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发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接济粮食,她到是敢想,朱大娘提都不提这个话题:“你,就是诚心的,老二呢,让老二出来,我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说道借粮食,也不吭声了。也想看看二儿子在不,怎么说。

    田嘉志不想让人为难田野,田小武一个没拽住就出来了,冷飕飕对着亲爸妈:“你跟我说什么,叫我回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,有你这么跟着外人合伙对付你哥的吗,还叫你吃饭,我还不如喂狗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抿嘴,死死地盯着朱大娘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别听你妈瞎说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我瞎说,好,咱们不说这个,我让你让她别敲打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冷着脸,薄嘴唇跟刀片子一样往外飞刀子:“我还没成亲呢,凭啥命令她。就是成亲了,我也是招亲,改姓,过的人家田家日子,只有听人家说的份,你亲自按的手印,别是忘了吧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缓了一口气坐地上就哭上了:“我这是养的儿子吗,我这是作孽了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为难的过来:“叔,婶子这是咋了呀?要是觉得亲事不合适,也不能这么闹腾我家来呀,咱们好好地找人说说那就退了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嗖的一下扭头看向田野,明知道这就是挤兑他爸妈的,还是心里不痛快,这丫头怎么把退亲说的这么容易呀。

    朱大娘盯着田野都忘了哭了,这丫头竟然想要退亲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丫头,做亲的事可不能这么随便说。”

    看了自家儿子一眼:“你妈给你留着饭呢,回家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不知道处于什么心理,看都没有看田野一眼,跟着朱家两口子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出门的时候还瞪了田野一眼呢。

    田小武出来忧心忡忡的盯着隔壁的方向:“你说二儿回去没事吧?”

    田野:“亲爸,亲妈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隔壁朱家,田嘉志坐在饭桌边上吃饭。本来他就是回来吃饭的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你跟丫头相处的咋样?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家里没我吃的,我就过去找口吃的,你觉得别人能看我咋样。”心说能随便说出口退亲的关系,能咋样呀。对这事耿耿于怀了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瞪着朱大娘说道:“就是这么回事,拿了人家粮食,儿子轰人家去吃饭,还敢去人家闹腾,你们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朱铁柱气的嘴唇都哆嗦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:“你咋不说你给人家做饭去了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冷眼看着他妈:“我留在家里给你做饭,你给我准备粮食了吗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家里没有院墙,就那么点粮食藏着锁着的,家里那点零嘴怕孩子偷吃,也都是锁着的,做饭都是开锁拿粮食的。

    田嘉志这话句句戳心。可家里条件就这样,能咋样呢?

    朱大娘不觉得自己有错。

    朱铁柱也不觉得有什么,谁家不这样呀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老二呀,谁家都这样,你妈也没有别的意思,丫头那边就一个人,你搭把手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低头吃饭,爸妈心里没他,说什么都白搭。

    朱大娘看着田嘉志一脸不服气的样子,就气不打一处来:“我这么手掐把拿的为了谁呀,还不是为了你们兄弟能吃的好点吗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放下筷子,很认真的说道:“你是为了老大能吃的好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眼睛直直的盯着朱大娘,一点都不回避。

    朱大娘被二儿子堵的心口疼:“你看看这孩子,你还不让我说,我怎么就为了老大了,我给老大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憋了十几年的一口气,看着朱大娘一点都没有认错的态度,突然就爆发了:“你给他白薯干了。”好吧,又一个过不去的硬梗。

    朱大娘脸色涨红:“我堵着你嘴巴不让你吃了吗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你锁着柜子,就不是怕我们兄弟拿着吃吗,那东西你从来只给老大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朱大娘被田嘉志说的恼羞成怒:“你咋就那么嘴馋呢,谁家小子跟你是的,为了一口吃的,就连爸妈都气上了。”这简直就是不讲理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我不馋,我也不在乎那口白薯干,你什么东西都偏心老大,我管不上,你不能这么埋汰自己儿子。毕竟这么多年,我没在家里吃过这东西。”

    丫头小子弄个嘴馋的名声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朱铁柱在边上听得脸色难看,看着自家媳妇心里不痛快,一样的儿子,偏着点没啥,可也不能这么偏呀。

    朱大娘:“咋就你这么事多,那不是也没饿死你吗,谁家不是指着老大顶门立户的,谁家不是紧着顶门立户的来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抿着嘴巴,憋出来一句话:“所以老二都该死,都要给你们家老大换粮食,过好日子做储备。”扭头就走了。

    连边上的朱小三都蔫搭搭的。老二过了就轮到老三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看着儿子走了,一点也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检讨,还挺委屈的:“你看看什么态度,这是翅膀硬了,管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你都公然表示一样的儿子,老大老二不能比了,还让人家怎么听话呀。

    朱铁柱叹口气,也不知道能说什么,都是穷闹得,要是他在本事点,东西多了,孩子也就不至于为这点东西闹腾了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柜子里面的东西别锁了,让孩子吃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就那么点东西,随便吃,够谁吃呀。老大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别提老大,你不是一个儿子,你是三儿子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从朱家出来,看着田野的大门口好半天,扭头就去找田小武了,想到田野今日说的退亲,田嘉志也不想搭理田野了。

    爸妈不亲,才定亲的媳妇能说出来这种话,肯定是没把这门亲事看的很重,至少认识上没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来说,今天的事情超负荷了。

    换成意志力不坚定的,没准就叛逆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现在的田嘉志,对于朱家两口子来说跟叛逆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不过对田嘉志本人来说,叛逆只针对朱家两口子的,自己个心里明白着呢。

    为了谁也不值当自己走歪道,一门心思的过好了,让朱家两口子后悔呢,他就要看看,顶门立户的朱老大将来能啥样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