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九章 胸怀
    隔壁朱家几口人盯着连接着两家的院墙都有点傻。

    朱老大难得说句人话:“不是因为给了咱们粮食,黑猴精拿老二出气呢吧?”

    朱老三抿嘴,要哭不哭的拉着朱铁柱的衣襟儿:“爸,我不招出去。”这话太戳心了。

    朱铁柱一张老脸上都看不出来什么表情,硬气的腰板都佝偻了几分。

    朱大娘一张刻薄的脸上,一点表情都没有,惨白惨白的:“我过去,把老二叫回来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跟田野一块上工的时候接触的多,对田野还是有点了解的,那不是个暴虐的孩子,可隔壁的声音,实在是闹心,不是这点念想能安慰的:“两孩子小,闹腾的慌,别去了,明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也是,刚才闹腾的时候他们都没过去,现在过去也晚了呀。忍过两天,把孩子接回来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。

    朱铁柱也是明白他们家朱老二的性子,那小子看着不念不语的,那就不是个愿意吃亏的主。

    他们家老大处处拔尖要强的,你看在老二身上占过便宜没有?

    想到这里朱铁柱才安心不少,指不定是那小子自己折腾的。..

    不过老朱家两口子一夜都没能睡好是肯定的。这份煎熬可不好受,连朱大娘平时对二儿子不咋待见的,都没怎么睡着。

    朱老二起来的时候,田野脸上都抹了草籽粉了,把自己收拾的仔仔细细的,还扔给朱老二两根玉米棒子。

    朱老二脑子都是蒙的,身上还疼,想到昨天被人扔出去那么多次,对男人来说那真是很没面子的,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季节哪来的玉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心说田野自己一人过日子肯定是随性惯了,不会过日子,谁家舍得把玉米这么吃呀,痛心疾首的:“这要等玉米熟了,两根玉米那是多少粮食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都不知道这小子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这个,自己这里还等着解释玉米的来源呢。

    默默的啃着玉米棒子,半会才开口:“哦,去年院子里面种晚了,没能成熟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这才清醒点,终于抓到重点了:“去年的,能留到现在。”也对呀,地里玉米刚抽穗,这个季节哪来的嫩玉米呀。

    田野心说终于问了一个技术性的问题:“家里后院有地窖,去年没能长熟的玉米,我顺手就放在地窖里面了。没想到还能吃呢,不过也没剩下多少了。最近吃着都没有原来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(真的可以,家里都是这么储存嫩玉米的,只限于一个冬天,时间太长就跑浆了。)

    这东西在这个季节新鲜的很,朱老二使劲的啃了两口玉米:“没有呀,挺好的,真能留住呀。”

    田野:“这不是吃着呢吗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脑子灵活,没长成的青苹果都能换成钱,这要是大冬天的有嫩玉米,该当换多少钱呀,肯定比长成的粮食贵。

    不过这东西多了也没用,舍得吃的人不多,还得是医院跟前待产的大肚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朱老二都啃不下去了,啃得就是钱呀。眼下他最缺的是什么呀,是钱。

    虽说是招亲,可想要在田野面前像男人一样挺腰板,那就得先把田野给朱家的二百斤粮食给圆回来。

    田嘉志自小心里就有数,这事关系到将来的家庭地位问题,顶重要的。

    看着剩下的一根玉米棒子说啥也不吃了。

    田野心说难怪瘦竹竿是的,饭量可真小:“饱了呀?”

    朱老二看看天野:“嗯”

    不过玉米棒子没有还给田野,跟田野找了一块干净布包起来了。

    田野心里纳闷,这倒霉孩子跟家里关系看着不太好呀,留着玉米这是要干什么?给谁送去?

    家里有个往外倒腾东西的仓鼠,有点闹心呀。

    田野观察朱老二,年轻就是好,昨天摔的那么惨,今儿起来啥事都没有:“身上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不太自在,谁不要面子呀,挺着腰板,咬着后槽牙说道:“没事,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田野点头那就好呀。今天还能继续。

    两人今天要进城,可也没啥好收拾的,田野就这打扮,朱老二虽说是亲妈,那也是后妈待遇,连定亲都没有能有件新衣服,田野心说这就跟逃荒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显然朱老二这样跑城里跑惯了,没觉得有啥问题。还催着田野赶快点。田野心说好吧,大家都这样,也没啥丢人的。

    收拾好出来的时候,老远的就看到朱家两口子在朱家大门口坐着呢。

    田野脚步有点踌躇,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呀?头一天做亲,拿不准朱家的心思。

    朱老二就往那边扫了一眼,跟没看到一样,拉了一把田野就走了。

    田野心说,这孩子记仇了。心胸还不够宽旷,晚上的好好摔两下,继续练练。

    朱家两口子看儿子还能撩脸子呢,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气的揉胸口,白瞎了她这份心了:“养孩子干嘛呀,都是债。就知道生他下来就是克我的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:“行了,进屋去吧。以后你这嘴巴少说两句,孩子都生分了。”

    朱大娘:“我生的孩子,凭的跟我生分。”

    朱铁柱看看婆娘,老二可不是那么好拿捏的,要是老婆子还想着跟以前那样,怕是家里要闹腾的。

    朱小三在院子里面看着走远的二哥,就想说,现在明明就是他们欠债了呀。还是欠的他二哥的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屋里睡觉的大哥,朱小三心里贼不是滋味。兔死狐悲就这个感觉。

    想起来昨天看着田家送来二百斤粮食春风满面的大哥,朱老三突然就觉得,给他两块白薯干吃的大哥也没多好。

    大哥可是说了,家里的东西都是他的。朱小三嘴上没说什么,心里有数着呢。

    朱铁柱叹气,当初想着把老二给弄出去,就是想着老二有主意,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是太有主意了。

    真是一个眼角都没给他们呢,这孩子拧巴,一时半会的怕是哄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田野小心翼翼的收着介绍信,手里一个破布兜子,里面带着点干粮,终于能走出上岗村看看了。世家那么大我想去看看,这话在脑子里面一直滚动播出呢。

    走到村口才想起来,他们两个出来的早,村里除了朱家,就没人开门呢。朱家两口子不是特意早起要送他们的吧?

    想到朱老二对他爸妈的态度不对,这孩子可别真拧巴上了,清清喉咙:“咳咳,你咋不跟你爸妈打声招呼呀?”

    朱老二闷不吭声的带头走,虽然是他想甩脸色,不搭理人的,他也没高兴到哪去。

    昨天摔得狠了,走的不得劲了就疼。

    田野试着跟朱老二掰扯这里面的利弊:“这么早起来,肯定是不放心你呢,咱们两家住的近,招不招亲这点事根本就不算啥,没有长辈护着,长大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对朱家现在那是一心火,提起来就憋闷:“还不如没有呢,生我出来就是给老大垫菜板子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