嘴好半天才后才进屋拿出来几个鸡蛋给田嘉志放在锅台上。

    一个人寂寞久了,心就软了。动不动的事情就乱感动一把的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办事还算是可以,不管是冲着老朱家还是为了做给外人看,今天田嘉志在队长家干活,没有脏的累的,这是把田嘉志当成新姑爷看的。

    田野想着队长特意把他们叫过去也是给老朱家看的。毕竟昨天朱大娘闹腾的厉害。

    田野虽然面上不通人情,不懂事理,可村里这点事,人情往来门清的很。

    新买的盆子,蒸了小半盆的鸡蛋糕子,两人摔跤运动之后分吃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是不愿意吃的,说是晚上吃饱了。

    田野嗤之以鼻,田嘉志就这个年岁,一天吃四顿都不多,现如今这个生活水准,在填上两顿也吃的下去。

    给田嘉志端一碗:“摔跤消耗体力,吃的好了身量才能好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接过鸡蛋糕子的心情特别激动,跟吃的没关系,以前也就是朱老大生病的时候,他妈晚上偷偷的给蒸一次,他们兄弟就闻闻味。

    轮到他们兄弟,顶多灌点姜水,田嘉志都想幸好自己皮实,从小没生过病。不然还不知道能不能长大呢。

    如今是自己开小灶了呢,怕让田野看出来他这份不自在:“你要是少摔我两下,我就能省一顿饭了。我这就是被你来回的摔呢,还说练功服。”

    田野乐了,田嘉志这人心术重,怕是早就对晚上的对练有不满了,难得今儿还能说出来呢,田野还以为这人能把话放在心里一辈子呢。

    把筷子塞给田嘉志:“那就是我在练功夫,你是陪练。”甭管怎么说,效果达到就成。

    田嘉志扫了一眼田野什么都没说,就开始使劲的吃鸡蛋糕子了。

    可心里活泛,田嘉志就想了,这人都这么大力气了还练呀,自己啥时候能追上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晚上回家,朱铁柱两口子还没睡下呢。

    朱大娘脸色不好看,田嘉志同朱铁柱打个招呼就进屋了。

    不过短短一个来月,娘两已经形同陌路了,感情这东西可真是禁不住消耗。

    朱铁柱看着朱大娘:“老二也不好过,隔壁见天的砰砰砰,你听不见呀?体谅体谅孩子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见天的砰砰砰,怎么没见他怎么样,谁知道有什么猫腻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咋地,你真盼着儿子被人给打死呀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死了省心。”这是堵着气呢。

    朱铁柱被老妻给堵的心口疼。他虽然不太重视二儿子,可也不是看着儿子挨打的主,早就问过田野,夜里砰砰砰的什么声音?

    田野也没有瞒着,就说田嘉志羡慕自己这身力气,非得要拉她试试,能不能跟着长点力气。

    朱铁柱心疼儿子还跟田野说过,力气是天生的,后天能练出来呀。这是在委婉的提醒田野,别瞎折腾呢。

    田野就腼腆的笑了一下,他们先试试。练不出来就不练了。

    朱铁柱脸色都黑了,那是乱试的吗,可儿子乐意试试你也没法。

    当时田嘉志正跟家里闹气呢,朱铁柱私下跟二儿子说,力气天生的,天天挨摔要是能长力气,大家伙不天天的摔跤玩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确实听进了心里,对田野这种长力气的说法,也开始怀疑了,不过人家当时说的话,把朱铁柱给噎的中午都没吃下去饭

    田嘉志瞪着眼对着朱铁柱就说了六个字:“好歹是个盼头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禁想呀,咋想咋通顺,尤其是这门亲事在他们朱家有所求的境况下。当爸的要是不上火就怪了。

    听到朱大娘说这话,朱铁柱脸色都黑了,蠢老娘们,在这么下去,儿子就真的是人家的:“三瓜两枣的事,你在就非得抓着不放呢,儿子本事了,将来还不都是孝敬你的呀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我可不敢,人家姓田的,你去外面打听打听吧,名字都改了,大志。跟你朱铁柱还有什么关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