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四章 回娘家
    打定主意,不搭理田野这茬。非得挣回来钱给田野看看不可,要做个凭本事说话的男人。

    田野也没强求,心里有谱,不愿意,就摔到他好了,反正自己肯定能完成目的,九年制义务教育怎么也的完成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都有主意,谁也没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不过田野还是把有用的书挑出来,摆在了桌子上面,别说挺像那么回事的,立刻屋子里面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斜眼打量田野的动作,心说这人当初那么死乞白赖的追着朱老大,难道就是因为朱老大上学上的多。那自己要不要多学学呢。

    田野看着朱老二磨磨蹭蹭的就是不回家,也不催他,反正两家离得近,不着急。

    隔壁的老朱家两口子脸色都不太好,两口子因为昨天的事情,又是一大早就站在篱笆院子里面巴望着了。

    看到儿子全须全尾的出门,看样子不像是被打了,两口子才松口气。

    朱大娘才进屋做饭,忙活完了才想起来,按村里的规矩,今儿儿子该带着媳妇回来。

    朱铁柱两口子对望一眼,儿子一大早就出去了,看样子两人根本就没把这个当回事。

    想起来野丫头没有长辈,两孩子小,估计不懂这个,两人脸色才好点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让三同四丫,把他哥嫂接回来去。”

    用到接这个字眼,朱大娘听着就不自在,这不是跟儿子生分了吗,拍着衣服去出去吩咐儿子去隔壁找老二:“我算是该了他的了。”

    不用说就是骂朱老二呢。

    所以田野家大门被朱老三带着小四丫敲开的时候,田野忍不住看了田嘉志一眼,这小子这么磨蹭,不是就等着台阶下呢吧。

    田野不是热乎人,也没想同隔壁走的多近乎。

    朱老三这小子难得有怯场的时候,实在是田野在外面的名声太剽悍了,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,他们一群的小伙伴都知道,不能招惹黑猴精。

    到底是自己兄弟,田嘉志看着朱老三的怂样开口了:“干啥来了?”

    朱老三拉着小四丫畏手畏脚的,他二哥脸色不好看:“妈让我来找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看边上的田野,冷着脸:“不回,你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心里怒火翻腾,就叫自己一人回去,什么意思呀。

    田野心里又跑马了,这小子气性真大,朱家两口子这都能算是下气了,竟然还硬撑着呢,真不想家呀。

    朱老三还没开口呢,小丫头就过来拉田嘉志:“二哥,回家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硬撑着,不过看得出来态度软和了。

    田野进门拿出来红糖:“回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里“且”了一声,当回娘家呢呀:“我还有活呢。你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磨蹭着不肯动步,田野:“要是还想着练功夫,没事的时候可以过来玩,也可以过来。我去后院干活了。你们出去的时候把门锁上。”

    说着拿着锄头就出门了。根本就没多看这哥三一眼。

    田嘉志有一种被抛弃的错觉。

    黑着脸看向朱老三:“就让你找我一人回去,没找别人。”

    朱老三摇摇头。他妈特意叮嘱了,就喊你哥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手里的红糖,要不是给田野做脸,才不把红糖带回去呢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田野还用家里的红糖给他冲碗水喝呢。

    在老朱家,这种好事从来轮不到他。拿去多少东西,也不会到他嘴巴里面一口。

    把院子都归拢好了,才带着朱老三还有小四丫出门,大门锁的严实了,让两孩子等着,去后院给田野送钥匙。

    递钥匙的动作欲语还羞,田野心说这小子到底要干什么,怎么一点痛快劲儿都没有:“就一把钥匙,不能给你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脸色有点红,他没有这个意思,不过留把钥匙也挺好的:“我走了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收起钥匙装兜里:“嗯”低头继续干活。

    田嘉志绷着一张脸,眼睛里面风云变色的,就这么走了,总有点不甘心,觉得田野太冷淡了。

    看着田野真的不搭理他了,才转身走人,心里不痛快劲儿比跟朱家两口子较劲儿一点都不差。

    朱家门口,朱老三:“二哥,刚才做啥去了?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大人的事小孩少插嘴。”

    进门口的时候,田嘉志吸了好大一口气。

    小丫头拽着田嘉志,挺稀罕的:“二哥你拿的啥呀?”

    朱铁柱在屋里出来: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在朱铁柱身边,抿了好几下嘴唇,看着儿子愣是没挤出来一句话。

    田嘉志闷头:“嗯”闷头进屋,把手里的红糖放下,也不抬头看人:“回礼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一口气没上来,险些晕过去,儿子要跟她走礼。多新鲜呀。那么一大堆的东西,拿回来一包红糖,哄人呢,还是孩子让人哄了。

    朱铁柱扫了一眼二儿子:“怎么你一个人回来,野丫头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终于抬头了,说出来的话贼气人:“后院干活呢,你们要是真想让人过来,我现在就去叫人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干活要紧,咱们不讲那些虚礼,不来就不来吧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瞪了一眼媳妇。不用说他就知道怎么回事,自家这个婆娘也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拿起红糖包,浑身上下跟刺猬一样:“不讲虚礼,我把东西给人换回去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气的拽住二儿子:“你正当你姓田了?”

    她不在乎这包红糖,这孩子说话太戳心。

    田嘉志比朱大娘气性还大呢:“那不是你们签字,按手印同意的吗。粮食都在你屋里呢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忍不住,捶打着田嘉志哭上了。

    朱铁柱脸上也气的铁青,就说这儿子养不亲:“看把你妈气的,告诉你,别管改姓啥,你也是我朱铁柱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耿耿着脖子,跟爸妈置气:“用把字据拿出来看看不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气的直接脱鞋抽人:“老子打死你,敢拿字据跟老子说话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不敢跟朱铁柱动手,就是敢,他一个青葱少年也打不过五大三粗的汉子,所以结果很明显,田嘉志被收拾了。

    屁股都让鞋底子给抽肿了。奇异的事,挨打的时候他竟然觉得,他还是朱家老二,传说中的贱皮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