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章 例行教育
    就看到田小武窜到外面去了,笑呵呵的:“二儿你咋这么蔫坏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看的茫茫然的,怎么看田嘉志这小子的行为都是精神刺激太大,要精神病的前兆特征呀。

    两人也不多说话,就那么抡着锤子使劲的敲打,还使劲的伸着耳朵听着隔壁的动静。

    田小武心急按不住性子:“老二儿呀,让丫头敲,咱们哥两回去看看那货的怂样。光使坏看不到效果,我心里不过瘾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抿嘴,不过唇角勾着,心动非常。

    田野就这么让两人给拉过来,田小武吩咐:“敲打,别停下呀,我们哥两一会就回来,等回头卖了猪槽子,给你买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拉着田嘉志就跑了,田野心说把我当小孩哄呢呀。还买好吃的。

    算了至少田嘉志那小子不是神经病的前兆就好。不然定亲对象,三天就成了神经病,怕是她的凶名,村里都要容不下了。

    田野机械的抡着锤子,不时的敲打一下铁撬杠,田野心说这要是当成架子鼓敲倒也不是那沉闷。

    隔壁朱家,朱老大刚被朱铁柱训了一顿,着重就是针对,朱老大那张破嘴。

    朱老大心里百分百的不忿,不过转眼隔壁就开始魔音穿脑了,朱老大从心里怵这个声音,恨不得把耳朵堵上。晚上饭都没吃好,这是连觉都不让睡了。

    等看到田嘉志拉着田小武进院,更是心烦,忍不住就把手里的毛巾都给摔地上了,脑门冒汗一阵的心烦气躁。

    对朱老大来说,田野石头凿的快,他就跟被一阵老拳急锤一阵一样,心口都紧的慌。

    刚才敲的断断续续的,也没少受到哪去,就跟扬起来的锤子,迟迟不落下,心跳都跟着停了,这罪糟的,就没有好受的时候:“还让不让消停了,天天敲,敲敲敲丧钟呢。”

    声音大的绝对让隔壁专心敲石头的田野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田嘉志不干了:“又不是你家,你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看到效果,也不跟他废话,说着拉着田小武就走了。背过人两人就对着无声的笑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老二呀,往后你哥在嘴碎,你就让丫头敲石头。收拾死他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拉着田小武去田野家,拿过锤子自己敲打,解气。从来没有过的舒心。

    当然了也是心疼田野,田野都凿一个猪槽子出来了,哪有闲工夫呀。

    田小武在边上眉飞色舞的给田野学隔壁朱老大的蠢样呢。

    听到朱老大怒吼的时候,田野就猜到几分了。

    看着田嘉志认真敲石头,就为了坑哥,再看边上田小武的样子,田野都没忍住笑场了,这两坑爹货,典型的损人不利己。

    怎么看田嘉志的样子都能跟摔打着鞋底子敲小人的神婆能重合。忍不住又笑了。

    田野:“差不多得了,大半夜了,这么抡锤子,夜里胳膊就得疼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收拾了隔壁那个怂货,胳膊疼也值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敢情不是你胳膊疼。

    田小武这个怂孩子这还不算,立刻追着田野:“你啥意思呀?你是不是还惦记着隔壁的怂货呢呀,告诉你,你可得认清身份,分清敌我,你现在是我们老二的人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手上的锤子都停顿了那么一下,不在那么富有节奏了。

    田野心说哪根哪呀,瞪了田小武一眼:“乱说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哼,哼,野丫头告诉你,你跟我们二儿定亲了,往后就不能想着别的男人,心里惦记都不成。不然那就是作风不正派,要批斗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都想踹这瘪犊子两脚,哪都有他坏事,这样的屎盆子可不能让人随便扣:“我知道定亲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不依不饶的:“光知道定亲不行,你还得知道谁是你男人,你得知道对谁好,听谁的话。懂不?”

    田野不愿意跟他废话:“懂”

    田小武得意洋洋的凑过去田嘉志那边使坏了。

    田野偶然一回头,就看到凿石头的田嘉志,嘴唇都是上翘的,再一次确认这两东西肯定一个唱白脸,一个唱红脸的。

    就纳闷这么两个损货当初怎么凑一块的。

    田小武怕他妈找,不敢在这边久呆,早早的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田野拉着田嘉志继续每天晚上固定的节目‘摔跤’把田嘉志给摔的身上一点力气没有了,才拎着人放到大门口。

    顺便鼓励一句:“看吧今天比昨天坚持的时间长了,在继续下去,你肯定能有我这么一身力气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被摔的两眼冒金星,听到这话之后,桃花眼瞪得大大的:“真的”

    田野:“真的”说的这个诚恳,坚决不承认,把对田小武那破孩子的积怨一块都摔在田嘉志身上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本来还想说,你都凿了一晚上大石头了,摔跤的事今天就算了,出发点纯粹就是心疼田野,真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,看来凿石头这点活,对田野来说,根本就不影响日常生活。把自己摔的这个信手拈来,所以这份关怀注定胎死腹中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身上的骨头都摔散了,回家连朱老大的磨叽都没有听进耳朵里面,呼呼的睡的好着呢。

    一大早就被田小武喊起来,浑身都是疼的,尤其是昨天抡锤子的胳膊,更疼。心说田野比自己凿的时间长多了。该当多痛苦呀。

    田小武喊的急,哥两今天忙得很,不过那么忙,人家田嘉志都没忘了在家里吃饭。

    而且不跟以往一样,饭少就是少吃一口。而是抢着吃。谁也不让着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习惯了二儿子的不声不响,不争不抢,看着田嘉志这么突兀的变化,朱大娘气的肺疼。这是叫着劲的要把二百斤粮食给吃回去呢。

    孩子心里想着外人,让朱大娘对儿子那点心疼,都要磨灭了。

    娘两才要破冰的关系,又一次降下来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吃饱饭就跟着田小武跑了,朱老大看着朱大娘脸色不好,还跟着挑事:“妈看到没有,就老二那样的早晚都不跟咱们一心,吃着你恨着你,早知道这样,就应该让他直接在田家得了,还回来做什么呀,祸害家吗?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耷拉着脸:“老大说的对,他就吃吃着家里,恨着家里,养不熟的白羊狼,我就是欠了他的。”

    朱老大唯恐挑事不够:“老二自己不都说了吗,人家现在姓田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