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三十七章 听话媳妇
    ,!

    朱大娘连面上那点情分都不愿意同儿子维持了,也不知道怎么就到了现在这样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真的就是随口说说,可现在明显不是,她是真的觉得二儿子生分了。她亲近不起来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你个女人在家里,洗洗衣物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甩开门就进了东屋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老二呀,见天的在别人家吃饭不合适,明天记得到时候回家吃饭,你妈家里外面的不容易,没空出去找你们兄弟回来吃饭,记得到时候自己回来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想说他都在外面吃半个月了,现在才想起来不好,不觉得晚吗?

    要不是有田野家那边,是不是他的饿死外面呀。一句话没说就进屋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睡着的时候还想着,田野说的真的很正确,摔打没劲了,回家就睡,天大的烦恼都没有精力想。

    第二天田野早晨起来洗脸的时候,看着水盆里面的自己,在涂抹草籽粉米汤的时候,就有点下不去手,这眉眼多好看呀。

    叹口气刷刷几下子就把自己给抹好了,权当是防蚊虫了。

    六月天,到处都是苍蝇蚊子,烦不胜烦,田野最想改造的就是家里的厕所,原本的时候,怕大队长发现端倪,没有指望,她也就不想了。

    有田嘉志田小武两人之后,田野心思就活络了。

    回头一定要找机会带两人去城里的厕所看看,到时候要改厕所也有个说辞。

    田嘉志过来的时候,田野正在纠结头发要不要摸两把米浆水呢。

    一时不注意,进来的田嘉志就看到田野抹脸的米浆水了:“你,你,你就用它洗脸呀。”

    难怪把脸洗成那样。

    田野脸色不太好看,斜了一眼田嘉志:“昨天晚上摔的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默默的不开口了,纠结的看了一眼米浆盆:“真的管用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祖传的法子,不许说出去知道不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桃花眼看向田野,你家连着祖宗就你一人,你怎么说怎么是吧。不过在田嘉志的瞪视下,头发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老实了,田野开始拿桌子吃早饭,回头该上工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差异的看着田野:“今儿天吃饭晚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虽然早早的过来,可都是掐着田野吃过饭的时候过来的。不想给田野填负担,也不想让朱家省了粮食。

    田野拿出来两个碗,示意田嘉志一块吃。田嘉志有点尴尬:“不用,我吃过饭来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你分那么清楚做什么,家里粮食还是你换来的呢,你这个年纪,正长身体呢,吃的少了,将来个头都比别人矮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把鸡蛋羔子碗塞给田嘉志。

    田小武他们出去换猪槽子的时候,要的最多的是钱,余下的就是粮食,偶尔还能换回来鸡蛋,因为这个,田野没少把空间鸡蛋私带出来给两人吃。

    田小武粗心,给吃就吃,从来不多想。

    田嘉志心细,看着田野见天的给两人吃鸡蛋,有一次就询问田野:“鸡蛋还够吃么。”

    从那以后田野就不给两人吃煮鸡蛋了,换成蒸鸡蛋,这样的话至少在个数上没法查证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年头油水不够,田野最愿意吃的就是炒鸡蛋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一大碗的鸡蛋糕子有点无措:“这么一大碗,得几个鸡蛋呀?”

    这人就不能只吃不说话吗。

    田野:“水放得多,两个鸡蛋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先是惊奇两个鸡蛋能弄这么一大碗鸡蛋糕子,再是心疼,那也两个鸡蛋呢,一大早就吃多奢侈呀。

    在他们家的时候,也就是过年过节的时候,桌子上有鸡蛋,多夹两筷子,都要被朱大娘斜两眼,没出息,就知道吃。

    田野看着这人不动,忍不住皱眉:“能看饱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才默默的拿起筷子吃。

    早饭过后,田野就去上工了,田嘉志今天要去队长家帮忙,摘了黄瓜带着,两人一块出门。

    遇上同样出门的牛大娘:“哎呦,老二一大早的就来媳妇家了,手里拿的什么好东西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直接过去跟牛大叔一起上工,反正田嘉志肯定不会让牛大娘占便宜的,田野对这个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都走出去老远了,还听到牛大娘绕着几根黄瓜说话呢,田嘉志该怎么回话怎么回话,黄瓜始终没到牛大娘的手里。

    田野都佩服田嘉志这分本事,当初两人定亲的时候,这人还个闷不吭声的主呢,这才跟着田小武出去倒腾猪槽子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连牛大娘都能应付了。

    同田野一路走的牛大叔,深知老妻那点品性,跟在田野身边一阵的局促:“丫头,这朱家二小子越发的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知道田小武同田嘉志两人做的事情虽然隐蔽,可村里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之所以没人开口攻歼,还是沾了田小武这个上岗村衙内的光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村里人不知道底细,没觉得他们能挣什么大钱,不然哪有现在的消停日子呀。

    可牛大叔同朱家肯定是多少知道那么点的,不然隔壁朱大娘也不会对田嘉志越来越冷淡,任谁知道自家儿子外面挣钱,结果家里一毛钱都没有看到心里也不舒服。

    要不是朱大娘跟田嘉志闹得僵,没有立场,怕是早就跟田嘉志要钱了。

    不过让田野看着,这事早晚而已。

    没钱让人挠头,有钱一样让人挠头。好赖三人配合的不错,田小武田嘉志两人起早爬半夜的赶工,眼看着猪槽子这活,就快结束了。

    田野不吭声,牛大叔他们都习惯了,这丫头话少,再说了,说道朱家二小子,丫头肯定也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好在两人走远了,听不见那边的对话了,牛大叔自在多了。

    田野想摊上这么婆娘牛大叔也是没法办。

    没有了,牛大娘的干扰,牛大叔才看出来田野跟平时不太一样,刚好走到村口,出去上工的人都在这边结伴一块走。

    牛大叔:“丫头,你这头发今儿看着不太一样呀,利索多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笑的有点腼腆:“嗯,老二让我这么整的。”

    边上同辈的人起哄就笑开了。这里面虽然有调侃,可善意的多。

    这就是有家族依靠,跟没家族依靠的区别,别看田嘉志招赘他们家的,可就这么一个屁大的孩子给自己顶门立户,在村里,田野就是不一样的身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