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五章 学徒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孙家新嫂子跟田野处的不错,因为架杆,猪槽子等事件,两人之间有很微妙的联系。

    孙家新嫂子取笑田野:“呦呵,丫头,这定亲了就是不一样,家里都有人帮着做饭了。你这家里养着小女婿了。”

    村里媳妇们说话比较粗,这话,笑话笑话刚定亲的小姑娘不算是过分。

    可跟前有个专门凑事的牛大娘呢:“可不是吗,这朱家小子还挺有眼力见的吗。”

    扭头就对着朱大娘说道:“朱家的,把儿子教的这么好,给别人家贴心贴肺去了,你可真想得开。”

    田野满头黑线,你这多看不得别人好呀,有这么说话的吗?

    朱大娘本来就显得刻薄的一张脸,绷的紧紧的,都没有搭理牛大娘,迈着大步就走了。

    孙家新媳妇都知道自己这个话题好像惹人了,扫了眼田野:“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田野摇摇头,跟她肯定是没事,别人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牛大娘凑过来:“你说这人儿子都招出去了,还抻着个什么劲儿呀,我说的也没错呀?”

    没人愿意跟牛大娘掺和这个明显两面不讨好的话题,大家都离开她两步,着急回家做饭了。

    牛大娘:“都走了,我也没说错呀。”

    要拉着田野说话的时候,田野早就跑了,跟你一起说名义上婆婆的坏话,自己又不是傻。

    何况她本来就存着跟朱家不近不远的接触的打算呢。

    田野开门就看到田小武同田嘉志在院子里面凿石头呢,手艺不咋样,贵在用心,连田小武那么娇气的都把肩膀子抡圆了干活呢,真是没想到。

    还以为昨天胳膊肿成那样,今天肯定不会再伸手了呢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田野回来了,水池子里面晒了水,先洗洗,我去给你端饭”

    说着已经放下手里的锤子,把手洗干净,去放桌子端饭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看着哥们忙活的团团转的样子,心思有点不舒服,不是说好的顶门立户,当家做主吗,怎么看着他们家老二跟小媳妇一样呀。

    他拒绝承认这个事实。怒气不争,对就是怒其不争。

    田野看着田小武那张脸都要拴头驴了:“你要是累了,就歇会,不用这么逼着自己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不认为是他们家老二的毛病,肯定是野丫头这边做的不够好,对田野百分百的迁怒。

    恶婆婆上身一样:“谁家女人跟你是的,等着男人给做饭的。也是老二性子好,乐意管着你,可不能当成应该的,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田野都想踹这倒霉孩子两脚,这嘴巴都跟牛大娘有一比了,刚才看到炊烟时候那么点激动,都让倒霉的田小武给刷没了。

    都想问问田嘉志,你确定你是朱大娘生的,不是田小武肚子里面出来的吗?

    田野低头洗手,毛巾在脸上轻轻的擦擦就算了,同这两小子熟了之后,她这张脸见天的时候可是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看着田野不吭声,只当是田野心里知道错了,检讨呢。

    扔下手中的锤子:“你看看我两弄得毛坯是不是挺好的?”

    那么看不起女人,转头还不是得请教女人这种技术性的问题。

    田野磨牙,到底没有怨怼回去,为了人设又一次忍了。

    田野:“不是把猪槽子都给送过去了吗,怎么还这么着急的弄这东西呀,你胳膊不疼了呀?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没有志气呀,我们兄弟那是做大事的。能止步于十个猪槽子吗?”

    田野噗嗤就笑了:“嗯,你们要做大猪槽子。”

    猪槽子开始的大事业,比他这个凿猪槽子的也没好听到哪去。

    田小武被他说得脸色难看:“这是我们爷们的雄心壮志,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田嘉志从屋里出来,看到田野跟田小武笑的那么开心,心里也不太是滋味:“你在笑什么?”不愧是好哥们,说话都神同步。都问她在笑什么,能说吗?

    田野:“没什么,你们俩胳膊不疼呀?”

    田小武呲牙:“怎么不疼,为了爷们的事业,疼也能忍住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没有你的力气,我们凿一会,就歇一会,抻着劲儿呢。”

    田野看向两人:“不是又接了人家钱吧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去,女人家家的少打听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接过田野手里的毛巾:“先吃饭吧,我们不会再收定金了,就是这两天给人送东西的时候,还是有人拉着我们让送呢,小五这不是有点兴奋吗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看着田嘉志温言细语的心里不是滋味:“说的跟你不兴奋是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抿嘴,斜了田小武一眼,田小武没趣的闭嘴了。

    原来的老二一天都不见得说几句话,虽然不太好,可那不是习惯了吗,现在好了,在野丫头跟前,老二的嘴巴都不闲着。

    要不是天天的跟老二在一块,他还以为被人掉包了呢。

    田野:“那也别累到,你们劲头不足,抻了筋骨不合算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总算是脸色缓和点,好歹野丫头还是知道心疼他们家老二的。

    终于说了一句比较肯定的话:“要说起来,你还真是天生就是这块料,换成老二我两,几天都凿不出来一个,难怪人家正经八本的师匠,四块钱少一分都不卖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我都觉得亏了。你多辛苦凿出来的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亏什么呀,就当我是练手了,不然一身的力气用不出去也遭禁。再说了我跟人家老师傅凿的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所以你还得进步。”

    田野实在是受够了这小子,冷嗖嗖的丢过去一句:“进步做什么,喂猪的槽子而已,雕上花,猪能多长肉,还是多吃食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被田野给噎的眼睛都瞪大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田小武要恼,赶紧拉着田野吃饭:“先吃饭,邻村龚大娘家的腊肉做的菜团子。”

    田野惊奇了:“有肉呀。”说的时候口水就留下来了,真的馋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立刻找场子:“哼,那么老贵的东西,老二都舍得给你换,你还不想着把猪槽子给凿出来一朵花。有没有心呀。”

    要是能抓把稻草把这人的嘴巴给堵上就完美了。

    不过田野拿了一个有肉的菜团子把田小武的嘴巴给堵上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田野的动作,刀削脸上的笑容刚凝固一丝丝,嘴巴同样被一个菜团子给堵上了。

    田野霸气的宣布:“今儿听我的,都在这吃,难得改善生活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拿着菜团子,倒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对于田小武手上的菜团子,田嘉志纠结的很,他不心疼给小武吃东西,他自己饿着都给小武吃都行,可就是看着田野往小武嘴巴里面塞菜团子碍眼,很碍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