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六章 贪便宜
    田野真心觉得五毛钱不多,想到物价的问题,还是跟着说道:“大爷,我们仨孩子,一人一毛吧。”说着就把三毛钱递过去了。

    大爷接过钱就去棚子里面猫着了,根本就不搭理他们三。意思就是随便转,随便拿。

    朱老二心疼钱,后悔没来得及拉住田野。看田野的行事,还有点脸红,下次有这样的事情,他应该在田野前面才对。不就是跟人说句话吗?

    田小武又一次傻眼了,这也成。

    当初他跟田嘉志一块到城里来卖架杆的时候,他们两个都不敢跟人搭话,都是买主跟他们搭搁的。

    后来到城里多了,才稍微好一点,这丫头倒好,看到谁都跟认识一样,上去就说话,真傻呀?

    忍不住就说道:“二儿呀,往后你可得长点心,家里的钱得自己把着,这丫头没心眼还败家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瞪了一眼田小武,正懊悔呢,男人就该是顶在女人前面的,总觉得被田野给比下来了:“叫大名。”..

    田小武挠脑袋,这孩子才在野丫头家里呆了一天,脑子就不好使了,都不知道听重点了。这丫头的咒力也太强了。

    忍不住拉着田嘉志离开田野几步。

    田嘉志瞪田小武:“拉什么呀?”

    田小武怒其不争:“咱们哥两走咱们哥两的,跟个丫头屁股后面转悠啥呀?”

    一人一毛钱呢,不得可着劲的往回拿东西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抿嘴,啥都不说跟着田小武换个方向走了。

    在田嘉志看来,田野拿一毛钱进来那就是看热闹的,他跟田小武是爷们,可不能让一毛钱遭禁了,得弄点正经的东西回去。

    田野在前面哪能听不到呀,心里就乐,整个俩**青年欢乐多。

    跟前没人自己才得劲儿呢,三毛钱吃亏的肯定是老头。不过现在的破烂都是公家的。跟老头也没啥关系,下手黑点没事。

    田野趁着两人没跟自己在一块,有用的没用的东西都扔空间一点,破桌子破椅子的,还有废铁都拿几块,谁知道啥时候能用上呀。

    就是大胶皮的车轱辘都弄了一个放到空间里面,除了这个,也么啥好东西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面唯一遮雨的棚子,里面堆满了破书破本。

    田野没看到传说中的孤本什么的。捡漏什么的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翻了大半天才才把初中到高中的课本给找出来一套,正好没事让田嘉志学学,这么大的孩子,不学习将来能做啥呀。

    作为临时的监护人,田野还是很负责任的。想起来自己是个不识字的,又弄了一堆没用的书籍搀和里面。找根塑料坯子捆了一大捆。

    余下也没有田野能看上眼的了,就拎了那么一大包的书出来了,让田野说,光这点书就值三毛钱。

    等看到田嘉志同田小武两人费劲的托着一大堆东西到门口的时候,田野真心的不知道怎么形容好了,一人一毛钱,他们弄得满身都是东西出来,怎么好意思的呀。

    田小武这还抱怨呢:“看看你败的一手好家,一堆的破烂,哪就值三毛钱了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虽然没说什么,不过意思也差不多,眼睛就在破烂堆里转转呢。看来是觉得手里这点东西不值三毛钱,还要在挑点。

    田野就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不得人心,也不多话,看着两人弄出来最大的一件东西,就是一张四条腿,半人高的方桌,都掉漆了。桌面上两人堆了一堆的东西,抬出来的。

    田野把桌子给翻过来,找四块木板挡在桌子腿里面,两人手上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放到木板里面。就这么翻转一下,田嘉志跟田小武手里鸡零狗碎的玩意都能装下了。

    然后单手用力,桌子就到田野的肩膀上了,看着轻飘飘的,田野另一只手里还拎着一摞书呢。

    田嘉志同田小武两人在后面傻眼了,怎么忘了这丫头力气出奇的大。

    两人的反应不是赶紧跟着走,而是直接在杀进了破烂堆里,没有一会又弄了一张差不多的桌子出来,两人没有田野那么大的力气,效仿田野的办法,两人把桌子倒着抬出来的,里面杂七杂八的玩意依然不少。

    看门的老大爷看到他们三的时候,脸色都青了,鉴于田野手上拖着的东西实在扎眼,老大爷憋了半天愣是没说出啥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还有这么大力气的丫头呀,早知道他就不让三人进去了。

    老大爷黑脸:“三毛钱,拿这么多东西,你们好意思的呀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:“大爷,这可是说好的,钱都收了,你不会反悔了吧。”

    老头冷哼一声,心情显然很不好。

    那两张好桌子,都是他特意挑出来的呢。

    田小武看到看门大爷的样,就知道他们占便宜了,一张脸笑的都要开花了。然后看看田嘉志,老二怎么突然变得爱说话了呢。

    田野怪不好意思的,她往空间里面还丢了一堆破烂呢。有心事在招呼大爷给点钱,被田嘉志拉了一把,三人就走了。

    老大爷在后面忍不住嘀咕一句:“年轻人,不能太贪了,有你们受罪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听见大爷唠叨了,不过鉴于占了人家便宜,没人回头呛声。

    不过没走出去五百米,这两小子就知道人家大爷为啥那么说了,两人贪多,拿的时候只想着不能亏了三毛钱,没走出多远根本就搬不动了。

    咬着牙走出来这么远,就是回过味来了,怕老大爷看笑话。

    转个弯两人就放下桌子,揉胳膊去了。

    田野回头,有点无奈,她今儿一天都没怎么吃饱了,让她拿这两大堆东西回去也累得慌呀。

    田嘉志看着田野的样子有点不好意思:“你们在这看着,我回家推独轮车去。”

    田野看看天色:“不用,归拢归拢就成,田野放下手中的东西,别说这两小子挑的东西还是有点用的,长长短短的绳子就好几根。

    田野用绳子把两个桌子都倒放着捆起来,刚好找根棍子挑着走,比托着还省劲儿呢。

    就差一根长棍子,空间里面有,可惜没法拿出来。

    田野往四周看看,直接奔着山上去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我跟你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田野都跑远了,挥挥手:‘看东西吧。’要是让他跟着,斧子都不好拿出来用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看着田野匆匆上山的背影,忍不住说道:“二儿,你这媳妇也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眼睛就没离开过田野的方向:“叫大名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憋屈的看看田嘉志,这小子中毒了吧,不就换了个名吗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