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四章 爷们的大事业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田小武疼的呲牙,听到这个让人振奋的话题还是笑了,不过笑容有点扭曲。

    吸着冷气说道:“高兴,我大哥在镇上当电工,一个月还不到十块钱呢,咱们哥两才几天呀,十块多钱,哥们想想心里就敞亮,比吃绿豆糕还甜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听到这个也高兴,他们挣得比工人还多呢,村里就队长家的大儿子,在镇上当电工,回村的时候可牛气了。

    想到田野他们两个的钱放在一起,能顶上两个工人了,田嘉志都淡定不起来,乐的牙花子都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这个眼尖的:“老二,你牙怎么白了呢?”

    田嘉志抿嘴,尽量不把牙齿漏出来,头一次怨怼田小武怎么看的那么仔细呀。

    田小武胳膊不疼了,非得让田嘉志张嘴,仔细看看,两人闹腾的就摔上了。

    田野就听见屋里两小子在炕上摔跤,都担心炕洞被他们两个摔塌了。

    摇摇头,这才是真正的少年人呢,烦恼都不过夜的,当然了田嘉志那小子对老朱家那点小心眼不算在内。

    那小子小心眼,心思重,本来就跟别的少年人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第二天田野被上工的钟声召唤着干活去了,家里的锁都让人给换了,田野没啥可防备的了,仔细检查一遍,家里没有不该出现的东西之后,才颇为郁闷的出门。

    这算是被人正式的登堂入室了。而且先把管家钥匙拿过去了。安慰自己,连帐都不对,光知道拿钥匙一看就是愣头青。

    这两小子也是脸皮厚,给她换锁都没有征求自己这个主人的意见,不对,人家根本就是把自己当成主人,很大方的给了自己一把钥匙而已。

    还有副业收入,自己不是连钱都没看到吗,都是田嘉志那小子一手打理的,还真是看不出来这还是个愿意操心费力的。

    倒是一样,田嘉志这么自觉自发的锻炼体力,若是坚持下来不知道会不会有意外收获。

    自己简单粗暴的每天晚上摔人,纯粹就是为了让少年人消耗消耗多余的精神,省的整天胡思乱想的有精力跟人较劲。

    认真来说自己有点小人的。

    田野到大队的时候,田大队长已经开始分配活了。

    种地这活对于田野来说都不算是累,就是熬时间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把她分配到哪都没有什么关系,原来的时候,田野愿意跟妇女一堆扎群干活,那是因为怕总有人欺负她一个没爹没妈的丫头片子。

    现在田野不怕了,有了朱家这个保证不说别的,村里的闲汉她不怕了,这些闲汉也是长眼睛的,好人家的姑娘媳妇不敢乱看,乱打主意的。

    原来的时候田野要是跟他们计较,没准还弄自己一身埋汰,可现在田野有田嘉志撑腰,可以仗着胆子把人骂回去。

    村里谁家男人不正经,大家心里都明白着呢,遇上厉害的婆娘可以把它们骂回去,骂的他们不敢出门才算出气呢。

    可要是家底软点的,比如王寡妇那样的,同样因为被这群闲汉盯着占了便宜,王寡妇耍泼骂人,不但没人撑腰,还要被那群闲汉倒打一耙,说是王寡妇勾搭他们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哪个大队都有几个,田野知道势单力孤这个词,以往都是躲着他们的。

    可就一样村里的妇女上工,工分太少,对田野来说不太上手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后顾之忧了,田野就想换换活计,忍不住就往田大队长跟前凑凑。

    看田野的样子就知道有话说,田大队长就把她的名字先放放没有安排。

    昨天田小武那小子可是又嘚瑟着给他妈好几块钱呢,还扬言说比县城当工人的哥挣得都多,形象点的说,都能看到那小子屁股后面摇摆的尾巴。

    要不是亲儿子,田大队长差点直接上手把看不见的尾巴给揪下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野丫头这边是个什么情景,可别跟小五一样不踏实了,手里有点钱就飘,田大队长见过的多了。

    田野:“叔我不怕累,能去干点重活不?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听了田野这话,才有点好脸色:“听说你们挺能折腾的,还惦记这点工分呢?”

    田野脸上憨憨的:“叔咱们是本分人家,我熬了好几年才挣十分呢。”

    好吧,多了也不用她说,意思就是人家珍惜这十分着呢,倒是把钱财看的不太重要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一想也是,这丫头都没怎么出过村,他们村里用钱的时候实在不多,油盐酱醋的都是他这个队长去城里的时候一块捎带回来的,丫头看中工分、粮食比钱还多。

    这也是田大队长坚信田野老实憨厚,身上没有他在田大兴身上察觉的那种神奇要命东西的根本所在。

    在上岗村这个封闭的地方,田野的吃穿住行就少有他这个大队长不擦手的。

    他相信一个小姑娘在有便利条件的时候,肯定不会受得住这份辛苦。早就该漏出来马脚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田嘉志这孩子到了野丫头家,倒是给丫头带去了福气。

    手艺有了,往后日子还能难了吗?

    田大队长:“别跟那两小子瞎折腾,咱们老百姓还得踏实为主,跟着你朱大叔他们那边去挖陇吧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我听叔的,哎”欢欢喜喜就走了,余下的竟然是什么都不多想。

    朱会计拿着记工分的小本子过来:“这丫头心思简单,倒是不操心的命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看看田野的背影,不得不说,按照他们小五回来说的话,要是这婚事不变的话,田野还真就不用操啥心,那不是有田嘉志那小子操持呢吗。

    听着自家小五自以为是的为哥们打算的样,田大队长就觉得闹心,还不知道便宜谁呢。傻小子。

    承认自家儿子傻,田大队长心里也不是那么痛快了。

    背着手跟着朱会计就去地里操持今天的耕种了。

    大队补这茬耐旱,短期作物都是以红薯为主的,大片缓不过劲儿来的土地都被翻种上了,一直到黑天才收工。

    虽然累点,不过看到希望的大伙都干劲十足,那么大的片的地里,都是热火朝天辛勤劳作的人。

    田野想没有亲身经历融入过这种集体劳动场合的人,永远理解不了这个时代特有的感染力。

    连田野都不觉得劳动有多辛苦了,当然了她的体力本来也不辛苦。

    收工晚,回去的时候都不早了,远远地竟然看到自家烟筒袅袅炊烟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田野多晚收工,回家都是自己做饭的,这样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过,说心里没有感触那是假的,想要个家人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田嘉志这样临时的也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