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三十六章 改变
    ,!

    人一走神就爱说实话,心里想法就秃噜出来了:“早晨起来要洗脸的,隔上两天就得洗头,大家都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摔跤的时候说这个,田野一时间脑子不大好使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明天早晨开始洗脸吧。”

    田野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的,合着真的把自己当成山顶洞的野人了,不知道洗脸洗头,在这小子心里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呀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来,自己往日的形象,似乎真不咋招人待见,邋里邋遢的。

    朱大娘虽然对田嘉志不好,衣服穿的不合身,可出门的时候都挺利索干净的,这样一个正常发展下的孩子,到底用什么心情跟自己另类生活理念相处的?

    这是准备开始带自己走向正常的模式吗。

    咳咳,又跑题了,田野:“我是没爸妈,不是野孩子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有点不好意思,看了田野一眼赶紧的低头:“可能是洗的不对,眉毛都糊在眉棱骨上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下意识的伸手摸向眉毛,就说这小子刚才怎么愣神那么大半天吗。

    马失前蹄竟然露相了,怒瞪田嘉志:“我喜欢那样装扮,不许出去胡说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向田野,有点委屈:“我肯定不出去说,不过糊着眉毛不好看,你为什么喜欢呀?”

    为什么,为了能安生过日子,跟个屁孩子说什么呀。

    冷嗖嗖的瞟过去一眼:“你懂什么,我眉毛好看吧?”

    田嘉志点头,然后不太好意思的把脑袋扭开了。

    田野还是比较欣慰的,这么多年藏头盖脸的,她又是朝气蓬勃的时候,怎么能不好美呢。犹如锦衣夜行呀。

    看吧就露了一个眉毛,就把这小子看的不好意思了,都露出来铁定妥妥的大美人。

    是个女人都会为了容貌虚荣。

    田野脾气都跟着好了不少,愣是从威胁变成了忽悠:“就是因为我平时把眉毛糊着,眉毛才这么好看的,就跟城里人涂红嘴唇一样,懂不懂。我这是保养呢。”

    肯定不懂,没听说过这样的。

    不过田嘉志不会在田野跟前说不懂,懵懂的的点点头:“你都糊了这么多年了,能让我看看你不糊着的时候啥样不?”

    这都没给带歪,田野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为什?”

    田野随口忽悠:“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?练功的还讲闭关呢,露相了那不就等于破功了吗,让你看了,这么多年白糊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郁闷,一听就是忽悠自己呢:“你听谁说的,这书在哪,我怎么没看到。你哪来的那么不准许?”

    田野抵赖到底:“那么一摞书放在书桌上,谁让你不看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心说难道真有这样的书,不对呀,田野才认几天字:“就是有书,你能认识字。”

    就说不能一个屋檐下生活,看看这都漏洞成筛子了:“我爸认字,教过我。好了,好了,别管了,往后不许盯着我模样看,懂不懂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继续赖在草席上,累的眼皮都懒得眨一下:“你是不是怕孙二癞子那样的人呀,没事,往后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替田野心酸,一个人过真不容易,他们家虽然他过得不容易,可好歹有爸妈护着,打狗看主人。

    他除了被爸妈不看重,比朱老大朱老三差点之外,没有外人敢欺负他的。

    田野就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换成田小武可能不会对这一声轻哼怎么想,换成田嘉志就不一样了,这人心思深,想的也深。

    自己凭什么说护着人家田野呀,他们老朱家倒是人多势大,他如今招出来了,而且他向来都靠自己的。

    难怪田野就是哼了一声,田嘉志挺认真的对田野说:“你等着,我肯定让你能靠我。”

    田野倒是不知道,这小子还能有这个念头,让别人背负自己的喜怒,安危,两人关系没那么深厚:“也不是,我就是不太愿意收拾而已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眼神亮亮的:“往后稍微收拾收拾。”

    田野拿起锤子那边干活去了。收拾什么收拾呀。

    不过往后也不能总这么遮着盖着的了,突然就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出去肯定不合适。

    有田嘉志这小子倒是正好,就说这小子看不得自己埋汰,今儿变一点,明天变一点,不显眼,时间长了自自然然的就模样就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田野:“再说吧”

    三字给田嘉志无限的希望,跟着身上都有力气了,一个轱辘爬起来:“我去给你打水。”

    田野凉凉的开口:“看来你还有力气,在练会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这次被摔的最惨,回到老朱家门口都是扶着进去的,田野这丫头可真狠。

    想当初自己还以为这丫头多厚道,多憨实呢,相处久了才知道,这丫头的不厚道,小心眼那都是藏在憨面相底下呢。比自己还小心眼呢。

    想到当初她收拾王寡妇,收拾孙二癞子,这哪一样是厚道人能做出来的呀。

    村里人都说田野昏天地黑的不讲道理,让田嘉志说,这人外面混,里面精,全占了。

    朱铁柱两口子难得等着儿子回来呢,看到田嘉志这么一副别人给打残了的样子,本来两口子就不太好看的脸色,更加的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因为二儿子同男人生气,打心里就没好气呢,看到田嘉志这个样子更来气:“成天的往外跑,弄成这个德行回来,也不知道都干什么去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扭头就想进西屋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老二呀,怎么弄得。”

    要是放在刚定亲那会,田嘉志肯定说,隔壁丫头打的,为的就是让两口子内疚,闹心。

    可现在田嘉志不在乎这个了,他就是让狗拆了,他妈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而且他为什么因为这些事情败田野的名声呀:“摔的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本来挺多话要跟儿子说的,想到隔壁每天晚上的砰砰砰声,在看到儿子一身的狼狈,朱铁柱愣是没能说出口。

    朱大娘一双脸上刻薄,嘴巴说出来的话跟啐了毒一样:“整天的摔打,衣物不用我洗呀。”

    谁家亲儿子,不问问怎么摔的,反而担心衣服呀。

    朱老二回答的更痛快:“明天我自己洗,而且你也没帮我洗过几次。”

    自从娘俩上次对话之后,气氛就更冷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