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三十五章 火眼
    ,!

    忍无可忍之下,田野不得不做出决定:“我还是先洗洗头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舒口气:“对,对,对,先洗头,洗干净了就好梳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从梳头发开始,就憋着一口气,分开之后,才各自偷偷的把这口气喘上来。

    田野是疼的,田嘉志不知道为了什么,给田野梳头的时候,愣是不会呼吸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院子里面的事情都是默默的在进行,田野不太愿意洗头,这么一个发型弄出来不容易。

    不过田嘉志先是买鞋在是梳子,自己太不给面子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最近才接触,可田野知道田嘉志对钱看的多重。算了,自己总不能永远盯着鸡窝头呀。变就变吧,反正她都定亲的人了,也没有闲人敢惦记了。

    田野洗头的时候,田嘉志忙前满后的,早早的就兑了一瓢温水在边上等着给田野冲洗。

    田野都不好意思说不用。

    等田野的头发擦干了之后,田嘉志手心冒汗小心的把梳子往田野的头上梳。

    田野脑袋左右一甩:“不用,我看着挺清爽的。”

    确实挺清爽的,田嘉志有点可惜,自己的梳子用不上了。

    不过田野的头发这么顺溜下来,竟然黑黑的,软软的‘没毛的黑猴精’这句话,跟田野就没有搭边的地方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田野的头发有点失神。咋就那么不一样呢?

    田野不太自在:“咳咳,是不是到了摔跤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又想收拾自己,这段时间的摸索之后,田嘉志心里多少有点谱,他闹腾的厉害,晚上两人练功夫的时候,田野摔他的次数就多。

    这个闹腾,包括自己跟爸妈那边的闹腾,田野不会说他性子别扭什么的,只是摔跤的时候下力气。

    最近几天,隔壁没事,他也不别扭的时候晚上摔跤田野摔的就轻,草甸子给垫的都厚。

    这是田嘉志自己摸索出来的规律。

    田野凝眉,走神呢: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田野太专注了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田野望向田嘉志,田嘉志:“别动,我看看这边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拿着小梳子在田野的眉毛上刷刷两下。

    田野心说,不对呀,自己脸上摸着草籽粉,连虫子都不招的:“抹上黑了吗,没洗干净。?”

    田嘉志有点傻眼,田野的眉毛都是黏在脸上的,所以以往看着塔塔的跟两坨虫子一样。

    刚才洗头的时候可能把眉毛打湿了,他用梳子顺了两下,田野的眉毛顺贴贴的露出来眉形了,就光是一道眉毛,愣是让田嘉志看傻眼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形容,反正就觉得光看眉毛,就觉得田野比村里见过的女子都好看。

    呆愣的时间有点长,田野不太舒服的凝眉,就那么轻轻的一下,看的田嘉志心都跟着拧了一下,手上都哆嗦了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田野纳闷:“我也没做什么呀,怎么把脸蹭黑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小心的用拇指在秀气的眉毛边上擦曾两下,见证奇迹的时刻出现了,田野眉毛上边上擦过之后,下面的皮肤竟然有些白皙。

    田嘉志福至心灵的想到那两次看到的白净面容,根本不是癔症,田野真的挺白的。

    田野终于感觉出来不对劲了,刷的就把田嘉志给推开了,好吧没有控制力道,田嘉志被推开的比较远,要不是后来身形稳住了,一个屁蹲是跑不了的。

    田野怒目:“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田嘉志被田野横的有点气短,说话都没底气,明明自己也没做什么吗:“我就是看着你收拾收拾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废话,田野:“不收拾就不好了。”这简直就是无理取闹的找茬,

    田嘉志不吭声了,不收拾也行,那不是别的姑娘都知道打扮吗。

    心里估摸着,今天晚上肯定要被摔的很惨很惨。

    不过田野的头发这样自然的在头上真的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田野把手头上的活计都给放下了,就不该大半个晚上都浪费了,拉着田嘉志:“咱们该练练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仰头望天,就知道是这样,平时一副好脾气的样子,可心里有本小账,不顺眼了就拉你练功服。这人可没看上去那么大度。

    田嘉志抿抿嘴,死赖在那边不动,又不是傻:“我还是先干活吧,还早呢。”

    田野嘎巴嘎巴的攥拳头,诱哄着说道:“练过功夫在你干活也是一样的。你不是想要一身的好力气吗?”

    田嘉志低头,就没好意思说,我现在都怀疑这种说法了。

    不过跟田野每天晚上对练一阵子,他确实抗摔打了,不说别的,被田野扔出去的时候,基本上已经能够找到最不痛苦的落地方式了。

    偶尔还能用双脚落地,这就是唯一的长进。

    田嘉志再抬头的时候,眼里的怀疑一点都没有,软软的同田野说道:“可是练过之后,我就没力气在拿锤子了。”

    那倒是,田野每天都尽心的把田嘉志摔的一点力气没有了才让回家呢:“没事,剩下这点活我来就成,功夫这东西要的就是坚持,一天都不能落下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田野说的跟真的似的,心说你就糊弄我吧:“真的,你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恼我。”

    田野挑眉:“没--有,那都不叫事,不就是被梳掉一把头发吗?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看手里的梳子,确实还有这么一茬都忘记了,叹口气,躲不掉了呢:“哦,我先把这边的东西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至少十五分钟,田嘉志觉得脑袋都是晕乎的,被甩出去的距离似乎比往日远的多。

    实在是没有力气了,躺在草甸上撒赖:“你确定你不是在报复我帮你梳头发疼了吗?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本来我挺心疼你的,想着今晚上摔的温柔点呢,可你没事找事,活该。

    认真的点头:“肯定是为你好,不敢说你练过之后变成高手,可肯定耐摔耐打,而且身体健壮,再说了,就你那点心胸成天七想八想的,摔过之后回家,是不是能睡个好觉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田野一边清秀的眉毛,总是走神,摔地上都不觉的多疼。浑身还热乎乎的,自己都觉得今天特别的抗摔。

    别说田野说得对,就是说的不对,他也只有点头的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