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三章 人情往来
    犯浑的人田野不好跟他多说:“你还是先去队长家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这时候才看到手里的玉米,一脸的纠结:“你早晨竟然吃的这个?往后这东西咱们不吃了。两毛钱呢。”

    田野翻白眼,这小子肯定钻钱眼里面了。

    田野板着一张脸:“往后也没有了。吃吧,两毛钱你还能跑到县城呀。”

    两毛钱来的容易吗?田嘉志桃花眼都要竖起来了:“五毛钱都跑,两毛钱怎么不能跑?”

    这还真想跑一趟呀,田野都发愁了:“吃吧,来年我给你多留点,今儿的先吃了。”

    挺好吃的玉米,让田嘉志生生的吃出来砒霜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田野心说,肯定是一边啃玉米,一边念叨两毛钱呢。

    就像田野想的一样,田嘉志一边心疼钱,一边啃棒子:“对了,昨天的东西呢,我还给你留了绿豆糕呢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里突然就软软的,这小子还是挺有良心的。昨天没吃的绿豆糕,竟然是给她留的:“还在兜里呢,先吃早饭吧。”

    感动于,这个多年头一次有人惦记自己,田野回屋就又摸出来一个鸡蛋: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看田野,半天才忍住没说,这么过日子不行,算了,往后还是他来当家吧,这丫头一个人过日子散漫惯了,根本就没算计,哪能这么吃呀。

    田野看着他啃了两根玉米一个鸡蛋,才放人。

    不是怕他不吃东西饿肚子,而是怕他把玉米弄出去,招眼。这东西这个季节出来不合适。

    看着田嘉志吃完了,才开口说道:“队长媳妇没少接济我,要是让他们知道,我把粮食这么遭禁着吃,怕是不太好。嫩玉米的事,你就闷在肚子里面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心说,要不是因为这个,我早就跟田小武说了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吃过饭,两人收拾好了,田嘉志带上一包红糖询问田野:“你不跟我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田野摇头:“后院园子该收拾了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人家定亲都是小两口一块谢媒人的,田大队长家对田野来说还算是长辈,田嘉志这个刚懂人情世故的小子都知道不太合适:“也用不了多少时间的,一块去吧,回来咱们一块收拾园子。”

    田野无奈:“我命硬,轻易不去别人家串门的,你快去吧。”非得让人说出口,很伤人的好不好。

    田嘉志才想起来这个,都要大门口了,别别扭扭的回头说道:“我不信这个。”

    田野在院子里面收拾一堆的破烂呢,心说,天外飞来的一句,这人不信啥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带着红糖去队长家里。

    虽然腼腆,该说的还是说了,行事之间一派顶门立户的样子。小孩撑大人,看着有点牵强,行事有点嫩,不过该做的,该说的一样不少。

    等田嘉志走了,队长媳妇才说道:“你说老朱家这孩子才多大呀,咋这么周到呀。看着可比不着四六的朱老大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看着出门的田嘉志:“有老朱家后悔的时候,这半大小子养两年就能顶门立户。贪图那点粮食,就把儿子给送出去了。这人呀,就得心正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看着自家男人一脸的赞同,他们家男人当队长,口碑全村都认同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说这话的时候,除了想到田大兴心里有点不得劲,剩下的他都当得起。心思够正。

    田小武盯着他们家老二半天了,要不是让队长媳妇给拦住了,直接就跟着田嘉志跑了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瞪眼:“老实点,昨天说的你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不服气:“你刚才还说老二出息呢。我不跟出息的一块多学学吗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抡着扫帚疙瘩打儿子:“你还敢犟嘴了你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抱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到家的时候,田野都把一堆破烂,分类归拢好了,那张破桌子也给补上了。

    斑驳掉的漆,他们家这个条件,肯定是没法涂上的。

    田野直接找了一块粗粝的磨石,仗着自己力气大,把桌子上的漆都给蹭下去了。

    使劲的用磨石摩擦桌面露出来木料的花纹,来回那么一会的功夫,桌面亮亮的跟打蜡了一样。

    田嘉志在边上都看傻了:“这比刚才还好看呢。”

    拿过来磨石弄了半天也没有田野磨出来的效果,这得多大的力气,才能磨出来木料的焦糊味,变成现在的样子呀。

    田野有点嘚瑟:“这个不难,就是需要把力气。这活换成你,十天半月的或许成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黑着脸就进屋了。力气比女人小,对男人来说那就是打击,田野这个没心没肺大的还总是拿着个说事,一点避讳都没有。

    幸亏自己心宽,换成别人,那不早让气堵心了呀。

    田野搬着桌子进来的时候,田嘉志正翻弄田野带回来的书本呢。

    田野把桌子放在屋子最亮堂的地方:“还差一张凳子,我看着外面的破烂能拼凑出来一张不?”

    这么好的桌子放在自己屋的呢,怪稀罕的,这算是自己头一件东西呢,就属于自己的。

    田嘉志脸红有点不自在,手上拿着书:“你弄这么一堆的书本回来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让田嘉志说,田野没上过学,肯定是挺向往的,可能是要跟自己一起学认字。

    不过这话没好意思说出来,等着田野自己张嘴呢。

    田野:“给你看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心里突突直跳,就等来这么一句话:“我不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不上学,就在家里自己学,不然你还能干啥去,整天的去街上当二流子呀。”

    跟自己想的发展方向一点都不一样,田嘉志被田野堵得脸红脖子粗的:“我去队里干活,挣公分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拉倒吧你,就你这身板,这岁数,能分到啥活?挣那几分干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这个真的太瞧不起人了,可偏偏就是个大实话。

    田嘉志气的拳头都攥起来了:“不挣公分我也能赚钱。”

    田野才想起,自己这话对于要强的青少年来说多少有点伤人:“是是是,那也不能天天的跑呀,没事的时候看,总比我这样啥都不懂好。”

    一脸我就羡慕你们识字读书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田嘉志冷着眼看田野,把自己当孩子糊弄呢,还是觉得他傻呀?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