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章 改厕
    田嘉志心细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田野在小武面前从来都不抖机灵,也没有跟他说话时候那么多,那么随意。

    田嘉志从来就是个心里有数的,这才能把这点发现闷在心里。两人过了一个消停的阴天。

    田野心里哀嚎了好几次,男人这么仔细做什么呀。

    在田嘉志跟前,自己就跟个漏斗一样。亏得相处时间还不算是太长。不然早晚漏相。

    突然就觉得田小武那样的二百五也挺好的。给吃就吃,从来不多想。

    好日子没过上几天,田小武从姥姥家回来的时候,确实有点收货,不过也就是订出几个猪槽子而已。

    田嘉志跟田小武盘算了一遍,给那边送猪槽子用自行车肯定不行,还得用队里的大车,这一来一回的,光路上开销就得几块钱。

    还得是队里白给用的情况下,余下根本就落不下几个钱。所以这个买卖不合算。

    田小武唉声叹气的:“这也就是个顺脚时候的活计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忍痛做放弃的打算:“算了,以后咱们找个长久的营生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一脸的遗憾:“那不是遭禁我这才出师的手艺吗。”

    田野冷嗖嗖的来了一句:“你这活计称不上手艺呢,真不遭禁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去,男人说话呢,有女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然后兴冲冲的对着田嘉志露出来胳膊:“看到没一身的肌肉,比我哥都壮实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跟着得意,凿石头虽然活计粗糙,可田小武他俩可真是长了力气,看着跟大小伙子是的。田嘉志最近对自己的身材,比田小武还得意呢。

    暗搓搓的拿自己跟村里差不多大的比,感觉自己爷们了呢。

    田小武高兴:“就冲着这个,以后我没事就凿几下石头。我哥都说肯定是抡锤子抡出来的好身材,可羡慕我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两人想到了什么,都看向了田野,尤其是抡锤子的那只胳膊。

    对男人来说肌肉那是壮实,对女人来说,肌肉这东西咋说好呀。

    田野的胳膊还好,没有那么邪乎的肌肉鼓着,可要是同一般的姑娘比,肯定也没有那么纤细,田野感觉还行,能看得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让两个半大小子这么看着,明显你就是怪物的眼神,田野能痛快了吗:“看什么看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扭头,不太好意思的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田小武这个没眼力见的,非得绕着这个话题:“丫头不是我说你呀,姑娘家,也有这么一身肌肉可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我身材什么样,我犯得上跟你解释吗,不过还是顶了一句回去:“没有一身肌肉,能帮你们劈石头吗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跟着说道:“咱们乡下人,壮实点有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怎么看着都有点讨好田野的意思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看到没有,也就是我们家老二,不嫌弃你。有内涵,知道女人不能光看模样。你可长点心,对我们老二在上心点,上哪找跟老二这样能容你的男人去。”

    田野深吸好几口气才压住心里的愤怒。扭头就走了,好险没有撸着胳膊让两人看看自己有没有纠结的肌肉。

    人说没有不透风的墙,田野他们这边闷声发财,开始的时候外人也就是猜猜,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挣了多少。

    可他们不说,不等于别人不说,比如隔壁村的牛石匠,田小武他们弄出去多少猪槽子,他心里还是有数的。

    光他们一个村,田小武他们几个就得整六七十块钱。相当于断了他的进项,能痛快吗。

    话里话外都是酸的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的消息就传的上岗村了。别人听了顶多就是酸酸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听了,嘴上不高兴,心里还是得意自家儿子能干的。

    可到了朱家的人的耳朵里面,这事基本上那就没法在容忍了。

    儿子挣钱了,他们可没看到。原本朱大娘以为三五块钱,忍就忍了,听到这个数字,险些没疯魔了。

    虽说儿子定亲招出去了,可那不是还没成亲吗,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儿子呀。

    一群的妇女洗衣服的时候,羡慕朱大娘:“嫂子,你家二儿可真是本事了呢,今年虽然是旱灾,有二儿这钱填补着家里,今年你家可是不发愁了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脑袋嗡嗡的。端着洗衣盆子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回家把田嘉志的行礼,铺盖给翻了个遍,连西屋都没有放过,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朱大娘满村子的找儿子,心口堵着一口气,别提多憋闷了。说个媳妇进门,五十块钱里里外外都够了。那是多少钱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同田野早就算计着这几天去城里一趟,家里锅碗瓢盆都要添置点,不然田小武在这吃饭都没有多余的碗筷。

    三人一早就去城里了。添置好锅碗瓢盆,生活用品,田野特别留意了城里的厕所,虽然不是挺理想,可跟他们上岗村的厕所肯定是有差距的。

    男女厕所分开的,田野没法在厕所里面鼓动两人回家,翻修厕所。

    只能在厕所外面来回的绕圈,以表示对城里厕所的喜欢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田野绕着厕所不走,担心的过来:“吃坏肚子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懒驴上磨屎尿多,有没有点出息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恨不得把这人给踹出去,怎么就他说话那么好听呀。

    田野:“这里连厕所都好,干净,也不知道怎么弄得,咱们家里能修吗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你咋那么事多呀,有地方让你拉,你讲究个什么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跟着田野绕着厕所:“就是占地方,费工夫,不是挺难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咱们家里弄个小点的,占不了地方。”

    然后傻傻的加上一句:“算是把城里的东西搬家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你可真出息,搬什么不好,搬个茅坑。”

    田野都想揉额头,咋就想把这人给塞茅坑里面去呀。

    田小武瞪着眼睛二五八万的:“看什么看,茅坑就茅坑,厕什么所。”

    田野后悔自己说错话了,还是不够接地气呀,指着墙上的字:“那边写着呢,人家城里人就这么叫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冷哼:“显摆你认几个字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好了,田野说的也对,这样的厕所多干净呀,我再进去看看,反正这阵子也没事,试着修修,能弄上就弄,弄不上就当练肌肉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老二哪有你这样惯媳妇的?啥都听她的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心说,我一个爷们不如女人呢,这点要是在做不好,还能干什么呀,不就是个茅坑吗,想法我也得给田野弄回去。田小武这个没媳妇的小子,不懂。哼。

    田嘉志已经拉着田小武进了男厕所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