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五章 算计
    朱大娘看着二儿子挨揍,一眼一眼的看朱铁柱,不是昨天晚上告诉她,要哄着儿子吗?不能让儿子真的成了别人家的,怎么就打上了呢?

    朱大娘看到儿子不顾家,那么多的东西都给丫头留下了,早就憋着劲要收拾朱老二一顿了,怎么就养不熟呢。

    朱铁柱劝半天,朱大娘压下火气,知道儿子大了,有心眼了,要哄,要笼络,不能在照原本那样,把儿子推给别人。

    朱铁柱看着自家婆娘糟心,你倒是拦着呀,连怎么笼络孩子都不懂,蠢死了。

    田野在后院收拾院子,倒是听到朱家挺热闹的,可惜没仔细听,不知道啥事,知道也管不上人家老子打儿子。

    别看家里粮食少了,没准还要多养一个人,可田野现在心里踏实,上岗村没人在惦记她了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那边往后行事也要顾忌一下朱家这边的反应了,面上多了一门亲事,对于孤身一人的她好处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朱老二在西屋趴着,耷拉着脸色,跟家里谁都该他二十块钱一样。

    朱铁柱气的没辙没辙的,都把孩子屁股打肿了,这孩子愣是连个软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相比来说,大儿子虽然怂了点,好歹能顺心。

    可老二,真是愁死他了,这就是个油盐不进的。

    朱大娘端着午饭:“老二儿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连看都不看。朱大娘气的不掉眼泪了:“有本事你就别吃,生了你,我还该你的了。都是老娘惯得。宁可到人家挨打是不是,你贱皮子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听到这话终于有反映了,都以为自己在隔壁挨打了,家里人都没有人过去看看,想想就心寒,亏他刚才还觉得爸妈心里把他当儿子呢。

    谁家爸妈看着儿子挨打能忍得住呀。

    一双眼睛瞪的朱大娘心口发寒。

    朱铁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拿出来字据,让朱老三一句一句的念给田嘉志听。

    朱老三这小子知道家里气氛不对,老老实实的,一句不敢嘴欠了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听见没有,老子就是真的拿你换粮食了,隔壁丫头没拿来二百斤粮食之前,你也是我朱铁柱的儿子,吃着我老朱家的饭,你就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气的没法了,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田嘉志瞪着眼,胸口起伏的厉害,要不是自己亲爹,怕是要冲上来拼命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把朱铁柱给拽出去了,咋说的这么狠呀,抱怨朱铁柱:“老二心事重,你咋这么说呢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生气:“打服了就好了。就是平时打的少。跟老大是的多敲打敲打,哪能今儿这样。”

    那倒是,朱大娘都不开口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是晚上的时候过来找田嘉志的,听到田野说朱老二回家了,田小武一下都没有多呆,一路疯跑走人了。

    田野摇摇头,该做什么做什么,就跟没有定亲前一样,本来这事对她也没有多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至于说隔壁朱家不愿意自己去他们家的事情,田野那是一点也不在乎的,别说这门亲事将来肯定不会有结果,

    就是真的有个结果,她也不在乎这个,不来往,大家都省心。

    晚上进空间,把在供销社捡的瓜子,小心翼翼的种上,美滋滋的就等着瓜子长成,以后就多了一样零嘴了。

    在院子里面弄出来一块一平米大的地方,把在种子站弄来的物种都种上,等收过几茬之后,攒够了种子,以后他就有细粮吃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田野嘴巴就流口水。终于有盼头了。

    他们上岗大队没种过细粮,田野在这边的几年,也就年节的时候,大队按着人口一人分斤八两的白面。

    小麦,稻谷的种子,田野都没有看见过。而且田野那份细粮,还要换成粗粮,因为他胃口大,东西少了根本就不够吃,不能讲究,只能将就。

    怕被田大队长看出来什么,田野也不敢跟人打听。拖到今儿才占了田嘉志,田小武的光,弄到了细粮的种子。

    院子都收拾好了,才拿着从破烂场弄回来的几块破板子去操作台那边,乒乒乓乓的大半夜才拼凑出来一把椅子。

    有工作台的加成,看这样子还算是不错。

    田野估摸着就让人外人看到,这把椅子也不算是出奇,再说了,田小武能给作证,东西都是从破烂场挑出来的,她也就是把木料给攒对上了而已,说破大天,她也就是手巧一点。

    出空间的时候,拿了一把椅子,一碗鸡肉,一瓢鸡蛋。

    晚餐很丰盛,院子里面乘凉的时候,无比的满足。

    隔壁去找田嘉志的田小武看到兄弟的样子,第一个想法就是,野丫头的功力深厚,定个亲,哥们就半残了。

    朱老三看到有来了,跐溜就跑走了。

    屋里没人,哥两说话放心多了:“老二呀,你这是被丫头给克的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这是我爸打的,跟田野有什么关系,叫大名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都啥时候了,你还记得这个呢,再说了,我真要是在你家叫你大名,你爹还不得再进来揍你一顿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哼,他要是真舍不得儿子,还能把儿子招出去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得了,这事往后你可别说了,刚才看到你爸的时候,我才想到,咱们就这么把你的户头给改了,让大人知道非得挨揍,这话题往后可不敢说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无所谓,从知道他在田野那边摔跤,他爸妈知道都没有过去之后,别说心,他连血都是凉的:“有什么不敢的?”

    田小武央求田嘉志,这是他一手办的,说出去没好:“老二儿,就当为了兄弟不挨揍,这事咱们先瞒着成不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还是够兄弟的,就是说话太挤兑人:“哼,那倒是,没有你我没本事改户头的,挨揍你也不冤枉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嬉笑:“还能当兄弟不?落井下石呢。老二儿呀,兄弟说真的呢,这丫头太邪门了。从小到大,你啥时候被打成这样过呀,肯定是那丫头克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最近对田小武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,兄弟不太给他媳妇面子:“别胡咧咧,我这是被打的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较真:“没定亲的时候,你咋不挨打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没定亲的时候,我傻。”

    好吧,田小武不吭声了,外面的朱铁柱气的脸都青了,这是养儿子呢,这是养仇人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