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章 新姑爷待遇
    第二天起来,朱大娘不在哭闹了,也不再提去田野那边闹腾的事情,不过就是对田嘉志视如不见,要说亲妈跟儿子这么闹气的,也是少见。

    让田野说,可能是觉得田嘉志是亲儿子,闹腾闹腾也不会疏远了吧。这叫有所依仗。

    田嘉志当时正在田野家的老厕所那边捂着鼻子掏大粪呢。

    听到田野这话,也就是手上动作停顿了一下。别的什么话都没说,当然了也可能是大粪熏的,不想开口了。

    田野注意到,田嘉志的胳膊上,脖子上,都有细小的指甲刮痕,除了朱大娘也不做他想,田野突然就安慰不下去了,太假,太虚伪,田嘉志这妈真不咋样。

    田小武一早过来:“你们这都先干上了呀。不行不行,我家里都说好了,今天改厕所,大志得去我家帮忙,我爸说了让你也去我家帮忙劈石头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,这不简单,去见个大队干部还得特批。上次挖井,那可都没有让她去呢。

    田嘉志也不觉的荣幸,凭什么呀?我家田野还不愿意去呢,要不是小伙伴一脸的兴奋,田嘉志没准就把这话明着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冲着田小武的面子,田嘉志:“我去吧,这都是咱们爷们的活,让个女人去了也插不上手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没明白怎么回事,明明田野劈石头更快,更利索吗。

    田野:“叔找我,肯定有事,帮不上忙,我过去看看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见目的达成,也就把田嘉志刚才的反应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说好了呀,我先走了,你们快点,别忘了把我的那袋水泥带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没吭声,田野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等田小武走了,田嘉志还在那掏大粪呢,别看捂得那么严实,田野就是看出来这人生气了:“咳咳,叔对我这么多年还不错,婶子那点顾忌也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我都没被你克死呢,他们想的有点早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这话也就是你敢说了:“那你可得好好保重自己,若不然没准我要被村里人沉塘了。”田嘉志:“瞎说,沉塘的都是不守妇道的女子,你这样的顶多也就是轰出村子去去晦气。”

    田野把屋子锁上:“行了,为我保重点吧,哎呦,你要是能长命百岁,没病没痛的,没准我这丧门星的名声就能洗刷干净了,我这名声可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放下手里的工具,拍着自家胸脯子:“这身板杠杆的,肯定给你平反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处的自在,什么玩笑都能开两句。

    田嘉志虽然不太情愿,田野被队长媳妇这么对待,可还是跟着田野一脸笑容的去队长家了。

    而且自始至终都是表现的很不错,让队长媳妇一会夸一句。

    跟传说中朱家老二阴郁,不爱说话的性子,根本就一点不搭边。

    田野在那边劈着石头就想了,这小子表里不一呀。人前人后根本就是两个样。

    田野劈出来的石头,都是跟方砖那么大,用起来保准比砖头都顺手,还能按师傅的要求来,需要啥样的劈出来啥样的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找了人帮忙砌墙的,看着田野这手活计,都赞叹一句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盯着田野劈出来的石头有点走神。

    田小武好显摆,看人家夸田野立刻过来把田野的活计给接过去了,刷刷几下子,石头劈的也像模像样的,就是没有田野的速度。

    田小武力气不够,劈几块就得歇会,田野力气上没有问题,根本不用歇着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我们哥几个可没少在这上下功夫。这都是粗浅的,老二我们谁都能做。爸不错吧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看了一眼拿起石头继续干活的田野,点点头:“不错。看来是真的吃苦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那是,想到那些看着我们这挣钱眼红的人,我心里就膈应,谁知道我们大半夜大半夜的劈石头干活呀。”

    过来砌墙的都不是外人,都是田小武的本家:“哎呦,小武呀,这么好的手艺,这么辛苦,你们到底是挣了多少呀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是愿意显摆的,不过看看认真在砌墙那边学手艺的田嘉志,愣是忍住了:“辛苦钱能有多少呀,把厕所砌起来也就没剩多少了,这还是我呢。老二他们两个家里缺这个少那个的,挣的那点钱根本就没攒下。还不够平时带干粮的呢。”

    田野惊奇的看向田小武,这小子还有这心眼呢。

    在田小武跟田大队长看来,就是田野这个憨的,听着田小武说的不对,怕是要开口,可真是实诚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赶紧的过来了:“丫头,我看着石头还不够呢,你快在劈几块。小武劈的我看着没有你劈的好。”

    田野挺腼腆的:“我力气大。”说完就开始干活,这边说什么都不插言了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在边上帮忙往厕所那边捡石头,跟田野说道:“丫头,别怕,谁上你家闹,你就找叔来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哎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在那边就跟没听见一样。该干什么干什么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家里干活的几个人,就开始说道村里这点事。

    听着田小武叫大志,还忍不住询问了一句:“咋的,老二改名了呀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啊,上学时候老师给改的,大志。”

    边上的人:“比老二听着像样多了,得往后咱们都叫大志了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叔,堂哥叫我什么都成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乐了:“这还真是我么老田家的姑爷了,都知道叫叔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脸都不带红的:“我跟着小武叫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的堂哥取笑:“不对呀,我们小武也不能娶你当媳妇呀。你跟他叫不合适吧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立刻过去解围:“我们哥两,比两口子还亲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笑呵呵的打下手,别人咋开玩笑都不带恼的,田野才知道,这人不对着朱家两口子的时候,脾气也有这么好的时候。还挺和人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田野在外屋同队长媳妇一块说话,还听到小武堂兄说呢:“以往都不知道老二性子这样的,往后有事只管同哥说,没事不是小武媳妇,也是咱们丫头姑爷,也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往后少麻烦不了堂兄。”大大方方的就认下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