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1章 只认钱
    田野勾着唇角在外面高兴,终于能换厕所了。

    吃喝拉撒睡,只有自己过日子才知道,一样都少不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自己有空间里面不招蚊虫的草籽粉,夏天上厕所,简直就别提了。

    不是田野矫情,是真的不忍回想。

    田嘉志同田小武出来的时候,田小武看着田野的眼神都飘刀子。

    田野:“不能弄呀?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就是费钱,砖头,瓦片的买着虽然便宜,可还得找大队的大车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一个茅坑,这么费事干什么?就没见过你这么败家的女人。事精。”

    有田小武搀和着,这事还得缓缓,还敢说自己事精,也不看看谁更像:“我就是看着干净,也不是非得弄不可。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认识田野,这人就没提过什么要求,不就稀罕个城里的茅坑吗,田嘉志:“其实,砖头,咱们会劈石头可以代替的,自己劈出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同样的事情,田嘉志提出来的,田小武就支持,立刻就发动脑子:“也不用瓦片的顶子,咱们用稻草的,跟柴禾棚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这不就行了吗。

    然后就听田小武夸奖田嘉志:“看到没,这才是过日子人呢。”

    田野在边上就是衬托,田小武心目中会过日子的田嘉志的。只要你们两个回家修厕所,田野不在乎被田事精挤兑。

    最后两人算计着,就弄袋水泥回去就够了。有田野在,一袋水泥根本就不用大车。

    基本上整个过程都没有田野的开口的机会,田小武把田野整个排除在外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买的水泥是田野背着的。而且不是一袋是两袋。

    人家田小武说了,他们家也修。田野气的后槽牙都要磨平了,这小子忒不是东西。刚才还说自己败家呢。

    三人拎着那么多的东西回村,回来的就稍微有点晚。

    田小武路上就开始抱怨田野:“都是你事多,看到人家个厕所都舍不得走,没见识。”

    田野忍无可忍:“我现在还背着你家要修茅坑的水泥呢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那是厕所。”没法沟通了。谁非得说那是茅坑的,嫌弃自己事精咬文嚼字的。

    田嘉志是时候的把水壶递给田野,田野喝水压下火气,算是能继续前进了。

    村里人看到三人的表情有点古怪,田野一项不怎么在意别人的目光,不然她日子没发过。

    田小武挠挠头:“没买啥过火的东西呀。”

    牛大娘:“老二呀,你这是给你媳妇买东西去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牛大娘:“是田野买东西,我们两个跟着帮忙去了。”回答的挺谨慎的。

    牛大娘一副你别瞒着了,我们都知道的表情:“老二呀,本事了也不能光惦记着媳妇呀,可别忘了你还有爸妈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走了,竟然这还有牛大娘不多嘴的时候?

    三个人都不太傻,听到这话多少心里有点数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准备的有点不足,才到田野家门口,朱大娘就冲出来,疯魔了一样,拉着田嘉志就问:“钱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什么钱?你给过我钱吗?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你挣的钱呢?”

    田嘉志听到这话深吸口气:“我拿什么挣钱?”

    朱大娘指着田野:“不挣钱,你拿什么东西买这些,你个昧良心,不孝顺的,你吃里扒外,咋这么不是东西呀,我白养你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田野就知道,生活好了,肯定有这么一处:“大娘,我家里的东西,我自己花钱买的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你都把老二招出来了,你咋好意思要钱呀?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他还没成亲呢,挣钱就应该给老娘的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没成亲,你咋好意思让老二吃在这边呢。吃别人家的,挣钱给你们家,大娘你也忒算计了吧,这事儿子吗?”

    田嘉志把手里的东西给田野:“我先回家了。小武你也回吧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在怎么看朱大娘不顺眼,也得给老二面子。什么都不说了。

    原本的时候,田嘉志一门心思的跟朱家两口子闹气,不觉得让田野看到这样的场景怎么难受。

    可自从放下这点心结之后,田嘉志就不太愿意让田野看到这么不堪的一面了。

    田野不知道田嘉志什么心思,搀和他们老朱家事,她是不愿意的拿着东西就准备进家门。

    朱大娘看着新买的大红的洗脸盆,哪干呀:“你别走,那是我儿子的钱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大娘,你哪那么大的脸。”

    田野站在家门口,对着朱大娘一点都落下风:“大娘,就是成了亲,也是过我田家的日子,这东西是不了你家的。”说完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这次要是不能把朱大娘这股子歪心邪气给打住,往后他们家的东西,还不都得认定是他们老朱家的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只觉得脸上臊得慌。

    田嘉志更是直接,拉着朱大娘就回家了。这阵子锻炼出来的一身力气还是管用的。

    朱大娘看着田野手里的东西不甘心,都是好东西,在家里哭闹,就同田嘉志要钱。

    朱大娘平时还成,可外面传的忒邪乎,说是他们家老二手里那都有百上块钱了,现在这年头盖房子也就二百块钱就下来了,朱大娘能无动于衷吗。

    别忘了二百斤粮食就能把儿子给招出去的。

    往日的形象好,只能说没有足够让她毁形象的诱惑。

    在朱大娘看来,儿子是他的,儿子的钱那也是他的。

    招出去这事不过是个形式,她就得了粮食了,哄一哄,儿子那不还是她的吗,儿子身上可是流着她的血呢。

    谁知道,从沾上丧门星的那一天开始,儿子就不是原来的儿子了。

    都是隔壁的丧门星给闹腾的。

    朱家哭嚎闹腾的厉害,田小武跟着田野一块进的家门,帮着田野把水泥放下来,听着隔壁的动静头一次在田野面前不那么跩。

    反倒是安慰的说道:“老二家里要是不这样,也不能招到你家来,二儿改名字的时候,可难受了,就是没在你跟前让你看出来。你可不能因为这个,对二儿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,你成天的说我配不上你家老二,今儿终于知道,谁配不上谁了吧,不过随便表态得慎重,话题直接歪楼了:“都改名了,你咋还叫老二呢,”避而不答。

    田小武瞪眼,这丫头关心的问题都不是时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