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五章 开点小卦
    三人再次出来的时候,田小武脸上兴奋,在他看来,田野虽然没有眼力见,不过够蠢,把售货员都给蠢老实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(朱老二)看田野就不是那么回事,早就觉得田野的不是看上去那么老实。

    突然就想到,那天从墙洞里面看到的田野,满眼的白。偷瞄一眼,哪有白呀,除了眼珠子,还有牙,这丫头就没有白的地方。

    脑子里面田野横眉怒目的样子,闪一闪就过去了,肯定是自己看走眼了。

    然后刚有了名字的田嘉志同志就想到,好像村里人的牙齿真的没人能比的过田野白呢,难怪这丫头要买牙膏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田嘉志有点脸红,一路上都是田小武再说,田嘉志就没有开过口。怕自己牙齿不够白,羞于出口。

    城里也没啥好买的,田野看着田嘉志不开口,心说还得走小半天呢,也不能三人饿肚子回去呀,可找吃东西的馆子,半天都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不得已询问田小武:“买几个包子去哪买呀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那要去食品站。”

    田野就瞥了一眼田小武,田小武自动就带路了,到了地方,田小武才黑着脸看向田野,心里不太得劲,怎么感觉自己跟班一样呢。

    田小武不知道这叫气场。

    好在自己及时回神了,看到田野要买包子,当时就怒了,这女人不会过还败家,竟然要吃包子,直接跟人买了三个玉米饼子,一壶热水。

    在看看边上闷不吭声的小伙伴,田小武略忧愁,回头得好好说,女人可不能这么惯着。

    田野没心思管这小子,以后她有的是细粮吃,不在这点东西。就吃玉米饼子吧。

    瞥了两眼田嘉志,这人情绪不太好,本来就不怎么开口说话,这会说话跟少了:“你还想买啥呀?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看田野,扭过头才说道:“没啥买的了,咱们早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田野略忧愁,晴转多云偶阵雨,这心思太难猜了,少年人不太好讨好呢。

    三人出了县城才找个背风的地方吃饼子。一个人一个饼子,一块绿豆糕。..

    田小武吃完咕咚咕咚的喝水,水壶是人家田小武带的,田野家就没有这个设备。

    田小武喝过之后递给田嘉志:“二儿,喝水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看田小武,接过水壶:“往后叫我大名,尤其是在隔壁家跟前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田野仰头望天,老朱家这是生了缺心眼的儿子,还是生了个小心眼的儿子呀。这是非要回家戳老两口子心呢。

    田小武挠挠脑袋:“我这不是觉得别扭吗。”

    田野也觉得别扭,看看两人,默不吭声的吃干粮,不插手意见。

    朱老二瞪了一眼过来,田小武才开口:“大志”

    田嘉志才开口喝水。这是满意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差点跟着田野一块翻白眼。摸摸脑袋,忍不住说道:“二儿呀,往后,我要是惹了你不痛快,你就跟我说,我肯定改,你千万别心里憋着跟我较劲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瞪一眼田小武,不用开口就知道在问田小武,为啥呀?

    田小武抿嘴吭哧半天:“这不是怕了你的记仇劲儿了吗”

    后面没说的谁连亲爹妈都这么小心眼了,换成自己不定啥样呢。

    田野在边上噗嗤就笑了。

    田嘉志恼羞成怒,一张消瘦的脸颊绷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田小武这个二货:“不是,二儿别生气呀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就是忒稀罕你吗,怕不小心就让你恼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忍不住再次笑场了。感情表达的还挺奔放,忒稀罕。哈哈。

    田嘉志冷愤恨的看着田小武:“叫大名。”

    噗嗤实在是忍不住了,田野笑的都掉眼泪了。纠结半天最在意的竟然是这个。

    田小武立刻屁颠屁颠的:“大志,大志。”

    然后扭头对着边上看笑话的田野:“臭丫头,笑什么笑,我们哥两的事情往后你可不许多嘴。”

    说完讨好的看向田嘉志:“大志,是这个理吧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匆匆扫了一眼田野,看着田野没啥表情,才略微的点点头:“咳咳,我就不可能跟你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说完把水壶递给田野了。田野接过水壶,看看两糟心孩子,羡慕人家那份友情。至于水壶还是算了,认可渴着,也不想跟着两人喝一壶水。

    田小武听到田嘉志的话,阳光的立刻就窜起来了:“我就说咱们哥两不一般吗。哪是家人能比的呀。”说完还挑眉看看田野。

    田野直接扭头不搭理,幼稚的娃,谁愿意跟你们亲近呀。不够麻烦的呢。

    刚好看到远处一个大院:“那边是什么地方,看着院子挺大的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跟着田野的目光看过去:“收破烂的地方,县城那边的破烂都在这边堆着呢。”

    田野眼睛都亮了:“过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怒瞪,这丫头怎么非得给自家兄弟丢人呢:“你怎么这么土豹子呢,连破烂都没见识过。”咋就不能给老二长点脸呢。

    田野都不搭理他,直接看向田嘉志。

    田嘉志:“咳咳,过去看看吧。”说着把手里的绿豆糕就包起来了。

    田野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,这年头缺吃缺喝的,她都忍不住吃食的诱惑,这小子竟然还能把绿豆糕给留起来,可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一个县城的破烂场也没有多大,大院子里面堆的东西,都是破的不能再破的东西,最多的就是碎玻璃瓶子。

    看门的大爷看到三人过来,语气不善:“干什么的,走远点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拉人就要走,这事被人当成偷破烂的了,就说这丫头专门往丢人的地方走吧。

    田野劲头大,田小武跟本就拽不动,何况田嘉志那小子还把田小武跟田野给隔开了。

    田野凑过去:“大爷,我们乡下来的,想看看里面还有没有能用的东西,您让我们看一眼呗。”

    大爷口气好点:“丫头走吧,好东西早就让人挑走了,哪轮到你。”

    田野软磨硬泡的:“大爷,你就让我们进去看看呗。”

    大爷扫了一眼他们仨:“看上东西不能白拿走。”

    田野答应的痛快:“哎”

    看门的大爷:“我也不是欺负你们年纪小,不管你你们仨能带走啥,都得给我五毛钱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还说不糊弄人,你这堆破烂,哪有值钱东西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跟着说道:“我们就看看。”

    大爷脸色一耷拉:“要是都让你们随便看,我还在这里看门做啥呀。五毛,只要带的走,随便拿。”

    这是看准了,他们仨年岁小,带不走多少东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