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二章 真容
    这边两人平静了。

    隔壁朱家朱大娘捂着嘴巴,都要哭抽抽了,开始还是伤心,后来那就是心疼,自家二儿子真的在挨揍呢。

    不过也就是哭哭,一句都没说,把粮食还回去,咱们把孩子给要回来这话。

    朱铁柱自始至终脸色都阴沉沉的,隔壁两人闹的动静大,不过说话的声音小。

    闹腾这么大的动静,这边就没怎么听懂因为什么。

    就听见田野一句‘你等着我绝对不打死你。’

    对于当父母的,就刚才儿子疑似被打的这段时间,绝对是煎熬。

    朱铁柱要不是想起来,昨天晚上隔壁也有这种声音,怕是早就冲过去了。

    朱老大回来的晚,田野这边已经吃上饭了,朱老大进门高高兴兴的:“爸妈,老二回来了,听说弄回来不少的好东西,东西呢?”

    说的这个仗义呀,就跟这个东西应该是他的一样。

    朱大娘看大儿子都不顺眼了,好歹是兄弟,受苦受难的,这大小子就惦记那点东西呀。

    朱铁柱:“滚屋睡觉去。”

    田野刚收拾桌子,田嘉志就躺在草甸子上撒赖呢。隔壁的声音听的真真的。

    打一架之后,两人相处随意多了,田野踢了一脚:“不想生气,就屋睡觉去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不走,屋里热,没有这边凉快,而且他身上都要散架了,一点都不想动,就在这边席子上赖着听着。

    田野心说这小子还有点自虐倾向。

    把灶房收拾好了,灯关了,才开始在院子里面清洗自己。不得不说有大盆温水还是挺好的。

    田野心说黑天半夜的,田嘉志看不清自己什么啥样。

    隔壁朱老大声音恼怒:“咋的,老二没把东西送回来?”

    朱老三:“大哥,二哥现在是田家的,都改姓了,隔壁田家的田。”

    田野差点呛到,这玩意还滚动播出,怕朱家两口子不够扎心呢。

    朱老大:“改姓那是他的事情,咋就不孝顺爹妈了呢,忘了他身上留着老朱家的血了,走跟大哥去找他起,那是咱们老朱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田野摇摇头,后面这话要不说的话,朱老大还能站住半分理。说过之后,那就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。

    田嘉志蹭的一下就窜起来了,连身上的疼都不顾的了。

    田野刚洗完脸手都没擦干净,赶紧把人给拦住了,小声地劝导:“你不累?咱们在练练。你哥这人那就是个脑子不好使的,到处都是坑,跟他打架你脑子也不好使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咬牙切齿的:“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”

    浑劲上来了,想要甩开田野的手:“你别管我,我非得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田野翻白眼,你两一个妈。跟自己呆两天这小子就暴力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瞪像田野,不是一般的横:“撒手”

    刚好月光这会就在田野脸上呢,田嘉志手上没劲了,眼睛也有点发直,嘴巴张开就没有合上,那天自己没看走眼。

    痴呆呆的确认眼前的人,不是换人了吧:“田野?”

    田野不知道自己掉马甲了:“叫魂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嗯”可不是叫魂呢吗,要是不闹妖,怎么这人脸变好看了呢。白白净净,眉眼弯弯的,看着都不真实。

    隔壁那边朱老大被朱铁柱又抽鞋底子呢。

    田野笑了:“看吧,不用你收拾,有明白人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心思哪还有隔壁呀,傻傻的盯着田野的脸:“你夜里变脸呀。”

    我还狼人呢,田野手顿住了,撒开田嘉志:“脑袋摔晕了,眼睛都跟着花了,聊斋呀,我还变身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进屋了,连头都没回,要死了,竟然让这小子看到脸了。

    哪来的月亮呀,刚才不是黑棋麻瞎的吗。

    朱老二摇摇脑袋,难道刚才自己癔症了?可还能癔症两次。

    夜里田嘉志都没睡好,这次不是因为朱家,是因为隔壁的妖精,能变脸的妖精。

    一直到第二天早晨起来,田嘉志出门,就看到耷拉眉,吊眼稍,跟没洗脸一样的田野,心里才踏实。

    忍不住想,癔症了,肯定是癔症了。

    田野:“看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小心的试探一句:“没看什么,你那眉毛一直都这样”

    田野皱眉回答的粗鲁:“眉毛怎么了,还能变样。”

    确实不能变,就是没有弯弯的好看。田嘉志再次肯定癔症了,不然一个人不可能两个面容。

    为了转移田嘉志的注意力田野把牙膏递给田嘉志:“没买牙刷,我自己会做,你先用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这东西,一眼一眼的光看着田野整齐的小白牙了,难怪她牙那么白那么干净呢。

    他们家没有刷牙的习惯,田嘉志抿着嘴巴,昨天那股子羞愧又上来了,默默的接过牙膏,什么都没说就去洗漱了。

    田野松口气,延续田大兴的生活习惯,她来的时候他们家就有一个茶缸子,两根牙刷子,田野跟村里人不一样,天天刷牙,田大队长也是知道的。这个不突兀。

    只能说原来的田大兴挺讲究的。孩子跟着他十几年,习惯了。

    这事挺自然的继续下来了。田野的牙膏就是田大队长去县城的时候给稍回来的。

    看着田嘉志那边洗漱好了,田野递给田嘉志两根玉米:“吃东西,昨天买的两包红糖,你送去队长家一包,给你家留一包。”

    说道朱家,天田嘉志什么都不想了:“给队长家一包就好。”

    田野忍不住劝导:“咱们才定亲,你还得回家呢,弄得太生分了,你在家里还能自在。”真心实意的为田嘉志着想,闹得太生分了,这孩子不是回家受气吗。

    田嘉志忘了昨天晚上被收拾的痛苦了:“那就成亲。”

    田野抿嘴,想得美。当媳妇那么现成的呀,真当她多乐意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田野的样子就不乐意了:“不就是二百斤粮食吗,回头我就跟小武去挣钱。凑够了二百斤粮食,就跟他们家没瓜葛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气乐了,那是粮食的事吗,算了跟这人掰扯不清,就顺着他说粮食好了:“你当凑粮食赎身呢,那你不如直接准备三千斤,彻底放飞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抿嘴,看看田野一脸的固执:“二百斤有盼头。”心说这人怎么不想点好的呀,竟然盼着退亲。心里不太是滋味。

    田野听到咬牙切齿的二百斤,好吧,确实如此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