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五章 挣钱
    等田小武走了,田嘉志才把自己的钱递给田野:“当着小武的面给你,我怕他多想,心里不舒服,这个你收着。”

    然后还特意解释一句:“我们哥两一直都是平分钱的,咱们两个是两口子,放在一起就是两份,我是怕小武看到心里别扭。”

    田野盯着四块钱,手心有点发烫,关键是这个钱拿着真的烫手。余下的都没考虑。

    她们是未婚夫妻,财政大权现在就给自己是不是早点呀,再说了,她们以后可是要退亲的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田野发愣,以为她没见过这么多钱呢,桃花眼放着亮光:“明天我们两个去别的村在转转,以后咱们会越来越有钱的。我问了,隔壁村的那个石匠,好几天也凿不出来一个猪槽子,他抢不了咱们的买卖。”

    田野咽口吐沫推辞到:“我没收过这么多的钱,还是你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看田野,这丫头确实不聪明,手里有钱在被人给糊弄出去:“那就我收着,往后你花钱跟我要。”

    田野点头,松口气,总管是能掰扯清楚了。有点遗憾,怎么不坚持一下呢。

    不过田嘉志伸过来的手什么意思呀,田野傻傻的看了半天,不知道怎么回应,拉手不太好吧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把你的钱给我呀?”

    田野:“啊”有点傻,为啥呀?

    田嘉志:“不是说家里钱我收着吗。”

    田野下意识的把钱掏出了看看,是自己的呀,没错呀。她说的是不帮田嘉志把钱,没说自己要让别人帮忙把钱呀,拿两小钱这点本事她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田嘉志利索多了,直接把钱给拽过去了,扭头进了西屋。

    田野手里空空的好半天没能回神,这钱怎么就有被人给拿走了呢,她真的没有把钱让别人把着的意思呢。

    再要回来的话,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呀。可就这么让权,凭什么呢?

    田嘉志没有一会就出来了:“你快做饭吧,我回家吃饭了,晚上过来找你,我屋除了小武,别让人进去呀,家里有钱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走了。田野安慰自己,至少钱还是在自己家里呢,那就应该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好吧几块钱而已,真不值当的计较。这样想心里舒服点。

    田野开始做饭,早早的吃饭,还有十个猪槽子等着她凿出来呢。

    话说凿石雕,跟凿猪槽子真不是一个概念,自己离艺术家的小资道路似乎里的远了点。

    田嘉志回到朱家,朱大娘脸色就没有好了过,过去的时候,他们家就老二跟她搭把手,现在老二放飞了,里里外外就朱大娘自己一人,心里能痛快吗。

    可能是习惯使然,朱大娘不觉得老大老三不干活有什么不对,就觉得二儿子不听话,说不干活就不干活了。

    朱铁柱早晨说的话,朱大娘在气头上,根本就忘光了。

    骂儿子不当回事:“就知道吃,怎么不知道干活,要账的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眉头拧的老大:“您可是生了三要账的呢,回头一块骂吧。”

    原来的时候田嘉志从来不还嘴,定亲了还长本事了,犟嘴都学会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气的锅台上的葫芦水瓢都给摔坏了:“长本事了,你还敢犟嘴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根本就不受影响,原来就是太在乎了,所以特别难受,现在想开了,骂就骂吧,伤不到我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对田嘉志一点影响都没有,该怎么吃怎么吃。

    朱大娘忍不住跟男人哭诉:“他就是想着二百斤粮食呢,他就是诚心的堵我心呢,早知道我就不该生他。我就该直接把他给隔壁才对呢。这样的儿子我要不起,也不想要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一阵的心烦: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老大不省心,老二更不省心。在这么下去,想要也要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最嘚瑟的就是田小武了,回家大爷一样扔给队长媳妇一个包裹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啥好东西?老儿子知道孝顺了。”

    打开包裹的时候,队长媳妇那是真高兴:“哎呦,我儿子可真牛气,这东西哪来的呀?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扫了一眼这边的娘俩,继续抽烟不吭声。他这个儿子不能夸,不然准翘尾巴。

    田小武高兴之余不忘挤兑两句亲妹子:“那是,肯定比田花那丫头片子长出息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打了儿子一巴掌,宝贝一样把东西给收起来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献宝一样的拿出来四块钱给他爸看。

    天队队长脸色不好看,这个岁数的孩子,最容易学坏了:“干啥去了?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挣得,牛气不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进来就看到了,他们当家的都开始低头找鞋底子了,他傻儿子还嘚瑟呢:“小武呀,你可别胡闹,好好跟你爸说,咱们家不缺这个,你可别走了歪道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你儿子我厉害着呢,正经道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的威压太大,田小武三两句就老实交代了。

    不过到底太得意,忍不住嘚瑟的有点大发,机灵劲都给自己按上了:“我妈不是说不少人想要野丫头凿猪槽子,害怕丫头命硬,把猪给克死吗,我跟老二寻思着,这是个挺好的事,就让老二跟丫头说凿了个猪槽子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那丫头听朱家二小子的呀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那是,我们哥们那是当家作主顶门立户的的,她个丫头片子让干啥就得干啥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再次给了二儿子一巴掌:“看把你给能的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说道这里眼睛都冒着星星璀璨生辉:“今儿老二我两推着猪槽子去隔壁村了,三块钱一个,还订出去十个,等丫头凿出来了,我们再给送过去,剩下的钱一块给我们。”都是钱的光芒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嘴巴都有点合不上:“真卖出去了,三块钱有点便宜。不过丫头那手艺,也就值这个数了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眼神暗沉,关心的主题不在钱上:“谁的主意?”

    田小武拍着胸脯傲娇说道:“当然是我的主意。”一脸除了我谁还有这个本事的恼羞。

    这小子自小就有机灵劲,这个他信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你咋这能呢,人家就敢给你定金呀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看看他爸,说的有点底气不足:“他们认识我是上岗村大队长田刚的二儿子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抽了儿子一烟袋锅子,合着用他的名声到外面赊账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