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三十一章 互助
    ,!

    因为田嘉志跟田小武都跑神,两人手上都没有干出来多少活。

    田嘉志有点没斗志:“小武我们两个,用了大半天才劈出来一个呢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熟能生巧,我劈的多了,有经验。再说了我也不用歇着。”

    还把胳膊抬起来,给两人展示一下,瘦瘦小小的,就没看出来哪来的那么蛮横的力气。

    两人扫了一眼田野的胳膊,个子沉默。

    田小武揉着胳膊,暗自对比一下,自己典型的光长肉,没长劲儿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他们两个说是劈半天,可加起来也就一个小时的活计,后面胳膊酸的就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看着天色不早了,就先走了,回去晚了,她妈又开始唠叨。

    田野擦擦手,例行的开始摔打田嘉志。这项活动因为下雨的缘故,停了几天。

    今天在被摔的时候,田嘉志就觉得没有前几日的时候适应,浑身跟散了骨头一样躺在草甸子上:“果然是要坚持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忽悠人:“那肯定是。”

    想要拉田嘉志起来,田嘉志在草席上撒赖:“定亲是大事,往后你可不能把退亲挂在嘴上。”

    田野没当回事,村里人保守,谁家丫头小子退亲了,比现在离婚还让人嚼舌头跟子呢。

    田嘉志这小子面嫩,怕人议论也是应该的,所以说等过几年他们都大了,离开了上岗村在说退亲的事情,对他们影响都不大。

    田嘉志见田野不开口,越发的认为田野不拿定亲当回事,特别强调:“无论因为什么也不能拿亲事说话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忘了这小子招亲,退亲的话传出去更不好听:“好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满意了,田小武说的对,不应该自己生闷气,媳妇不懂事自己教就行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从明天开始,我教你认字吧。”

    田野没吭声,没这个必要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以为田野不好意思:“你不是留了那么多的书吗,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在田嘉志看来,这些书就是田野想要识字的证据。

    田野不好回绝,只能顺口说道:“好呀”

    田嘉志起来:“你帮我练力气,我帮你认字。就这么说定了呀。”说完就跑了。

    田野摇头记得她这么大的时候,学校里面也是这么互帮互助的,他们这算是组成了互助小队?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日田野白天上工挣工分,早晚就忙着劈石头,凿猪槽子。

    后院园子的农活都是田嘉志帮着干的。

    这小子专门等朱老大去后院干活的时候,才拿着锄头出去刺激人,弄得朱老大在家里天天的酸吧唧唧的挑刺,田嘉志愣是搭理都不搭理这小子。

    让田野看着,田嘉志这小子怕是找到了乐趣了,朱家两口子让他不痛快,他就想着法的让朱老大不痛快。

    下雨过后,上岗村似乎又恢复了些许的生机。

    牛大娘不止一次的到田野跟前说:“丫头呀,我看着今年的粮食还成,你说朱家两口子会不会后悔把儿子招你们家去呀。”

    就没见过这么挑事的女人,碍着你什么了。

    田野对牛大娘的关心也是无语了,根本就不想搭理她,奈何牛大娘执着的在田野跟前三番两次的说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田野:“大娘,你要是真的想知道,不然我去朱家帮你问问?”

    牛大娘不说话了,好半天才缓过气来,想到田野性子憨,可别真去问呀。

    朱家的嘴巴厉害着呢,到时候还有她的好呀:“丫头可不能问呀,大娘这不就是替你担心吗,你说你好不容易有这么一门亲事,我看着朱家二小子对你还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用‘好不容易’形容自己的亲事,田野不爱听,感觉回到了大龄剩女的年代,田野:“我看大娘着急上火的,问问省的你担心。”

    牛大娘:“你这丫头诚心挤兑大娘呢是吧,看以后谁还为你着想?”

    田野低头就走了,没有你搅事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自家院子里面田嘉志他们两个凿石头,凿的热火朝天的,到底是年轻人有朝气,那么辛苦都忍下来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昨天还得意洋洋的跟田嘉志显摆,胳膊上隆起的一嘎达肌肉呢。

    田野回家依然有热饭吃,田嘉志本来还坚持要回家吃饭,找气生呢。

    可田小武这小子心大,三人分钱的时候给田野这边留了口粮,大咧咧的就在这边扎根了。

    让田小武跟田野一块单独吃饭,田嘉志都顾不上同朱老大斗气了。自己还是留下来的好。

    饭后歇着的时候,田嘉志就拿出来小本子教田野认字。

    田小武一般时候都在边上叽歪,说田嘉志太惯着媳妇,有那功夫还不如出去劈石头呢。白瞎了丫头一身力气。

    田野每次都需要深呼吸才能把怒火压下去,田小武这不是东西的,比地主老财还黑心呢,真拿她当牲口使,一会不想让呆着呢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田小武说的过火了就堵他一句:“大中午的,大家都睡觉呢,乒乒乓乓的,那是扰民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立刻贼贼的过来:“咋的,你这事跟你哥和解了,不折腾他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黑脸:“他根本就不在家里睡觉,都要搬到知青点去过了,我那是怕回头村里人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田野跟着点头,他们要不是占了田小武这个小衙内的光,光村里人眼红就压不住,怕是早找借口给他们添乱了。所以说田小武等于吉祥物呀。还得忍他。

    当然了这一切都是田嘉志带来的,不然田小武那小子同她绝对是气场不和。

    天长了,中午休息休息挺好的,田野怕他们两个屋里热,拎了一桶井水进去,给屋子降温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不用,放你屋里吧,我们两个没那么娇气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我屋里通风,凉快着呢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嫌弃两人墨迹,嘴里啃着黄瓜拉着田嘉志就进屋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不知道客气为何物:“你家的黄瓜长得比别人家的快,晚上我摘几根回家添菜。”

    田野把开花的黄瓜秧移出来的时候,就想好了说辞:“我家里有井,浇水方便,长得比别人家着急点。”

    田野算计着呢,她家的黄瓜同别人家里就差了半个月的季节,不会显得突兀,再说了村里就她家有井,这个说辞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