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四章 田嘉志
    好在朱老二,就拉了田野一下就把手给放开了,转头就跟田小武说话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朱老二脑子都是钱,不能说玉米的事情快要把它给憋坏了。

    朱老二:“小武呀,你说这城里的女人咋这么败家呢?买东西都不问价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立刻就把田野给忘记了:“城里人傻钱多,往后咱们哥两找了好东西都倒腾过来还钱。”两人一脸向往的想着大房子,生活真美好。

    田野在边上听的眼角直抽抽,这话一竿子打翻一船人,看看朱老二穿的补丁落补丁的,即便是日子不好过,谁好意思跟他还价呀。

    在看两人的表情,神态,两个典型的投机倒把分子。

    不行,这年头动不动就严打,自己现在就相当于朱老二,不对,田嘉志的临时监护人,可不能把人给带歪了。得注重教育,把人看好了。

    生活差点没关系,这年头的人日子过的都这样,得有命在。

    到了供销社,田小武同朱老二志得意满的拉着田野看东西,不知道的以为这两人兜里多少钱呢。

    田野扫了一圈都没啥上眼的东西,满县城就这么一个供销社,里面的东西忒寒酸,磕碜:“这就县城?”

    实在忍不住了才开口的。

    田小武比朱老二知道的多,满脸的炫耀,跟供销社他们家的是的:“看傻眼了吧,咱们乡得天独厚,公社就在县城里面,要不然哪有让你开眼的机会。偏远一点的大队,大队干部都没机会到县城来。”

    田野觉得他跟这小子天生八字不合,又不是你们家在县城,嘚瑟什么呀。

    扭头看到卖瓜子的,又舍不得动窝了。

    边上的两个售货员对着他们三个乡下人嘀咕半天了。

    不用听田野就知道被人瞧不起了。有点羞涩,贫穷,遮都遮不住的,这话早就有人说过。

    朱老二顺着田野的视线看过去,觉得这东西不抗饿,买了纯遭禁钱呢,踌躇一会还是询问田野:“想吃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有生的吗?”

    售货员不耐烦的看着三个土豹子:“生的熟的都有,买不买?”眼睛都要甩天上去了。

    田野真的想要葵花籽:“要生的。”就是被售货员一副你们买得起吗?的态度给弄得腾腾上火。要不是为要瓜子种子,谁忍他们呀。

    田小武火爆脾气,瞪了田野一眼,吃啥不好吃这东西,又不管饱,又不解馋。还被人给奚落了。

    朱老二耷拉着脸不太高兴,不是对着田野,而是售货员的态度让人生气,要不是田野要吃瓜子,朱老二肯定转身就走,冷着脸说道:“来一份生的。”

    售货员冷哼一声,愣是不好好搭理人。

    低头的时候田野看到地上有一颗瓜子,捡起来把瓜子抓在手里,田野心里满足了。看着两个看不起人的售货员,笑容特别的灿烂。

    拉着刚把朱老二改名为田嘉志的人:“我们不买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气的瞪眼,这丫头咋这不知道给自己长脸呢,这不更让人看不上了吗。

    售货员:“买不起就别张嘴,别再这晃悠。”

    田嘉志(从这往后朱老二就要改田嘉志了,有没有不习惯,我都不敢用田嘉志做人称呢,怕大家接受不习惯。慢慢适应两章吧。)田小武两人都气的鼻子上火,瞪着眼睛往前冲,受不了这鸟气,要跟人家理论理论。可也没有田野力气大,一手一个就给两人拉住了。

    田野根本就不把售货员的话看在眼里,笑呵呵的对着售货员,看着售货员坐下了,才接着开口:“我买熟的。”

    售货员瞪眼:“到底买不买,你捣乱来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老实巴交的:“我没吃过这东西,一时间拿不定主意,现在想好了,我买熟的。”

    售货员不情愿的站起来,刚要用小铁缸子给田野装一份。

    田野又开口了:“等一下,我要生的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公家单位的员工可牛气着呢:“你到底是不是来捣乱的,吃不起就吃不起,装什么像。”田小武拿出来厚厚的一摞钱,看着有十几块:“谁说我们吃不起?”

    田野拉着田小武的手,把一摞钱装回去,不急不躁,执着的盯着售货员:“我要熟的。”

    售货员看着田野,在看看田小武鼓囊囊的口袋,一副你别再变了的样子。拿起缸子要给田野拿瓜子。

    田野非得变,脸上表情平静的很:“我要生的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田小武看着售货员的表情都知道,他们占便宜了,不生气了,拉拉边上的田嘉志,挑挑眉毛:“这丫头真傻假傻呀?”

    田嘉志看看怒火冲天的售货员心里解气的很,村里老人都说了强龙不压地头蛇,他们出门在外不能惹事,拉着田野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田野也不较真,对方生气了,她就顺气了,笑呵呵的跟着田嘉志就出来了。感觉在村里憋屈的火气,都消下去不少。

    要是墙上没有贴那多的标语,田野都想着在城里过日子也不错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一脸的兴奋:“你可真行,看把那老娘们折腾的,看以后她还敢小看人不。”

    田野不吭声了,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的话更好。

    供销社门口,朱老二回头看着供销社:“可惜还没买绿豆糕呢。”从早晨就惦记着让田野也尝尝这个贵的离谱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田小武心说弄这么个惹事的丫头,竟然还想着吃绿豆糕呢。使劲的瞪了一眼田嘉志,也就是他们家朱老二。

    田野不怕这个,想进去就进去,两小子到底脸皮还薄了点:“在进去买好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同田嘉志(朱老二)两人都被田野的厚脸皮给镇住了,还敢进去:“你说真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:“供销社,本来就是给咱们广大劳动人民供给日常需要的地方,为什么不能进去?”

    说着拉着两人就进去了,心动不如行动吗。

    刚才的售货员眼睛狠狠地瞪着三人,田野都不看她,直接奔着绿豆糕:“三块绿豆糕。”

    田野不知道这东西啥价,直接拿出来个五毛的。估计能够。

    这个售货员刚才看了半天热闹,有经验了,先把钱收了,才给三人包绿豆糕,最后找钱。

    不过态度比刚才的那个售货员好。看来长教训了。

    田野把自己定位为蠢消费者的立场,就跟没事人一样,大大方方的询问两人:“还买别的吗?”

    小哥两摇摇头,很深刻地认识到,原来这些售货员(城里人)也就那样,他们这些乡下人也不是那么拿不出手。还不定谁看不起谁呢。

    同样是破衣服,同样是那个村里没人待见的田野,可看在眼里,却比城里人都有气势。

    田野又在供销社里面转了一圈,看都不看刚才卖瓜子的售货员,大大方方的买了几张窗户纸,三包红糖,还有咸盐,牙膏,最后撤了点白布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,田野在供销社转了好半天都没有看到卫生用品,只能当着两个大小伙子的面,买点白布准备着了。她都这么大了,大姨妈早晚都得来。

    田野只管掏钱,其他的票都是田小武给的。两人一看田野这个态度,就知道这人没出过上岗村,连出来买东西该带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田嘉志(朱老二)心说,往后家里的事情他得多操点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