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章 地位
    田小武:“老二,跟你说个乐子呀,当初你哥在我家同野丫头说亲的时候,野丫头就给我家凿水池子着,听我妈说当时你哥那脸色都是白的,满脑门是汗,你说你哥不是让野丫头给吓出来心病了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抿嘴,眼神都亮了:“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茫然,试什么呀,当笑话说给老二听的,他怎么还较真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是在家里猫着的主,没有一会就出去了。就是朱老二走路有点别扭,朱铁柱打儿子没收着劲儿。

    田小武看着田嘉志的样子,怪心疼的:“咱们去找大牛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瞥眼田野家,不太想去大牛家,跟隔壁有勾子吊着他一样。眼睛自动往那边看转悠。

    田小武看着小伙伴不吭声,也不动地方,忍不住顺着田嘉志的视线往田野家看过去:“那丫头有什么好惦记的,刚才从她家门口过,这丫头咣当就把门关上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唇角都勾起来了:“你又不是谁,那不是应该的吗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你什么意思呀,拿个哥们当外人呀。”

    转脸:“不对呀,难道说你进去,那丫头还能欢迎你不成?”

    田嘉志没说话,不过脑袋抬起来了,眼皮也不耷拉着了。志得意满说的就是这个调调。

    田小武吸口气:“我还就不信了,定个亲,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,不行咱们现在就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这次田小武拉着田嘉志去的田野家门口,不过没遇到什么阻力就是了,他们家老二还是很配合的。

    田野家门口,田小武开口叫门: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闲闲的开口:“你今天又没有跟我叫大名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咬牙,怒瞪吃耗子药的小伙伴,是说这个的时候吗?

    田野家里干活呢,听出来是田小武的声音,不太情愿的开口:“干啥?”

    田小武看向田嘉志:“看吧,就这态度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挑挑眉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暗自切了一声,就不信你能比我好使到哪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面没有一会把大门给打开了。田小武脸色臭的别提多难看了。

    田野看着两人:“进来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还特意在田嘉志的身上扫了两眼,看样子也没啥事,朱铁柱打儿子的时候,还是很有分寸的。

    家里有两个半大小子,田野也不好在插门了。不然村里的闲话不定怎么飞呢。

    田小武气嘟嘟的过来:“我问你,你为什么不给我开门?给他开门?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那不是废话吗,这人在自家那可是有身份的人,你算什么呀?能放在一起比吗?能问出来这个,这孩子傻不傻呀。

    田小武横眉怒目,还没被这么冷待过呢:“问你话呢?”

    田野:“我命硬,走进了,把你克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田小武指着田嘉志:“他呢,他就不怕你克。”

    田野开口:“他有字据的,克死了,也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,差点把田小武给气死,好吗:“你把老二当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叫我大名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直接就暴走了,这两人到底有没有心呀,是说这个的时候吗。

    田嘉志本来就不信这个,有字据才好呢,省的真有个什么的,他爸他妈过来找田野的麻烦,到时候还不是便宜朱老大。

    田嘉志那是心里有数的孩子。谁家不叫新媳妇吃饭呀,他们家就没有叫,还不是因为他妈心里忌讳田野命硬的事情吗。

    尤其是朱老大那张破嘴,家里大事小情的多了,谁知道能说出来什么话呀?所以有字据好。

    人家田嘉志都不在乎了,田野也不想跟田小武这个二货废话,该干什么干什么,敲敲打打的把水池子里面的石屑给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对着田嘉志田小武他们两个:“屋里给你归拢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进门时候那点局促,一句话就磨平了,他还没有过自己的屋子呢。

    在田野这,他是有独立的房间的。拉着田小武就进屋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心气不顺,怎么都觉得在这里,自己被排斥了,像个多余的。

    啥时候老二同丫头走这么近了。感觉老二被抢走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摩挲着被磨的光滑透着亮光的桌面:“这可真好,小武快看看,比油漆还好看呢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用鼻子冷哼:“老二你说,我跟丫头比着,谁跟你最亲?”

    田嘉志才看出来,田小武这闹气呢,咧着嘴巴乐了:“瞧你那样,真丢人,咱们大老爷们跟个丫头片子计较什么呀?”

    田小武牛脾气上来了,非得较真:“你就说,我两谁跟你亲近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那还用说呀,自然是咱们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这才笑了:“就说吗,那丫头算啥呀?”

    转脸就跟着田嘉志一样,绕着木桌子稀罕,连连的惊呼,这都看不出来,是破烂场弄回来的东西了。真行。

    田野在外面直翻白眼,要不是知道屋里这俩连基友是啥都不知道,光听对话,还以为这两人干什么呢。真糟心。

    桌子上还有田野钉的书架,书码的整整齐齐的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还有书架呢,在咱们挑破烂的时候,我怎么没看到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一堆破破烂烂的玩意,哪分得出来啥是啥呀?归拢出来倒是还能凑合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都是骄傲,田小武都撇撇嘴,又不是你归拢出来的,你骄傲个屁呀。

    在田小武的心里,一点人家两口子是未婚夫妻的定义都没有。

    转眼看到田野颇为欣赏的花架子:“这堆破烂是怎么回事呀,怎么把烧火柴火放你屋里了?”

    田野拿出来四个鸡蛋,还有田嘉志留起来的那块绿豆糕给两人送进去,刚好听到这话,糟心的想把鸡蛋甩田小武这孙子脸上,臭着脸把鸡蛋递给两人:“吃吧。”说完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鸡蛋挺高兴的,塞给田小武一个,拿起来另外三个就出去了,太不会过日子了,塞给田野:“你留着吧,我不吃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,不知道谁馋鸡蛋都去卖架杆了。把鸡蛋塞给他:“吃吧,家里还有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看里屋的田小武,小声地询问:“你哪来的这么多鸡蛋?”

    田野也瞧瞧里屋,大大方方的说道:“队长媳妇给几个,我一直都留着呢,上午给孙家新嫂子凿了一个猪槽子,又给我几个鸡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