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二章 落户
    在朱老二同田小武看来,田野的样子就是头一次进城的土老帽,看啥都新鲜,眼睛都不知道往哪看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熟门熟路的带着两人去公社,这地方他熟,跟田大队长一起来过不止一次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不光地方熟,人头也熟,事情顺利的让田野侧目。田野更认识到了,田大队长在上岗村的绝对权威,一封介绍信就这么大的力量呢。

    把田大兴的户头换成田野的,田野捧着户籍,心口有点激动,有了这东西,她以后就算是有身份的人了。田大队长对她的掣肘能够稍微的缓和些。

    不过想要走出上岗村怕是还不行。光有身份不够,这年头出行还得要介绍信。

    索性看过县里的样子之后,田野根本就不打算跑,这年月跑到哪都一样,城里还没有乡下好过呢。

    到朱老二改户口的时候,碰上了难事。改名字有介绍信倒是方便,问题是入户口的时候,人家同志说了:“改姓了,还落在朱家户头上呀?”

    朱老二有点蒙。

    田小武挠着脑袋:“是哈,都招出来了,也改姓了,在落到朱家不太合适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那心呀,飘飘的,酸酸涩涩的,有点委屈,有点难受。

    田小武心粗根本没注意朱老二的脸色,挺认真的考虑一番才说道:“反正早晚都要落在田家的,就落在田家的户口上,省的以后还要麻烦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挤挤眼,小声地说道:“咱们落在丫头前面,当户头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到底多有心眼子呀,因为这点事就把朱老二给卖了。

    田野还想说给朱老二单独弄个户口呢,这事多简单呀,愣是没有机会说出口。

    田小武那混蛋玩意,刚吃完自己的鸡蛋,就横眉竖眼的问道:“你有意见吗?”**裸的威胁。

    田野这次是根本就不想搭理他。说不同意多伤朱老二的面子呀。

    朱老二没吭声,这事让田小武就这么给落实了。

    人家办事的同志皱眉:“这就两孩子,岁数也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自作聪明:“不小了,过了年就十八,开始就上错了,帮忙改过来呗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对这个不是很严,再说了,人家田小武大小也算是个衙内,这事他开口,真的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从公社出来的时候,田野的户头愣是让多了两岁的朱老二给抢封了。

    心里十万句脏话在奔腾,田小武你个祸害,成亲才做的手续,愣是让他一次给完成了。

    田野都想问问这小子,用不用直接再去领个结婚证。更省事了。

    幸好田野脸上涂着东西,脸色好看不好看都不太显眼。

    田小武还跟着嘚瑟呢:“看吧,兄弟来对了吧,立刻给你长两岁,妥妥的一家之主,丫头片子算个啥呀。还不用跟你哥一个本上膈应着了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那点不高兴因为,田小武最后这句话缓过来了,对,终于不用再跟朱老大一个本上膈应着了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老二你那名字挺好听的,‘田嘉志’比‘朱大志’老师给你起的还好听呢。”

    老丈人给小舅子起的名字,自己借用了,不太好意思提,难得朱老二不太愿意提这个问题,绕过去:“往后我就张你两岁了,你不得跟我叫哥呀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一下子就不嘚瑟了:“好呀,你还敢占我便宜。”打打闹闹的烦恼就忘记了,那真是个心里不存事的年岁。

    这两人愣是没有考虑过田野的心情,田野深呼吸好久,才淡定下来,这要不是俩半大小子,田野都怀疑,这两人故意过来占她房产的。连户头都给占了,做得多损呀。

    公社门口,朱老二田小武终于想起来田野了,朱老二:“你没来过县城,有想要去的地方吗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这小子终于办了一件人事,掏出来一堆的零钱:“想买什么,就买卖什么,别跟个乡下人进城是的,给我们老二儿,嘉志丢人。”

    田野恨不得呸他一脸口水,愣是让最后那个嘉志给弄得一点脾气没有,还差点笑场。听着这么别扭呢。

    田野没拿田小武的钱:“我手里有八块多呢。花不了那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对田小武说:“小武先拿着吧,用了我在跟你拿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满意了,男人当家都这样,他得给自己兄弟面子。不过回头得跟老二说说,钱可不能给丫头拿着,当家的男人得攥钱。

    朱老二脸色有点红:“你还是跟原来那么叫我吧,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这个糟心玩意:“那怎么成,得让他们知道你越过越好了,从名字开始都好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,这小子诚心的给朱家两口子扎心呢。怕朱老二日子过得太消停是吧。

    田野:“不然叫大志吧,当个小名,老师起的有意义。”最重要的是,叫出去还不突兀。

    朱家两口子好歹能适应适应。

    朱老二也同意,在学校都这么叫他习惯了,就是还跟朱老排着,心里有点不痛快。

    不过田小武那边拍板了:“虽然我们爷们的事情,没有个妇道人家你说话的地方,不过就叫这个吧,顺嘴。”

    田野昂着头,多一眼都不想看这倒霉孩子了:“你们去玩吧,我到处走走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:“那怎么行,你头一次来,丢了怎么办?被欺负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然后三个人都冷场了,同时想到,田野那身力气,想要挨欺负挺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田小武看看朱老二,也就新上任的田嘉志,他们家老二怎么了,脑子真的不太好使了呢。

    田野也知道让自己单独走走的可能不大,为了取信田大队长,她也不想离开田小武这个招牌:“县城有没有卖种子的地方呀,我过年光看过大队发的白面了,还没有看过这些东西种子什么样呢。我能吃,细粮都换成粗粮了,我想在后院种点细粮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心情有点纠结,田野那饭量要吃细粮,可真是他这个才当了户头的男人压力山大。咬咬牙,迫切的需要钱呀。不然说啥都是空话。

    田小武:“且,没见识,看了也没有用,咱们那片种不出来细粮,得种高产作物。”

    田野挺固执的:“我就想看看啥样?”

    田小武:“行了行了,真是没见识,看这个还不容易,公社就有种子站。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心里有事,对田野跟田小武的对话不咋走心:“你们去种子站,我先出去转转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