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七章 养家的男人
    田野想说,没事家里多好呀,非得跑出去干什么呀,你们两又挣不了多少公分,估计说出来,田嘉志要受打击,田小武要跳脚,田野才没啃声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咱们明天去城里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有钱了,自然是去城里花钱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又着急了:“你咋不早说呀,我都把钱给我妈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没事,兄弟这有钱,不过你得去弄点票,听说城里买粮食,不光要钱还要粮票的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咱们乡下人,买粮食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看田野耷拉着眼皮:“家里存点粮食。”

    怕田野不好意思,没说她太能吃了,怕家里粮食不够。

    田小武不太善解人意,跟着就说了:“那倒是,这丫头能顶上一头猪了,是得多准备点粮食。”

    田野一锤子下去,险些把快要完工的猪槽子给敲两半了,愤恨的瞪了田小武一眼。

    田嘉志也埋怨的瞪了田小武一眼,嘴巴那么快:“能弄来票吗?”

    田小武一脸的你傻啊:“弄粮票做什么呀,城里人用这玩意,都是买细粮的,丫头这个饭量,谁家供得起细粮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挠挠脑袋:“这我倒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你不去城里,能知道什么呀。你要是真的想弄粮食,咱们还得去村里,谁家有余粮,用钱买点,不用粮票。比城里的粮食还便宜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眼睛贼亮:“是不是咱们可以把粮食弄到城里卖呀。”

    得这两倒霉孩子,扯着扯着就真的成了投机倒把分子了。

    田野赶紧的开口,把两人的话题给打住了:“山上那么多野果子。弄到城里都能换钱,这些都是没本的买卖,干嘛要把自家钱给倒腾出去呀。而且大队长说了,咱们村不许倒买倒卖,投机倒把抓住了要送公社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两人被田野说的脸皮通红,有点不带劲,面上挂不住:“男人的事情,丫头家搀和什么呀,我们两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好歹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觉得自己口气有点重,又解释了一句:“顶多就是换点粮食回来,自家留着,我两就是说说,没想做别的。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田野说我不放心什么呀,我这是挽救失足少年呢。

    继续敲打自己的猪槽子去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累了一天回家早,田嘉志等着田小武走了,才摸回来,继续每天晚上的体力锻炼。

    那是一心奔着有一天能够比田野力气大坚持呢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瞒着田小武,而是不太好意思让田小武看到,自己被一个女人摔得这么惨兮兮的。对男人来说太丢面。

    因为田野这两天晚上敲打石头,朱老大不到睡觉点都不回家,这倒是让田嘉志少生了不少的闲气。

    不然看到朱老大他心情就不好。

    田野知道这两小子肯定心急,晚点睡,把猪槽子凿出来,才进屋去空间里面。

    田野把空间院子里面的芝麻,豆子,都长熟了。

    田野拿起镰刀先把东西给收割了。晒晾加工什么的,得等到自家后院的芝麻豆子收割的时候一块折腾。

    家里突然多了两个常来常往的人对田野来说一点都不方便。

    时间来不及,田野把鸡蛋拣出来,洗干净放在坛子里面腌上,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的活计下来,田野这样的身体都吃不消了。空间里面的活,都精简了,而且堆了不少。

    田嘉志回家躺在炕上还听见田野敲打石头的声音,就后悔自己回来的太早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他就不该同田野摔跤才对的,多耽误功夫呀。

    自己这么大的块头,田野单手就能给抡出去,那也是很费力气的呢。

    一直到隔壁院子里面没有声音了,田嘉志才睡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工继续浇水,田大队长看到田野挑着水桶,塌心做事,没有因为手里多两钱就出幺蛾子。心里还是很满意的,这是个老实踏实的孩子。

    在看那边那几个挑水的知青还有朱家老大,田大队长对着朱会计感叹:“咱们乡下孩子踏实。”

    朱会计也看看远处的几个知青点点头:“朱老哥对这老大也是忒放纵,太不成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摔打烟袋锅子,没搭话,他们家田花,也就是这两天,没敢到他眼皮子底下跟着几个知青折腾,比朱家老大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不到中午呢,就起风了,老话说得好,风来雨到,地里跟着搭手的妇女都跟着嚷嚷要下雨了,连田大队长都露出来点好脸,都这个月份了,怎么也该下雨了。

    田野也跟着高兴,她也算是见识很广阔的人了,还没亲身体会过这么干旱的年月呢。

    今早田嘉志同田小武出去的时候,愣是拉着田小武去了县城,田野凿出来的猪槽子没让田小武带。

    他怕田小武在个弄出去几个,田野白天上工,晚上凿石头,太辛苦。

    早知道田野凿到大半夜,他根本就不会收定金,弄得跟欠人家钱一样。

    田嘉志去县城,是为了存点粮食,心说田野辛苦,买点细粮回来让她高兴高兴,不过到了县城才知道,没有粮票,细粮真的换不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那东西贼贵,他手里这点钱根本就买不了多少,到底让田小武从食品站给拉走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你傻呀?粮食又不能带你家去,就野丫头那饭量,这点粮食哪到哪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因为吃的多就不能吃好的呀。哪有这样的道理,你别忘了,没有田野,咱们两哪弄猪槽子到处找钱去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那也不能这么祸害呀,咱们去村里跟人换点粮食存着,不饿肚子不就行了吗。”

    目前也只能这样了,田嘉志看着食品站的门口,攥着拳头:“早晚有一天,我能弄一整袋的白面回去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觉得这个目标还很远很远,就是他们有了钱,也没有一袋子白面的粮票呀。

    换粮食田小武没敢去附近的村子,而是在没多少人认识的稍远一点的村子。

    两人挺贼的,提前打听了玉米渣子,玉米面的大概价格,才去村里询问的,而且还是用卖猪槽子的借口。

    开始跟人搭话,先问人家卖猪槽子不,然后在询问,家里有没有余粮,想不想换点钱。

    跑了小半天,田嘉志手里不到十块钱才花出去一半,两人手里拎着不到三十斤的粗粮才回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