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六章 指桑骂槐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田野进屋又拿了一个大碗出来:“回头你们去城里买几个大碗回来,家里就两个碗,你们两个人用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两个大碗,这日子穷的掉底了,连饭碗都没有,幸好有他们老二过来帮衬。

    想都没想,就嫌弃的开口:“放在过去,就该让我们男人先吃,哪有你们女人上桌子的时候呀,不过现在社会好了,关键是我们老二,大志,对你好,准许你上桌子。”

    田野都想把手里的的稀粥扣他脑袋上,肉都堵不住他的嘴巴。

    看着田野都不搭话,田小武这小子还认真的加了一句:“关键是我们老二还给你做饭,你满村看看,哪有我们老二这样的好男人,心里有点谱没有?”

    田野扫了一眼边上认真吃东西的田嘉志,难得认真的想,田小武这话说的顺溜,难道两人还特意在背后,套过词了,有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田野愣神:“吃呀,别管小武瞎嘚嘚,就厉害一张嘴巴了,你去队里挣工分,我不做饭谁作饭。啥都不干才让人笑话呢。”

    这个老夫老妻的模式,田野也不太适应,这小子对定亲这事适应的太好了。

    田野实在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把自己拙嘴笨腮的模式开启,认真的吃饭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在边上气鼓鼓的,觉得田野没表态,非常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不过这顿饭是三人合伙挣来的,吃的特别的香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饭就吃了一半,隔壁朱家朱大娘就骂上了:“老娘出去一天,你怎么连烧火都不会,养你就是让你给外人烧火做饭的呀?”

    朱小三抿嘴哭嚎:“我又不会烧火,我也没给别人家烧火呀。大哥不是没去上工吗,你怎么不让大哥做饭,再说了平时都是二哥烧火的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心里不痛快:“一个个把你们养大了,都吃里扒外。家里活不干,成天的去外面疯跑,老娘欠了你的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脸色沉沉的,本来就消瘦的刀削脸绷得紧紧的,田野都怕在使劲绷着能把骨头给露出来,把自己的碗递给田嘉志: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对对对,咱们都不干活了,挨两句骂也不疼不痒的,再说了怎么说这事也朱老大排在你前面呢。”

    可三人都知道,朱大娘指桑骂槐的就是在说田嘉志呢,也怪牛大娘下工路上的挑拨。

    田野想着,换成自己也得生气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等过节的时候,你早点接老二过来在你家多呆几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你想的到远,看着田嘉志表情不太好,为了缓和气氛:“不是应该接我这个新媳妇的吗?”

    田小武翻白眼:“你傻呀?去那边两人一块给人当牛做马吗?再说了你能跟别人比吗?你这是招亲,我们老二,大志是过来帮你顶门立户,当家作主的,你还不得好好地捧着,年节的时候接过来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吐槽:“你好意思说呀,这都赶上新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不服气:“我们这是新姑爷,比新媳妇差吗?”

    田野一个菜团子已经吃下去了:“你可真脸大,等你娶媳妇的时候,我会同你媳妇家讲的,过年过节要跟对新媳妇一样,高看你这个新姑爷。”

    看着两人斗嘴,隔壁的喧闹倒是不太上心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我家就那样,我也没那么多的想头,招不招亲的我不在意,总比守在一起饿肚子好。能过自己的日子就成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这农村孩子定亲早,成熟的也早,这话说得跟久经沧桑一样:“你这不是挺明白的吗。”

    问题是你们家愿不愿意让你过自己的日子。如今看来,你妈是不愿意的。没事就找气生。

    田嘉志也有想不开幽怨的时候,也想跟人说说心里的委屈:“可我在意他们的态度,怎么就我是个多余的呀?家里孩子多,老大他们捧着,老三他们宠着,合着我这个老二就该受着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二儿呀,咱们不跟他们生气,早晚让他们后悔去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耿耿着脖子:“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,我要混的比谁都好,让他们后悔。现在我就觉得离开他们挺好的,等回头咱们就把钱都换成粮食。”

    然后早早的成亲,因为年少脸皮薄,这话好歹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田野听懂了,看着田小武脸红的样子,估计也懂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小子显然理解歪了。不然不会脸色红成那样。

    田小武结结巴巴的:“二儿,二儿你也不能这么心急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怎么不心急,他们都不要我了,我还要去伺候他们呀。再说了,凭什么伺候朱老大?”

    说白了,朱老大才是田嘉志绕不过去,放在心里的梗呢。

    田野:“他是你大哥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句很平常的话,桌子上另外的两人都暴怒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你怎么给他说好话,是不是心里还惦记着呢?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他不是我大哥,你跟我成亲了,心里还惦记谁呢?”

    后面神同步。

    田野让两人给吼的,赶紧捂嘴巴,差点作揖:“我说的是血缘关系,别激动,让人看了笑话的哈。我没给谁说好话。”

    承认自己有点怂,可招惹两个中二,那不明智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阴沉着脸说的斩钉截铁:“我是不会认这样的大哥的,咱们家往后也不会有这么一门亲戚。”

    好吗,哥两这是要老死不相往来的节奏,这小子也太记仇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你看什么呢?我们二儿说什么就是什么。那样的大哥凭什么要认。”

    田野不跟两破孩子掰扯,将来的事情谁知道呢。

    田野低头吃饭。田嘉志脸上风云变色,田小武一脸的心有戚戚焉。

    隔壁闹腾的就是那么点事,田嘉志给田野做饭了,这就是个过不去的硬梗。

    不过田嘉志不在家,朱大娘隔空怎么嚷嚷也没啥力度。倒是把儿子给推远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在这边一直都安慰田嘉志呢:“没事,我妈就是你妈,往后咱们孝顺我妈。”

    田野在边上实在忍不住,这人真不是算计好的吗:“你不是在趁人之危故意占便宜吗?”

    田小武理直气壮的:“我妈都让出去了,我占什么便宜了?”

    田野不愿意跟个二货叫真,田小武不愿意同一个二傻子掰扯,两人对视谁也不搭理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