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八章 肢体交流
    朱老二语气发急:“你还想看?”这个声音有点高了。

    田野龇牙,这事得掰扯清了,事关人品问题:“我也没上赶着让你家演呀?”..

    朱老二嘴唇气的直哆嗦,不过他到是明白了一件事,自家从头到尾那点打算,人家田野都知道,感觉特别的不舒服,跟扒光了让人随便看是的。

    突然想到:“那你咋还要跟老大定亲呢?”虽然说的不经心,可心里真是特别紧张的。在意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田野翻白眼,因为他傻呗,随口说道:“因为你大哥不愿意呀。”

    什么逻辑,朱老二想半天才明白,难道田野不愿意同自家结亲,不过这话可不可信就两说了。

    当初田野看着朱老大,笑多磕碜呀,说不稀罕朱老大,哼,这事他得慢慢看。不能光听田野说。

    看看田野,自己要是有一身力气就好了,看老大不顺眼,直接就抽过去。

    万一这丫头在这么气人,自己也能收拾一顿,朱老二最在意的就是这个了:“你怎么力气那么大?”

    田野随口忽悠人:“吃的多,锻炼的多自然就力气大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看朱老二:“想不想练练,有两年的功夫,你也能这样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心都火热火热的,想到田野手里挥舞的镰刀,还有一手夹着一袋粮食的样子:“真的能?”

    其实朱老二信一半了。因为他见识过田野吃的真多。

    田野跟拐卖的人贩子是的:“能,我每天晚上都练一阵的,你要是想学我也能教你,不过你确定你能坚持住吗?”

    正愁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,用武力征服这小子呢。顺便帮这小子扩展一下男人的心胸,呵呵。

    朱老二对田野那身力气向往的很,羡慕田野的一身力气可不是一天了,很肯定的点头:“只要你教我就成。”

    有了跟田野一样的力气,还用得着再跟田野说**的事情吗?跟人商量你不能打我,总比不上自己力气大,让别人说,咱们不能打架来的痛快,男人就得这样。

    田野见人上勾了,才慢慢的讲条件:“咳咳,可不能外传的呀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都激动了,但凡不能外传的东西,都是好货:“不传。”

    朱家院子里面飘来的什么声音,都不能影响朱老二想要一身蛮力的决心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老朱家那边很快就没有声音了。因为田野这边传出来的声音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为了先让朱老二对她一身力气有个崇拜性的认识,田野让朱老二随便扑过来摔倒她,踹他,撞他,偷袭都可以。

    她虽然没有传说中的功夫,可仗着一身蛮力,震慑朱老二那是妥妥的。

    朱老二从开始的手怯,不太敢用劲,实验的想要推到田野,到后来的被田野甩出去的越来越远,越来越疼,到忍不住哎呦出声,总共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隔壁朱家,就听到这边,咣当,砰,然后闷哼,最后哎呦。

    朱大娘养大的儿子,什么声音能听不出来吗。

    捂着心口,差点吐血。儿子挨揍了呀。这声音都不做他想的。

    连朱铁柱都被手里的烟给烫到了。

    朱大娘虽然在三儿子里面不待见朱老二,那是在三儿子里面挑一个,跟外人比,肯定是儿子比外人亲的。心里能好受就怪了。

    朱老二被田野摔的都没有脾气了,仰躺在草席上,望着天空眼睛都是直的,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。

    这丫头怎么这么大的力气呀,开始的时候,他还有点心气,想着他一个爷们不能让一个丫头给摔了。

    而且村里的半大小子,论摔跤打架,他也没有怕过谁,憋着劲儿的想让这丫头见识见识,结果,不管怎么样,只要让这丫头抓住,每次都被扔飞出去。

    后来朱老二就靠着一股子,不能输的太没气势这点心气撑着,才能坚持这么久。

    一个动作扔东西久了,田野胳膊也不舒服,揉揉肩膀:“能坚持住不,往后还学吗。”

    这要是说不学,那也忒丢人了。朱老二费老大劲头才说道:“学”。

    心说力气大不大不说,摔得多了,往后自己跟人打架的时候,肯定比现在强。

    田野笑眯眯的,很满意朱老二这股子执着的劲头,关键是把这小子摔得起不来了,自己夜里进空间的什么的,方便,保准这小子不会因为精神头过剩发现自己这点秘密。

    空间里面做事情那都是实打实的体力活,很需要时间的。

    田野忽悠到:“我也不是说假话的,过几天你再试试,就知道了力气肯定涨了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年轻,缓口气就把刚才得疼痛忘记了:“我肯定能坚持。”

    到时候他能一口气推四百根架杆进城,收入能翻番。必须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田野真是太满意了,这小子咋这么好忽悠呀:“天色不早了,起来进屋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朱老二躺在席子上面,丢人的不敢承认起不来:“我在躺会。”

    田野用了多大力道,自己还能不知道。直接伸手把朱老二给拎着进屋了。

    朱老二没有防备,一声惊呼,没控制住,声音又大了。

    田野都能听见隔壁朱家老三吓得:‘啊’一声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管隔壁什么心情,田野把朱老二给扔到西屋热炕上,关上门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朱老二现在也就脑子能想东西,余下的器官都不怎么灵动。

    想到他们家老三那声惊呼,朱老二心里难受死了。

    东院说话他们都能听见,他们这边这么大的动静,东院能听不见吗?他爸妈就那么狠心,也不怕自己被人打死了,都没有过来看一眼呢。

    朱老二嘴上说的那么硬气,还不是想着往后有本事了,挣钱了让他爸妈后悔呢吗。

    现在他连这点想法都没有了,他就不该在乎他们。

    也没能想多久,这两天因为招亲的事情就没有睡好过,今儿在重体力折腾这么一回,没能想清这点事呢,就睡着了。憋了好些天的心火就这么给摔没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田野想的很不错,摔跤那真是扩展男人心胸的好办法。豪迈这东西,摔摔就出来了。男人哪能太小心眼呀。

    田野在院子里面打水洗脸,摸着嫩白的脸蛋有点心疼,面膜再好,总是在脸上遮着,也不舒服。

    往后家里多个人,她这张脸透透气的时候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洗漱之后清清爽爽的进屋休息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