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七章 小媳妇
    田小武看着一堆书脑门疼,上学就不爱看这个:“你说这丫头弄这么一堆破玩意回去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书都被田野给捆好了,两人也不知道里面到底都是啥书,这么一堆估计很杂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她没爸妈,从来没有上过学,这丫头嘴上不说,肯定是心里羡慕死了。”

    越想越是这么回事,还特意把身边的例子拿出来做说明“当初大牛看咱们上学没少跟她妈哭哭啼啼的呢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表示怀疑,野丫头看着就是个粗糙的,能有这么细腻的心思,老二是不是想多了呀:“那丫头能有这心思?”

    看到田嘉志扫过来略微阴沉的眼睛,田小武立刻改口:“没事,往后你可以教他读书了。”冲着老二他也得高看野丫头一眼。

    说完挤挤眼:“二儿,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呀,教媳妇念书了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三句话就跑偏,不过神奇的田嘉志脸红了,暗搓搓的想,教田野认字,也不是不行哈。

    田小武这个粗心孩子没看出来而已。关键是这孩子没开窍呢,就没长这根筋。

    田野回来的时候,看了好几眼田嘉志,这小子怎么看着那么不自在呢,肯定是自己不在的时候,田小武这小子又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对于田小武那张破嘴,田野只能叹服。

    田野弄回来一根胳膊粗细,不到两米长的木棍子,放在肩膀上,一头一张捆好的桌子,轻松松的就把两张桌子给挑起来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缺点就是,田野个子太矮了,走路的时候,不小心桌子就蹭着地皮。

    远看近看,田野都跟挑着两座小山一样。就她中间显得单薄。

    田小武吹口哨:“这都能行,你这丫头到底多大的劲儿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没好气,要不是你们两个非得占便宜,我用这么费劲吗。

    田嘉志抿着嘴唇,早知道就不拿这么多了,不就是三毛钱吗。头一次认识到,占便宜比吃亏还心里不舒服呢。

    跟在田野身边不吭声,时不时的看田野一眼。

    天气干热,尽管刚才跑开的时候,偷着喝了点水,没有一会田野又渴了,挑着东西,一身的大汗,严重缺水。

    田嘉志在边上伸手不是递手巾擦汗,就是把水壶递过来:“喝口水。”

    心说等自己练出来一身的好力气,这活可不能让田野干了,他一个大老爷们跟在后面,磕碜的慌。

    田野这次不嫌弃水壶是别人用过的了,不喝水这么多的东西怎么挑家去呀。

    放下东西连歇脚,在喝水,用袖子轻轻的摸汗。

    田小武就看到他们家二儿,在包裹里面翻找半天,把野丫头买的白布拿出来,叠的厚厚的,等田野在起来挑东西的时候,给田野递过去,垫在肩膀上。

    在体贴的把水壶接过来,自己背着。

    田小武在后面拎着一摞的书,心里不是滋味,怎么看,自家老二儿都成了小媳妇呢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的情景,辛苦发堵,不应该是这样的呀。

    他一路上都叫了好几次了,这小子愣是没过来自己这边。发愁死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心里不自在,好歹自己也是爷们呀,还顶门立户呢,关键时候,还没有女人顶事呢。

    看着田野挑挑子,他心里更愁,啥时候才能有这么一身的力气呀,晚上还得继续练。下定决心必须练。

    让女人给压一时可以,总不能让女人压一辈子。

    挑着东西的田野也发愁,这么大的太阳,晒的人顺着头发往下流汗,也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草籽粉会不会给擦掉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这小子还紧跟着自己,总是递手巾擦汗。这么擦下去危险呀。

    要不是怕他们回去晚了,田大队长不放心,田野都想索性等凉快了在走好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体贴的小媳妇一样:“累了就歇会,咱们不敢路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这人从县城出来就话不多了,这会咋又好了。这心情变化也太快了,自己可根不上年轻人的思路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这时候还哪顾得上牙齿是不是白呀,光想着这堆东西太累人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才刚开始走多大会,就歇着呀。老二儿呀,她又不傻,累了自然就歇着了,你要是没事,帮我拿会书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瞪一眼田小武,他们走五百米就走不动了,田野挑这么多东西呢。

    不搭理田小武,继续在田野身边忙前忙后的。

    田小武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没想到你还是个心疼媳妇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翻白眼,这小子真是怕别人把他当哑巴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不蹦跶了,第一时间偷看田野,幸好田野没什么反应,田嘉志有点羞涩,有点恼,瞪了一眼田小武: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至少不在绕着田野前后走了,老老实实的跟着田小武在后面走,不过隔几分钟还是要问一句,歇会不?

    田小武回瞪田嘉志,心里一片阴云,终于意识到,自家小伙伴好像要被抢走了呢。

    幽怨的说道:“你这名字起的不好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挺得意的,怎么也比朱老二好: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好什么好,这名字天生与我相克,没看到吗,才换了名字,就跟我不亲近了,这都是名字的错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说的不经心:“你叫熟悉了,就顺过来了。我不跟你亲近还能跟谁亲近。”

    那倒也是,田小武被安慰了。也不没事找事,嫌弃田嘉志的名字了。老二还是跟他最亲近的。

    田野被俩二傻子,累成了大傻子,还得听俩人稳固友情的小船,累心呀。

    尤其是田小武,时不时的还要来一句,做他们家老二儿的女人应该如何如何,要如何如何。跟老和尚念经一样,烦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田野懒得搭理他,随他在身边乱嗡嗡,谁知道以后田嘉志的媳妇是谁呀,而且这么多的要求,不打光棍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田野就想了回头等田小武这小子有媳妇了,她就一句一句的把这些高见都给他媳妇说说。

    让田野有意思的是,田小武说这话的时候,田嘉志那小子都是在边上挺着胸脯当表态的,看来是颇为认同呀。

    田野心思微妙了,得罪人的事都让田小武做了,田嘉志这小子得好处。这两小子配合得好呀。

    这是被两破孩子套路了。真当她傻呀,感觉心口有点堵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