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一章 镇压
    田野用滔滔恶意揣摩田嘉志的心思,谁知道一个屋檐下住着的小子,心里有没有打自己的主意呀,必须把这股子歪风邪气给压住。

    田野扔了大盆对着田嘉志就冲过来了,被看光那次是没有机会收拾他,正好今儿补上。

    关键还是借机生事,收拾这小子一顿。刚才就该直接下手揍这玩意一顿的,性子太扭吧了,作天作地的。

    田嘉志下意识的绕着井台就跑了,打不过田野,谁知道这丫头力气那么大,盛怒中会不会打死人呀。也只能跑了。

    两人绕了两圈之后,田嘉志脑子才转过来,我爸打我都没跑过,竟然让个女人追着跑,丢死人了。

    对着田野急吼吼的解释:“那都过去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长这么大,从朱老二变成田嘉志,这位说话就没这么痛快过。往日可都是阴沉沉的。

    田野阴测测的还知道注意声音控制呢:“可是你看过了”

    田嘉志恼羞之下口不择言:“也没啥好看的?”

    这话对女人来说伤害太大,简直就是得了便宜卖乖,田野一声怒吼:“你等着我,我肯定不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卯足了力气,对着田嘉志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敌人来势太凶猛,田嘉志一慌后面的什么东西都跟着倒了,划拉一声,然后就更乱了。

    田野那劲头大也不敢真打田嘉志,能打死人的,就是把人从上到下的轮了两圈,弄得田嘉志脑袋都是晕乎乎的,然后田野抬脚把井台边的一个木凳给踩碎了:“没啥好看的?”

    田嘉志脑子晕跟不上思路,强撑着一口气:“难道你让我说有啥好看的?”

    田野黑脸,这个肯定不能说,把碎了的木凳又给踢飞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真是服了,好汉不吃眼前亏:“你让我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田野这个恨呀,也不能把人眼睛给戳瞎了不是:“以后都不许偷看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翻白眼:“你除了一身的力气,还有能让人吃饱饭的本事,还有哪招人看呀?”

    田野忍笑,权当是夸奖了,认真的盯着田嘉志:“不该看的一眼都不许多看,万一看了也不许说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阴沉沉的:“白给看都不看。”

    要的就是你这句话,田野把人松开了,扭脸就笑了,温和无害:“我就是怕你练功夫无聊,跟你边说话边练而已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忍无可忍,好好地一天,弄这么一个结尾,这家也不太安稳:“你确定你不是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是也是间接性的。不招惹我,从来不犯疯。”

    温情变虐情,也就这么转脸的事,让田嘉志有点接受不了,心口跳的老快。

    过别人家的日子果然不容易。

    田野也怕因为自己神经病,把孩子给吓到:“行了,别多想了,我一个姑娘家,被你看了,这事憋心里许久了,今儿你提起来,那我不得急呀,下次你别看,我肯定不急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认真的说道:“不过,你要是敢偷看,看到那个凳子没有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就是借机生事呢,刚才我把你给惹恼了”

    田野看着他惊魂未定的样子:“知道往后就别把我惹急了。起来,就当练功吧,不是大老爷们吗,别这么伤情歪歪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头一次抬头望着天空,把阴沉的情绪露在脸上没好气的说道:“谁还想在练功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你得这么想,早点把功夫练出来,你才能有还手之力。下次至少不用逃跑了。再说了,我追你半天你不想追着打回来呀。”

    可能两人打一仗过后,熟悉多了,田嘉志也不深沉了,有话都知道直接说了:“那也得打得过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打打就能打过了,我觉得你现在这样挺好的,比耷拉脑袋阴沉脸好多了,那么大年纪,哪来的那么多心眼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气的翻白眼。心眼少,他早就饿死了,不想多说话。

    田野把草甸子踢过来: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心里窝火,索性破罐子破摔,冲着田野不管不顾的冲过来,不就是被人花样的摔几下吗。

    田野一直把人给摔到爬不起来,中间还进屋填了一次柴禾。

    看着田嘉志真的起不来了,田野心说今晚上又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:“起来吧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躺在草甸子上赖着,都掉眼泪了,本以为这丫头对自己不错,亏他还想着往后肯定不让这丫头委屈到呢,

    结果这就是个神经病,刚才还还好好地呢,转眼就发疯,这日子是人过的吗。

    恨恨的,还有委屈,为自己抱不平:“我这么多的心眼子,还被家里招出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要不是被自己摔的散架了,这小子肯定不会说出来。真够能憋的。

    在看这小子的眼神,没有了前几日的阴郁,就说适当的运动发泄有利于身心健康吗。

    田嘉志心思重,什么事都憋在心里,田野都怕,时间长了,再把这小子憋成神经病:“能招到我家,那是让你享福来了。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已经把小饭桌给放上了,玉米粥,老咸菜,不过田野给田嘉志把白薯干腾软了加餐。

    田嘉志被田野给拎起来,坐到饭桌旁的。

    本来有一万种的委屈,都后悔,没拿着田小武给的小包裹逃跑,可看到只有自己碗里的白薯干,田嘉志熊熊怒火熄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老朱家,这东西从来就没有轮到过自己。一眼一眼的看田野,白薯干都吧嗒不出来啥滋味了。这东西就是他田嘉志翻不出去的梗。

    两人默默地喝粥,田嘉志看着田野光吃粥,手欠的给夹过去一块白薯干。

    然后就把嘴唇抿的紧紧的,恨自己手欠。

    田野心说后悔的都不吃饭了,还给自己夹做什么呀,再说了,她能把人收拾一顿,能克扣半大孩子吃的吗?

    把白薯干递过去:“吃吧,我就那么大的胃口,吃啥都那样。”

    谁不知道好吃的东西好呀,看到田野这么让着他,就跟找到了,在家里朱老大的感觉一样,被人惯着的,田嘉志就觉得刚才那点事也不算事了。就当两人练功了。间接性神经病什么的,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而且田野那么生气,也就嘴巴厉害点,把自己摇晃的晕乎点,不是一下都没有打自己吗。

    摔地上被田嘉志自动过滤为练功了,那不叫挨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