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九章 碰巧听见
    队长媳妇看着田小武伸出来的手,都磨出来茧子了,心疼儿子,颇为幽怨的开口:“多出息的孩子呀,你可别打了,要是真的跟朱家老大是的眼高手低,看不愁死你。”

    然后跟着说道:“老朱家也是瞎眼了,这么本事的的儿子还给招出来,弄那么个东西当宝贝,有他们后悔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妈这事你可千万别往外说,不然老二肯定的被他爸收拾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刚才扫了儿子磨出来茧子的手了,庄稼人庄稼把式,扫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,欣慰儿子懂事,深沉的来了一句:“现在可由不得朱铁柱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滞留就站起来了,喜形于色:“对呀,等过年的时候老二我两弄架杆就不用在瞒着人了,咋忘了呢。以后老二可不是他们朱家人了。他爸管不上这摊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得了,少得意,这事别想了,过两天朱老二还不得回朱家去呀,两孩子才定亲岁数小呢,哪到哪呀。还有呀,往后你少跟朱老二来往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跟他妈嚷嚷:“刚才你还是说老二有出息呢,你不是挺稀罕他的吗?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独断专行,给儿子下命令:“那是以前,往后不行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炕头上坐着的田大队长,队长媳妇没说为啥不行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耷拉着眼皮:“孩子的事少搀和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听他家男人的习惯了,再怎么不乐意,都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田小武得意的回屋了,累了一天了,在得意也没精神了。

    田大队长在堂屋地上转悠,看着一堆的东西,心说还真是让田大兴给蒙上一个能气的姑爷。

    别人不信,他家小武的话他还是信的。田野在田大队长眼里,就跟田小武说的差不多,到了城里那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,拿不出手的乡下姑娘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:“你说这孩子咋这愁人呢,那野丫头家是那么好去的呀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瞪了一眼媳妇:“歇着吧,有朱家二小子,朱家一大家子挡在你儿子前面呢,要是丫头的命硬的那么邪乎,也轮不到你着急上火呢。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不发愁了,还有点眉开眼笑的:“可不是这么说的,到底是爷们主意正,那丫头就是在怎么邪性,也得先克他们家沾边的呀,跟咱们可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田大队长家消停了。

    田野同田嘉志挑着东西在队长家呆的时间不长,可村里风言风语的也足够传到朱家了。

    何况朱家两口子知道儿子进城了,那也是一早就盯着路口呢,平时儿子在家在怎么不经心,那也是跟家里的其他两个儿子比着差那么点,都是亲生的儿子哪能那么不上心呀。

    听人说儿子带回来那么多东西,两口子都跟着高兴,就算都是破烂那也是好东西。..

    不过村里人一脸看热闹的样子,让朱家两口子不待见。

    牛大娘:“朱家的,你这老二可真本事,你说在你家的时候咋就没看出来呢?这么好的儿子给了人家你可真舍得。那么多东西给队长家送去了。啧啧,不心疼呀?”

    这人就是个挑事的。看不得别人家好。

    朱大娘那脸哪能挂得住呀:“我肚皮本事,儿子生得多。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,不过你是没福气体会我这种心情了。”

    别看都是村里的,论戳心的本事,谁也不比谁差,朱大娘那是转们往牛大娘的心口扎。

    牛大娘这辈子就没儿子这事立不住脚,被朱大娘顶的肺都炸了。

    一句话不多说,扭头就回家了。这婆娘撩拨人能耐,还嘴的功夫差点。

    朱大娘这边也没觉得多痛快,尤其是转身就看到儿子跟着隔壁的野丫头就在后面呢,也不知道自己那话听见多少。

    朱大娘眼前发晕,都是牛家婆娘给气的。

    田野都觉得让她一个旁人听,方才朱大娘这话都戳心,田嘉志这小子,还是明显多余的那个,听了心里得多难受呀。

    斜眼看过去,这小子耷拉着脑袋,眼皮都没有抬,田野都看不清这小子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年岁就喜怒难猜了,可真不好哄。

    朱铁柱也知道自家婆娘刚才那话也就话赶话,咋就那么凑巧呢。暗恨牛家婆娘的破嘴。

    看到两孩子就迎了过去:“老二,丫头从城里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瞟了一眼朱老二,见他不开口,才憨憨的应了一句:“叔,婶,我们从城里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这才有了台阶开口搭话:“咋弄了这么一堆的东西回来?”

    这个田野不太好开口,两家住隔壁,她手里现在这点东西用田小武那孙子的理解都是田嘉志的,田小武那份都给队长家留下了。

    就听边上的田嘉志开口了:“你先把东西先放家去,力气大,也搁不住挑时间长了,累。”

    田野脸上没表情,弄不准这小子说的送谁家,小声地说道:“哪个家?”

    田野没别的意思,就是觉得自己挑的东西就是那几本书,剩下的东西都是田嘉志跟田小武挑的,谁知道他要放哪呀。那不得问问吗。

    而且田野说的声音小,避免这尴尬呢。

    田野就看到田嘉志抬头,眼皮一撩,一张刀削脸一点表情都没有,冷冷的开口:“我还有哪个家?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时候可没有控制音量,不光田野听到了,朱家两口子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田野恨自己多嘴,早知道不问了,这不是显得自己挑事吗。暗骂我哪知道你有哪个家?

    可看着田嘉志眼眶通红,脸色刷白,一副被全世界抛弃的样子,就想自己要是把东西挑去朱家,这小子还能撑住吗?

    咬咬牙,权当是给他留点脸吧。田野跟个听话的小媳妇一样,挑着东西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爱占便宜的牛大娘因为朱大娘刚才的奚落,都没忘跟前凑合。

    田野这次进院子,倒是知道不插门了。外面还有人没进来呢不是,也不知道田嘉志在外面跟朱家两口子说什么呢,田野下意识的就在门口,没走远。

    暗暗唾弃自己,听声听习惯了。这破毛病。

    听到自家儿子刚才那话,朱家两口子的脸色要能好就怪了。才一天儿子就没这个家了。

    朱铁柱抿着嘴巴:“你这孩子怎么说说话呢?”

    田嘉志冷嗖嗖的盯着朱大娘,儿子多就能这么作践。

    朱大娘:“二儿呀,我刚才就是那么说,没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我是你肚皮里面出来的,你想体会什么心情,自然是你说了算。不过往后你就两儿子了,扔出去一个少一个,悠着点吧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被儿子堵的心口疼,都忘了哭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