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三章 时下审美
    田小武不太乐意,跟这丫头一块丢人现眼,哼。

    不过哥两往常来县城也是分开行动的,嘀嘀咕咕的带着田野又进了大院:“看你,就知道添乱,这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只要能到种子站,田野不跟他计较,随他怎么说。

    这时候就显出来村里土衙内的好处了,到种子站都能跟上搭上话,还有人带着田野在储藏库里面,看了好半天。

    不过也没有啥稀罕东西就是了,再次感叹,这是一个很清贫的年代。

    田野东摸摸,西摸摸,一副没见过大天的样子,也就弄了几粒小麦种子,几粒稻种。人家种子站的人,不介绍,田野都分不出来啥是啥。

    田小武就不知道这些玩意有什么好看的,还看的舍不得走。难道能变成大米白面吃进嘴里吗。太丢人现眼了。

    唯一让田野没想到的是还能弄到一把花生。

    是种子站的人给的,人家拿田小武当小孩打发出来,随手塞了一人一小把花生,有二十几颗生花生豆。这算是惊喜。

    田野心满意足的从种子站出来了,哪怕就有一粒种子呢,她也能弄出来一片稻田,呵呵以后不愁吃不上细粮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鄙视田野的喜形于色,看看就高兴成这样:“看你这样子,一点见识没有,幸好是我带你来的,要是咱们老二儿跟着你来,多给哥们丢份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都懒得搭理他,姐的世界你懂个嘛呀,不过今儿能有这么多的收货,没有田小武办不到,心情贼好。连带着看田小武这个刺头都顺眼多了。

    种子站的同志可不认识她田野是谁,能放她进去那是看的人家田小衙内的脸。别说还有意外得来的花生了。所以要给田小武面子。

    朱老二在医院门口把玉米还有鸡蛋买了两毛钱,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季节的嫩玉米可真值钱,比鸡蛋都贵。恨不得把田野家的后院院子都给弄成嫩玉米棒子,留着卖钱。

    根本就没想过,他现在就插手人家田野家的事,是不是不太好的问题。

    看到田小武带着田野过来的时候,朱老二脸上红彤彤的兴奋都抑制不住。

    田小武那是朱老二的铁杆,这小子也就是手里进钱的时候,能精神成这个样子:“二儿就知道你在这呢,不是把鸡蛋给卖了吧。”

    卖鸡蛋,怕是连玉米都给卖了,田野难得先开口,把朱老二的兴奋话头给打住了“总共就剩下那么点鸡蛋,卖了回头你们两饿了吃啥呀?”

    他怕朱老二一高兴,说卖玉米的事情。

    朱老二终于淡定了,不是傻子,看田野的样子就知道不太想开口说玉米的事情。

    朱老二想,田小武嘴巴厉害,田野可能怕田小武说她败家,朱老二愿意给田野遮掩。这么高兴地事情愣是没提。

    这年头种不好庄稼,那可是被人笑话的。谁家玉米种不熟,这么遭禁着吃呀。

    终于压下去几分兴奋,抿着嘴巴:“恩,卖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撇嘴:“看你那财迷样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桃花眼都弯弯的,看着有点勾人:“田野头一次来县城,咱们带她转转。”这个话题算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嫌弃的看看身边的田野,还转转呢,带着田野还不够丢人的,一身的衣服又丑又土,他都开始替老二发愁了,这样的媳妇往后可怎么带的出去呀。

    被嫌弃的太明显,田野忍不住低头打量自己一番,在看看周边的城里人,咳咳,说实话,田野真看不上周边人的打扮,太土了。

    时下女人的打扮都是,露着花袜子的脚脖子,盖不上脚面子的肥腿裤子,一脑门子的黑卡子。要是再加上一个花褂子,哎,让田野嘬牙花子。

    要知道以后的美女们为了露出性感小脚裸,都是不穿袜子的,顶多穿个袜底。相比之下田野看不上他们的打扮。

    可眼下不行,田野同样露脚脖子,可她性感不起来,一双胶皮轱辘鞋,露出一大截的黑脚脖子,裤子还打着补丁,大腿小腿回弯处,都是弄不开的死折子。脸跟头发,那就不说了。伤眼。

    在穿双花袜子就是赶时髦的年代,田野忧伤了。

    田野看不上人家的打扮,人家也看不上田野的打扮,过来过去的人,都多看她两眼,也难怪田小武嫌弃成这样。

    亏得边上的朱老二小小年纪,沉稳持重,没表现出来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田野就不知道,人家朱老二眼里根本就没看出来美丑,看着城里的女人不顺眼着呢,不好看还花钱打扮,还不如手里留两钱呢。

    田野知道怎么弄嫩棒子,那是能卖钱的,城里的矫情女人回头得拿钱跟他们换嫩棒子,咋想都是田野更好。

    朱老二愣是没看明白,田小武眼里那点不乐意加嫌弃。

    立刻提议到:“去供销社吧,上次小武我两吃的绿豆糕甜的很,咱们再去买两块。”朱老二那是很愿意在田野跟前表现一下优势的。..

    田小武瞪眼,难以置信,他们家老二多在乎钱呀,自从第一次吃了绿豆糕,以后再也没买过,连他自己花钱买,朱老二都给拦了,说那东西就那么一口就那么多钱,不值。

    今儿竟然舍得花钱给野丫头买绿豆糕吃,田小武头一次知道什么叫媳妇。跟兄弟不一样呀,有点小忧伤。

    田野有点不好意思,她也没这么丢过人,幸好脸上遮盖的好,轻易别人看不出来自己那点羞涩:“好。”

    尽量离两人远点,少年人那点心气田野真的挺懂,挺理解的。

    可惜朱老二没懂,拉着田野:“你跟紧点,没来过城里,人多,别丢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看看周围稀稀落落的那点人,还有县城就这么一条寒酸的大道,想丢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算了他都不嫌弃丢人,自己躲什么呀,至于田小武,对不起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臭着一张脸,斜了朱老二好几眼了。尤其是看田野不顺眼,感觉到友情危机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才认识老二几天呀,凭啥比自己同老二走的亲近呀?

    田小武心里不服气着呢,说啥也得把老二给拯救出来,那就不能给这丫头走近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