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三十章 受气
    ,!

    田小武眉毛都要炸起来了:“她敢?”

    王大牛劝了半天,还让田嘉志小心点,两人就从王大牛家出来了,实在是话题太生硬,田小武愤愤不平的直说要去找田野呢。

    出门田嘉志:“我就是应付大牛呢,田野对咱们啥样你不知道呀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有点蒙:“为啥呀?二儿我跟你说,咱们哥们在家里受气,这名声传出去可不好听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抿嘴,头一次不太好意思在田小武跟前说自己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转眼田小武就悟了:“啊,你是想让你爸妈愧疚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看田小武,他没这么想,不过小武要是这么说也行,反正他也不是很想解释自己这点心思。

    没吭声就算是默认了,田小武竟然也不再说啥了。

    谁让田嘉志有这么一个家呢。可怜的老二,往后怕是要背着一个怕老婆的名声了。委屈大发了。

    田野在家始终凿石头呢,到是没把朱家过来那点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也算是对朱家的一个表态,我不会听你的。我家的事情,我做主,我愿意凿就凿。严格意义上说,自己扰民了。不过这个时候没这个讲究。

    朱铁柱是个要脸面的,朱大娘同村里的妇人比着,也不是那么泼辣,要不是牛大娘挑拨,朱大娘刺激大了,也不回过来这边闹腾。

    她虽然想要朱家在身份上给自己加点成,可也是建立在大家平等互利的基础上的。

    田野心里明白着呢,她要是真的跟朱家好的一个人是的,田大队长那边都不乐意看到,如今这样刚刚好。

    等到田嘉志他们两个过来的时候,田野都已经把一个猪槽子底给凿出来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大惊小怪的:“这也太快了。你都不用歇着的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难得被田小武夸一句,脖子都昂起来了,拍拍胳膊:“有的是力气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撇嘴:“丫头家一身怪力,你还高兴呢,也就我们老二不嫌弃你。”

    田野就知道这小子嘴巴里面就不会说出来一句顺耳的话。

    田嘉志开始时候看到田野还有点不自在呢,看到田野这么自然,才在边上开口:“有力气怎么了,没有力气咱猪槽子能凿的这么快吗,人家田野一天挣十分呢。你别跟王大牛是的,这点见识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让田野一听,就是王大牛在背后嫌弃自己一身怪力了。

    让田小武一听心里茫茫然的,王大牛怎么了,也没说啥吧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话题很快被田嘉志给带过去了,递给田小武一把锤子:“你不是要凿石头练身体吗?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啊,是。”拿起锤子就开始凿。

    田野看着田小武手里的锤子,就得承认,衙内就是好,自己用镐头敲石头,人家田小武想凿石头,两天的功夫自家都三把锤头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过来田野这边:“我帮你磨猪槽子。”

    三人分工合作,效果惊人。田野眼角直跳,这不是以后的流水作业吗:“你们两个大概订出去多少的猪槽子呀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得意的再次眉眼翻飞,就是模样跟田嘉志比着稍微差了点,这小子面容稍微胖了点,不过胜在阳光开朗,一身的朝气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我们就刚走了三四个村,大概订出去四十个这样。你管这些做什么呀,你凿多少,我们就能弄出去多少,少操心。”

    田野翻白眼,刚才肯定是瞎了,这小子身上就没有让人能看上眼的地方。

    耐心分析:“这东西一家顶多要一个,用个几百年都不带坏的,多了没用,三里五村的家里都有了,凿多了也卖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听着确实是这么回事,胳膊都没劲了:“我们在到远处点的地方走走。”

    田野摇摇头,这个没脑子的。

    田嘉志脑子好使:“还以为是长期的买卖的。怎么跟砍架杆差不多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忍不住打击两人一句:“架杆还年年用呢,这东西石头敦子结实着呢,谁家都能用几代人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有点丧气:“我的大房子又飞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安慰两人:“那不是还有四五十个呢吗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怒瞪:“女人家家的懂什么呀,我听说,隔壁村的牛石匠让我们顶的,猪槽子也三块钱就卖了。”

    那不是早晚的事情吗。

    田嘉志想的远,这个不行还有下一个呢:“等以后咱们找一个长久的营生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这么好的营生怎么就不能去远着点的地方走走呢。”

    田野不好说,远处的人不认识你爸,不会给你这个衙内面子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得知足,还能做别的呢,怕什么?咱们哥两还能没事做?”

    田野:“我力气大,先凿给形状出来,里面我也弄个大概,细活费工,你们两个在家里的时候做,这样的话,我估摸着,能快点把这批东西赶出来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那敢情好,牛石匠就能少顶咱们几个猪槽子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也不用这么急,你白天还要去挣公分呢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挣什么公分呀,要我说,就跟别人是的,跑跑副业回头交给大队点钱,到时候就能跟大队的人一块分粮食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都不知道还有这事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咳咳,我也就是听说,你们可不能乱说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摇头:“不行,我是老百姓,不种地吃是什么呀。不能耽误挣公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你挣的公分,让你吃饱了吗,别忘了最近几顿饱饭,都是咱们自己挣钱换来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那我还喝粥,反正我得挣工分。”几句话把一个认死理,一根筋的憨丫头给释义的淋漓尽致的。

    把田小武给气的头顶都冒烟了:“怎么就跟她说不通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和稀泥:“田野说的也没错,既然是副业,肯定不能耽误正经事,等将来我们能十分了,肯定也去队里挣工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气的瞪眼,用这么讨好个野丫头吗,他们哥两自从头一次挣钱开始,就说好了往后要挣大钱的。

    不然田小武没事打听副业的事情做什么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挑挑眉,田小武就不说话了。哥两有这个默契。

    田野论起胳膊开始劈石头,一块块的石头劈出来跟刀切的一样,一个晚上田野就弄出来十来块。

    田小武看着田野就想起来,今天大牛说的话了,老二要是受气可咋办呀。不行完后得时常敲打田野几句。

    田嘉志完全就被田野力劈大石头的英姿,不对是身姿给吸引住了,可真好看,劈出来的石头好看,劈石头的人更好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