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章 不能便宜别人
    话说回来,自己说话不占理,现在儿子是人家隔壁丫头的粮食养着呢,难怪儿子七个不服,八个不忿的呢。

    田小武跟田嘉志在一块说说话,田嘉志心情好多了,因为这些不在乎自己的人较劲犯不上。

    出了朱家,他还有小武呢,还有媳妇呢。在田嘉志心里,现在的田小武排在田野前面呢。

    田嘉志从田小武走后就开始吃饭了。

    不因为别的,就因为田小武说了一句话,你自己换来的粮食凭啥不吃呀?那不都便宜你大哥了吗,那可是野丫头家的送来的粮食,说白了,那不就是你的口粮吗。二儿呀,你的吃。

    田嘉志不是田小武那个二百五,心里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,可还是把这话走心了。

    不管这粮食算怎么回事,可就一样,不能便宜了朱老大,凭什么不吃呀。

    朱大娘看到二儿子吃东西,心里就放下了,现在的孩子成熟的晚,心里不装事,只要肯吃东西,啥事都能忘脖子后面去,相信再过不久,儿子还是自己的儿子。这事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就不知道,他家二儿子就不是这样的人,该晚熟的地方确实晚熟了,可这小子心眼小,记仇,过不去的地方,一点都没有过去。

    这小子第二天一早起来,就跑后院自留地干活了,不过不是给自家园子干活,而是跑到田野家的园子干活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也没别的意思,就是在自留地那边看看,能腾出来多大的地方种一茬长不熟的玉米。

    心里有来钱的道道,干活的时候分外的卖力气。

    朱大娘也在后院收拾园子,看到儿子这个劲儿头,心里别提多来气了。被朱铁柱叨叨两天,压下去的那点火气,都翻腾起来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这老二根本就养不熟,自小就跟她生分。

    田野出门比较晚,昨天在空间里面呆的时间有点长,把储藏室里面的玉米都给搓成玉米粒了,这活全靠手工,虽然不是很累,可耗时间。

    今儿就起晚了,一大早就看到后院里面田嘉志给自己忙活呢,尤其是朱大娘看过来的眼神都是带着火气的。田野感觉就不咋好。

    这小子不是犯病了吧:“家里没多少活,用不上你,要不你回屋看书去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手里拿着锄头,头都没有抬:“我看过了,芝麻黄豆这两样割了咱们就种上玉米,按着节气算的话,刚好能够赶在下雪之前收一批,你去年的时候是不是这个时候种的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立刻点头,不然自己的嫩玉米哪来的呀,没想到这小子连这个都帮着她计算好了:“就是这时候种的,豆子割了之后,地空着也没有用,我就种了一茬玉米。可惜没长熟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:“可惜什么呀,一点都不可惜,算起来比别人家还多收获了一茬粮食呢。等豆子收了,咱们就把玉米种上,不过你留种子了吗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有”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了。田嘉志太自来熟了,一口一个咱们家,把田野给说的心口比朱大娘都堵得慌。这人不是个闷性子吗,不是轻易不开口的吗。

    田野瞄着,那边的朱大娘要沉不住气了:“你家里干活的人少,不然你回家帮帮忙去,我这边昨天就收拾好了,真的没啥活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扫都不扫那边一眼,昨天晚上就醒过闷来了,他妈平时对他啥样,用什么眼神看他,没有比田嘉志心里跟明白的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突然对他好,他自己都不适应,别说他心眼小,想不多想都不成,这算是什么家人呀,闷闷的说道:“还有比你家人还少的人家吗?”心说人口少有人口少的好处。

    好吧一句话就把田野给堵住嘴了。

    田野没法子,拧着头皮顶着压力,赶紧的把地里这点活给干完了,就为了把这位赶紧打发走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家里有活就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这口气让田野想拍人,忍了半天才点头:“活干完了,中午我给你做饸饹面吃中不。”

    村里的规矩,这年头家里有人帮忙要管饭的。

    田嘉志皱着眉头:“就你那饭量,那点粮食还不知道省着点吃,我回家吃。”

    田野都被这话给惊讶了,能说这小子持家有道吗,不过不太好吧。

    田野看看那边的朱大娘:“不太好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说话表情有点狰狞,跟谁较劲一样:“有什么不好的。没成亲之前,我就在家吃,顿顿在家吃。”

    任谁都能听出来这话在怄气呢。

    昨天朱铁柱用这个字据刺激儿子,田嘉志当时确实恼恨了,不过人家扭头一想,我是你儿子,就得吃你家饭,使劲的吃。

    这是变着花的同家长作对,花样作死的节奏。

    田野咬着后槽牙才忍住没有笑出来:“你昨天不是还问我,你还有几个家吗?今儿就回家吃了,你吃饭的时候脸红了吗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黑着脸扛着锄头就走了,不懂好歹的丫头,他给谁家省粮食呢。

    朱家的饭桌上,朱大娘看到二儿子端坐在桌子上吃饭,心里那个气呀。

    吃着自家饭,给别人家干活,还端着一张脸,一家子都得给他扛脸色,她是养儿子能,还是养祖宗呢。

    妇女都叨唠,憋不住话,朱大娘:“老二儿呀,丫头家的自留地都收拾完了,下午跟妈自留地除草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地里活干完了,我还要去给田野砍柴呢,冬天还没有柴火烧呢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脑门青筋都蹦起来了,还没说话呢,他们家朱老大就在边上说风凉话了:“老二不是哥说你,你吃自家饭,给隔壁干活,好打算呀,这还没成亲呢,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了。”

    换成平时,田嘉志都是闷不吭声的,可现在不是了,这小子抬头就把朱老大给堵回去了:“不如你打算好,吃哪的饭都不干活,你凭什么说我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你还不如不干活的呢,好歹老娘看着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朱老大在边上一脸的得意。只要涉及到老大,朱大娘战队向来如此。

    田嘉志脸色立刻就变了,指着朱老大:“我既然干什么你都看不顺眼,你还找我做什么。他不干活都有饭吃,凭什么我就不成,还是家里就要这么养着他,等我招亲的二百斤粮食吃完了,再把小三招出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