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九章 心机男 (还有一更)
    ,!

    田小武被朱老二拉着满大队的转悠,两人才发现竟然连个去处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以前没有田野家的据点的时候,也没觉得怎么不得劲儿呀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二儿,咱们不去凿石头了呀。我这才凿出来点门道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瞪了一眼田小武,提这个干嘛呀,心烦着呢。

    关键是他都这么恼恨田野了,竟然一门心思的想着田野现在做什么。连自己都恼上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后知后觉的看着田嘉志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没怎么,就想出来走走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心说,这几天他们哥两都走了好几个村子了,还走不累呀,任谁一看都知道田嘉志心里有事,一脸的失落。

    小心的开口:“二儿,那丫头你不随心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那怎么不去丫头家,我怎么觉得咱们哥两现在这样跟无家可归的野狗是的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抿着嘴巴:“你有家回。”意思我才跟野狗一样呢。连家都没有。

    田小武再憨也听出来了,田嘉志这是再说他没有家可回吗:“咋的,丫头给你气受了。”

    这人心眼直,从田嘉志定亲,改户头那天开始,就不认为田嘉志是朱家的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你能别总是想着田野那边行不,我是从家里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挠挠脑袋:“那有什么好生气的呀,你家里就那样,又不是头一次了。你想开点吧,再说了不是都想明白了吗,往后过好了,让他们上赶着巴结咱们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郁郁寡欢,心里这点事不想往外叨咕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好了,既然不是那丫头的事,咱们还是赶紧的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扫了一眼田小武,回去,连小武都把田野家当成了他家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这么以为的,可今儿听了田野的话,田嘉志才想到,或许田野不是那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‘退亲’那两字说的可容易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抿着嘴巴,脸上的肉绷得紧紧的:“早晚有一天我会盖上自己的大房子的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个蠢蛋:“肯定的呀,咱们哥两这买卖想要盖房子还不简单呀,到时候把丫头的屋子给拆了,连后院都圈进来,大房子里面咱们哥两随便折腾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心说那还不是在田野的院子里面盖房子吗,不过他盖的房子,要是把田野给撇开打心眼里都不愿意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可比田野有心多了。意不平,很是意不平,凭什么田野就对他不上心呀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二儿呀,你哪都好,就一样,啥话都不说出来在心里憋着,害的我还以为,你跟野丫头闹别扭了呢。我跟你说,媳妇不懂事你得教。不能这么憋着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说的你多有经验是的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这你就不懂了吧,我哥定亲的时候,我爸说的,媳妇到了咱们家,就是咱们家人,不会的,不懂的多教教就会了。不能跟媳妇生分了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说的话,那肯定是很有道理的,田嘉志想田野连学都没有上过,也没有出过门,能知道什么呀,连头发都不知道好好地梳顺了。可不得自己教吗。

    自己这么生闷气,田野也不知道,确实挺不合算的。

    田嘉志心情好了:“走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怎么就回家了呀,这都到大牛家了。好几天没跟大牛一块说说话了,走走走,咱们跟大牛说说话去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有点别扭:“怎么走这来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你不想回家,除了这边还能上哪呀?”挺无奈的选择好不好。他也不愿意过来看大牛甩大鼻涕呀。

    王寡妇看到田嘉志来他们家心里还是有点别扭的。

    不过有田小武在,王寡妇什么都没说,自家儿子有伴挺好的,再说田小武在上岗村还是小衙内呢。

    孩子跟队长家孩子能玩一块,村里人都乐意。

    王大牛挺热情的,憨憨的把人让屋里去:“小武,老二儿你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叫什么呢,叫大志。”

    王大牛有点局促:“我这不是习惯了吗。咋就叫大志呀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看看田嘉志,没好意思说酗伴连名在姓都改了,含糊的说道:“上学时候老师给起的大名,我们大志都是有媳妇的人了,还能叫小名吗,回头在媳妇面前能长点脸知道不。”

    王大牛:“还是小武知道的多,就是这么回事,往后咱们就叫大志,老师给起的名字,肯定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没上过学的人,对老师的崇拜就是这么盲目的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到王大牛可没有不再在,还想问问王大牛,对田野还有没有想法了呢。

    不过这话不能说的太直接:“叫什么都行,等我们成亲的时候,再请你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可真是老练,脸不红气不喘的,也就是能把王大牛这样的给压住而已。

    王大牛脸红:“老二要是请我,我肯定去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就是咱们兄弟谁跟谁呀,不过这还早着呢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气田小武不给力:“早晚的事。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说早晚都成亲,让王大牛,王寡妇往后别没事瞎惦记了。

    王大牛结结巴巴的:“成亲是挺好的,老二,你可想好了,你媳妇那么蛮横呢。”

    心有余悸说的就是王大牛了。明显两人就没在一个频道上,一个过来秀恩爱来了,一个担心酗伴被暴揍呢。

    田嘉志张嘴就想说,田野好着呢。

    可看看王大牛愣是把话给收回去了,换成了:“是横点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傻傻的看向田嘉志,横吗,他们俩说啥野丫头都听话,还不错呀。没觉得挺横的呀。

    王大牛有点担忧,田嘉志可是招亲,在碰上那么一个蛮横的媳妇:“老二,你不受气吧?”问的有点心虚,关键是底气不足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好半天才含糊的说道:“还能过。”让听的人忍不住想,肯定是受气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二儿你咋不早说呀,这丫头多大的胆子,竟然敢给你气受,不行我得找她去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眼角抽抽两下,王大牛:“别呀,小武,那丫头都横呀,你跟他讲理也讲不过呀,再说了,回头还是老二还的跟那丫头过日子呢,老二不是更受气吗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