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七章 出头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个气场怎么形成的,反正田野是真的忍不下田小武那小子动不动就说教的破毛病了。

    忍不住看向田嘉志,这小子可真是贼精贼精的,该说的都说了,还都是他想说的,惹人的还是田小武。

    他倒好中间是个老好人,在自己面前还一副这小子的话你别听的态度,自己要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,那不就让这人给哄了吗。,

    田嘉志被田野看的不太好意思:“我没事,多听听隔壁的闹腾才能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好吗,这还有促进伤口结疤的作用。

    幸好隔壁的朱铁柱是个拿事的,没让朱大娘继续给儿子心里划拉大口子,两句话就让朱大娘消停了。

    虽然气哼哼的,也不再叫骂了,可就一句话:“不愿意回来,往后就别到家里找饭吃有本事就外面野,你也别说我不给他留饭了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看着婆娘跟儿子较真的德行,都懒得骂他了,那是儿子不是外人,怎么就说容不下就容不下了呢。

    牛大娘这话绝对是对着他们院墙这边骂的,田野都觉得震耳朵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不吃就不吃,咱们往后天天吃肉,回头老二我两入伙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我沾光有肉吃。”这个说的真心的,不然她一个丫头片子天天吃肉哪来的呀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那边都说不过去,有这么两个能倒腾钱小子好呀,吃啥都不发愁,还有来路。

    田嘉志脸色愤恨:“不回去吃,凭什么呀?一天没成亲,我就得回家吃。”又跟自己较劲了。

    田野叹气,合着前两天朱大娘就不给田嘉志留饭了。真不想要儿子了呢。

    这小子吃的什么呀,不是饿了一夜吧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二儿别叫着劲儿,咱们又不是吃不上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正长身体呢,可不能拿自己的身体跟人过不去,那边的知青们不是说吗,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凭什么让他们顺心,都留给朱老大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你就当留给小四丫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不吭声了。田野心说,到底是血缘亲情吧。

    田小武难得赞扬田野一下,不过后面还要更正一句:“没事少听那群脑子有坑的知青胡咧咧。”

    田野再次确定,田小武跟她气场不和。

    一顿饭因为朱家吃的不是很开心,不过吃过饭之后,朱老二专门等朱老大回家,隔壁吃饭的时候,过去拿着大锤子使劲的砸石头。

    田小武还跟着起哄一块砸。

    田野算是看出来了,这小子就是天生的小心眼,这是自己吃不好,让朱老大也吃不好。

    可真是亲兄弟,戳哪疼都了解得比别人清楚。

    隔壁朱老大刚端起来饭碗,心惊肉跳的凿石头声就又来了。

    端着饭碗的手,都哆哆嗦嗦的,他也气自己,怎么就这点出息呢,放下饭碗脸色难看的嘴唇直哆嗦:“妈,他们是不是诚心的呀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发飙了:“你个没人教养的野丫头,还让不让人吃顿消停饭了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闭嘴,有事不会好好说嘛。”那是儿媳妇,哪能这么说呀。

    朱大娘:“她做事缺心眼,少德行,还不行我说了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要开口,让田野把嘴巴堵住了。

    明明田野的手一点都不软和,可田嘉志愣是觉得羽毛一样骚着他的嘴唇,隔壁在说什么都听不见了,连耳朵都通红通红的。

    田小武看着田野干拉扯他们家老二,立刻横眉怒目的:“干什么呢你?”

    田野撒手,田嘉志扭头看向别处,特别的看田小武碍眼,这也忒没有眼力见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不知道被小伙伴嫌弃了,对着田野横挑鼻子竖挑眼的:“你干什么呢,家里的事都得听老二的,还敢动手。”

    田野没好气的继续敲石头,管你隔壁叫唤什么呢,把石头当成田小武在敲打。干活都不累。

    朱大娘气的胸口疼:“我说的不好听,她把我当成婆婆了吗,诚心的,还在敲呢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看看大儿子惨白的脸色:“窝囊玩意。”

    背着手起身去田野那边,朱大娘立刻跟着一块过去,她要好好地说说田野。

    外面有人敲门,田野看看田嘉志还有田小武:“你们两进屋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不用,我自己说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老二呀,不太好,咱们暂且让一让。”

    然后对着田野:“可不许给我们老二掉面子,知道不?”

    田野:“我吃不了亏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还是不动,不过被田小武给拉进去了,还关上了屋门,进屋的时候对着田野:“别给我们老二丢面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气的踹了门一脚。要不是收着力气呢,没准今天晚上就得修房子了。

    大门打开,朱铁柱同朱大娘先后进门,朱铁柱脸色缓和,朱大娘那就是一张晚娘脸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丫头,吃了吗?”

    田野:“吃过了,大叔进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也没把人往屋里让,两块石头让朱铁柱两口子坐:“大叔有事你就说吧,我这里有点活计不耽误咱们说话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又开始继续手里的活计了,田野把态度摆的很明白,石头我要继续敲。

    朱大娘看着田野还继续乒乒乓乓的凿,心里就恼火了:“你这丫头咋这么不消停呀,天天乒乒乓乓的别人家不过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手上不停:“没法子,我要想过日子就得凿石头,不然家里没有粮食我吃啥呀?”

    要不是田嘉志在屋里呢,田野就说我也没有儿子换粮食呀。

    朱大娘脸色不好看,田野没粮食吃,粮食还不都是给他家了吗。

    朱大娘:“你说啥呢,我家老二还没成亲呢就给你做饭吃了,你还敢拿粮食说话挤兑我,我是你什么人你知道不知道,有你这么跟我说话的吗。让你别敲了,你就别敲了”

    田野:“你是我什么人?得认过亲才算,我敲石头过的是我家的日子,以后成亲也是过我田家的日子,大娘你不能插手我家过日子的。这个咱们字据上都写着呢。大娘你要是反悔,按照合同给我粮食就行。”

    按照字据得给这丫头两千斤粮食呢,朱大娘:“你想的美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丫头呀,你大哥这几天不舒服,听不得喧闹,能过几天在敲不。”

    田野脸色为难:“叔,怕是不成,家里粮食接不上了。不然叔你先接济我家点粮食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