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章 美好的愿望
    忠言逆耳,显然不太受叛逆少年待见。

    田野也不愿意因为给朱家当和事老,把自己同朱老二昨天晚上建立起来的那点革命友情给破坏了。

    何况朱老二同朱家的关系怎么处,什么距离,还要斟酌呀。也就不再说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看看前面的朱老二,提到朱家,竟然走路都生风了,呵呵。

    两人到村口的时候,竟然看到队长媳妇了。

    田野很差异:“婶子,你咋起的这么早啊?”

    队长媳妇看看两人,笑的有点牵强:“我就是出来走走,你们这是去城里呀,快去吧,快去吧。”说着就回村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挺纳闷的。

    朱老二看看田野,只当是田大队长家对田野进城不太放心,一大早过来想要交代田野两句的,可能看到自己在不太方便,所以什么都没说:“队长家对你还真好。”

    田野心说,没好到大老远的过来送自己呢。没那份交情。

    倒也没跟朱老二说什么,这事还是深沉点好。

    田野还想着在上岗村借队长两口子狐假虎威呢,被人如此拿捏,总不能一点好处捞不到不是。队长媳妇的出现,到是把老朱家的糟心事给接过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走路不说点啥有点沉闷,田野:“你上学的时候也叫朱老二吗?”

    朱老二脸红,有点不太好意思:“没,老师排着朱老大给我起的名字,大志。”

    田野点点头志向远大,老师还挺有水平的。

    朱老二脸色微红,说话有点扭捏,都没有看田野:“咱们去县里改户口,按照上面写的,我得改姓,改个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大志不是挺好的吗,志向远大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摇头,一脸的严肃坚决:“不行,就冲跟朱大壮排行名字,我也不叫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算是知道这小子到底多记仇了。这是打算跟他哥老死不相往来呀。

    田野没吭声,这事吧,她不好多嘴,人说亲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,回头人家哥两好了,自己肯定是外人。

    而且这事不着急的,田野:“其实成亲的时候在改也行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不这么想,跟他们老朱家糊弄田野粮食是的,再说了早晚都一样,他还能当朱家的二小子吗:“早晚都一样,改。”犹如壮士断腕的决绝。

    听音就知道憋着劲呢,田野感叹少年人心气可真冲。

    朱老二皱着眉头琢磨:“改个什么好呢?”

    田野冷眼瞧着,这小子虽然瘦的竹竿是的,可身板直流,而且年岁小,个头还有的长呢。

    就现在这个条件的穿着打扮,这小子还能凑合着看呢,等往后条件好了,打扮打扮,这小子肯定是个出挑的。

    朱老二耷拉着脑袋时候多,偶尔抬头的时候,田野扫过到过几次,这小子薄嘴唇,桃花眼。在这个年代这个长相不占优势,不符合时下的审美。可看着顺眼。

    就现在他就不大愿意看朱老二发愁。你说这人的长相多占优势呀。

    田野:“咳咳,你有什么理想,或者愿望呀。从这上想个名字,将来也有个奔头。”

    愿望这东西,朱老二随口就来,而且发自内心的:“我就想往后再也不挨饿,天天都能吃的饱饱的。”

    田野深吸口气,能说孩子没出息吗?这个要求可真够简单的,往后还得帮这孩子树立一下人生里程碑,最好能稍微远大点的。

    光说朱老二就满足了,难得抬起头,挺着腰板,露出桃花眼,勾着唇角还能隐隐看到两个浅浅可以忽略不计的酒窝。一脸的向往呀。

    好半天没听到田野开口,朱老二:“你不会觉得我没出息吧?”

    田野一时晃神:“挺美好的志向,既然不想再随着朱家排行,那就叫嘉志好了。嘉,美好之意。而且跟老师给你起的名字,就改一个字,也没有辜负当初老师给你起名字的期许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眉目舒展,唇角含笑:“田嘉志,比我们老师起的名字好听。就叫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自动就给自己冠上了田姓,让田野忍不住纠结了那么一下,太自动自发的了。

    朱老二说完之后才看着田野有点纠结,这人从来没上过学,哪知道的这个呀?

    田野暗恨自己嘴快,哪都有你的事。肯定是这几年没人说话憋得狠了,好不容易碰上个能说话的,连警觉心都没了。

    朱老二还没有成年人那么沉稳呢,纠结一会就忍不住了:“你不是没上过学吗?这是听谁说的呀?”

    田野刚才后悔自己嘴快,心里早就琢磨怎么圆过去了,张口就给扔出去一个解释:“我爸活着的时候,就嫌弃我是个丫头片子,说是要生个儿子,就叫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合情合理,绝对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朱老二脸红了,原来还是老丈人提前把名字给起好的,扭头看向路两边,都不敢看田野了。

    田野心说这个肯定能遮掩过去了。给自己点赞,欧耶。

    两人谁也没有再提名字的事情。田野心虚,朱老二羞涩。

    朱老二用布包着剩下的一根嫩玉米,放在田野的布兜子里面带着呢,就想着,回头到医院门口看看,能不能换成钱,能换多少呢。

    要是真有人愿意买,等来年他就跟田野商量在院子里面在种一茬,长不熟的嫩玉米棒子。

    想到兴奋的地方忍不住就说了:“玉米棒子要是要是真的能卖出去,你就在种一茬长不熟的玉米棒子,咱们欠大队的二百斤粮食就不发愁了。”

    田野闷不吭声的低头走,心说这孩子代入感也太快了。这就开始算计着扛账了。

    不过有人为自己打算,感觉不是很坏就是了。

    没等田野说话呢,不太宽的土路上,田小武站在前面热情洋溢的挥手:“老二儿”时代特有的热**彩,让田小武看上去特别的鲜活。

    就这声招呼,就让田野忍不住捂额头,这要是在挥着小手帕,那感觉苏爽苏爽的。

    朱老二看到田小武,眼睛也跟着明媚了:“小武,你咋在这呢?”

    田小武笑呵呵的:“知道你去县里,别想扔下哥们。”

    田野算是知道,一大早为啥碰到队长媳妇了,不用说,肯定是怕田小武跟她混一块来,半路等着把儿子给逮回去呢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小子技高一筹,知道跑这么远的地方等着来。

    知道这两小子有话说,田野就不远不近的跟着,尽量不打扰人家。

    朱老二也不傻,估摸着田野听不见才说道:“小武,你妈刚才肯定在村口等你的,你这么出来,回去还不得挨打呀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挥挥手:“没事,咱们哥们挨打的时候少了,能差这一回吗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感动,田小武因为他都愿意挨打了:“我又丢不了,那不是让你白挨打吗。”

    田小武瞄了一眼田野,一脸的揪心:“二儿,你没事吧?昨天跟着丫头住的那么近。我都担心了一宿,今儿说什么也得跟你一块去,不能帮你挡灾,能帮你分点灾也行,万一这丫头邪性,可你一人坑可咋好呀?”

    朱老二看着田小武大半会,愣是啥也没说出来,要说田小武够意思,都愿意帮他挡灾了。可这么说田野,朱老二心里又不痛快,所以很纠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