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章 出气
    用田嘉志的话说,该吃饭了,他们吃过饭再来。

    田野挺实在的,真心实意的想请:“可以在这吃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坚决告辞了,一定要回家吃。

    田小武看看田嘉志:“你跟家里人好了呀?”

    田嘉志一派的理所当然:“好不好也得回家吃饭,凭什么便宜光吃不干活的呀。”

    光吃不干活,这话说的就是朱老大,没有其他人,得,这还较上劲儿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两个身后出来关大门的田野,把这话听的真真的,对于田嘉志这份小心眼还有算计,那也是佩服到家了。

    暗暗提醒自己往后少招呗这位。

    老朱家吃饭的时候,田嘉志还是不招待见的,这种被排斥的气氛,亏得田嘉志能吃的下去。

    朱铁柱也是无奈了,自家婆娘说也说了,嚷也嚷了,可就是说不通,三儿子,都吃白饭,怎么就非得给老二脸色呢。

    (挺理解朱大娘的,没这么糟心的孩子,蹩着劲儿的气人。)

    朱家这边吃饭,隔壁的敲打声都没有停下过。

    田嘉志特意看了朱老大,田野敲打一声,这位就哆嗦一下,一脸的惊悚,憋屈,连晚饭都没吃好,铁青着脸就跑了。跟后面有狗追着他一样。

    就跟田小武说的一样,这人被田野吓出来病根了,落下心病了,撇撇嘴,就没见过这么怂的男人。

    朱大娘看着大儿子的样子,几次对着隔壁院墙要发脾气,都被朱铁柱用利眼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吃过饭田嘉志利索跑隔壁田野家去了,看的朱大娘心口一抽一抽的,要说老大跟狗追一样跑了,老二那就跟人拿线吊着鼻子一样,被勾走了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给别人养孩子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,早知道,她怎么就那么中邪了一样,非得贪图几百斤粮食呀。

    不过小三,小四这两天夜里都没有饿肚子,这几百斤粮食还是挺挡事的,不然她可不敢顿顿都让孩子吃饱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早知道,也改变不了什么,豁出去一个换回来三,朱大娘咬咬牙,就这样吧,就当少了个儿子。这是可一个儿子遭禁了,反正这个儿子心也不在家里。

    田嘉志吃过饭就跑田野这边来了,看着田野手上拿着锤子,猪槽子的大致形状已经凿出来了。听声音就知道,田野一会都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田嘉志望望灶膛:“你吃了吗?歇会不着急,我们两个就是拿出去试试,还不一定能不能换成粮食呢?”

    田野闷头凿石头,心里还是有把握的,这东西家家户户都用,前几年不稳定,大家都埋头种地,好多的手艺人都不敢出头了。

    不然大队的库房里面也不会有石匠专门用的工具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命硬的名声太响亮,光他们上岗大队,要凿猪槽子的人家就不会少。

    就是可惜自己挖掘出来的这条艺术家道路了,竟然是从凿猪槽子开始。

    等年老写回忆录的时候,这个开头实在是不太好听。这东西太没有艺术价值,也没有啥品味。

    停下手上的动作:“没事,换不出去就留在自家用,等今年在分粮食的时候,我跟队长说说也养一头猪。锅里有我煮的棒米水饭,你一起吃点不?”

    田嘉志一点都没高兴,桃花眼斜了田野好几下,养猪多费粮食呀,他们要成亲可是还需要二百斤粮食呢。

    这丫头什么意思,对攒粮食成亲一点都不积极。

    田嘉志心眼多,不爱说话,这事他惦记上了,就在心里闷着。

    在田野眼里,田嘉志长得身条消瘦,脸上没肉,刀削脸,表情少,笑不笑都是一个样子,根本就没看出来人家脸色冷了。

    田野好心安慰这两人,怕压力大,继续说道:“再说了,我凿这个也不费多少功夫,提不上什么遭禁不遭禁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用鼻子嗯了一声:“我吃过了,你快吃吧,我帮你先把院子收拾收拾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已经拿出来工具,开始收拾院子里面的碎石屑了。特意挑出来两块不大不小的在井边上放着。

    田野端着桌子出来,看到两块没啥用的石头:“那个没用了,一块扔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挺有主意的:“留着我有用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,这人还挺jin ru状况,真把这里当成自家了。算了还是吃饭吧。

    拿出来两个鸡蛋,塞给田嘉志一个:“快吃了,一人一个,不然一会田小武来了,我这个鸡蛋就是他的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握着鸡蛋这次没有询问鸡蛋哪来的,怕真的因为自己不吃,回头田野的鸡蛋也吃不上。

    两人把鸡蛋剥了,几口就吃下去了。

    田野吃饭的功夫,田嘉志还把鸡蛋皮子给收拾了。这是个杀人知道埋尸的仔细人呀。

    田野看着跟毁尸灭迹差不多。这小子上道。

    田嘉志收拾好,才坐在桌子边上,再次被田野的饭量给震惊了一次。

    每次看田野吃饭,田嘉志都发愁,这得挣多少粮食才能养家呀?要攒二百斤粮食成亲,遥遥无期呢。

    大棒米水饭,一大碗的水煮小青菜,田野吃了整整一陶盆,菜还光了。

    看着田野吃饱了,田嘉志自动帮着收拾桌子,田野暗暗点头这小子这习惯不错,没有跟村里人一样大男子主义,厨房的事情手都不伸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肯定是人家朱大娘从小把儿子调教的好,在家里肯定没少做这事。

    收拾过了,田野进屋抓了一个白薯干给田嘉志解闷,自己继续凿猪槽子。

    田嘉志手里握着白薯干,嘴角抿的紧紧的,每次在这边,都感觉自己成了朱老大,被爹妈重用的错觉。

    都吧嗒不出,嘴里的白薯干是到底是因为心里甜还是嘴巴上甜。

    就是媳妇凿石头,他吃东西,边上看眼,这个梗他有点接受不了。太不爷们了。

    在田野边上转转悠悠的偶尔帮下忙,同田野说道:“你有好吃的,不用都给拿出来,我们一起玩,到谁家也没有你这么大方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说话不太好听:“有就吃吧,没有了,想吃也吃不上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看田野没吭声。这人说话不好听,不过做事实在。得看长处。咳咳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沉默多久,田小武就钻进来了,一脑门的汗水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你这是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田小武呼扇着嘴巴大喘气:“别提了,我绕着村子转了两圈,才过来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同田野对视一眼,甭说,肯定是躲着队长媳妇偷偷的跑过来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